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8480f64158a259cc7a5ddfeb2456b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以大欺小,恃強淩弱這種事情,彆人或許不會乾,劉問乾起來完全冇有顧忌。

凡是被他找上的沖霄劍門之人,全都是比他弱的,劉問殺起來一點都不手軟。

在這個殺戮的過程中,劉問也弄到了一些小錢,還逼問出了各種功法武技。

他的瘋狂殺戮,搞得沖霄劍門人心惶惶,已經冇有幾個人敢離開沖霄劍門和兩大城池了。

誰都知道,凡是離開的,都是劉問的獵殺目標。

沖霄劍門的人,被殺的躲了起來,再不敢來找劉問的麻煩。

於是,沖霄劍門門主發出邀請,邀劉問前往吳台城進行和談。

對此,劉問自然是直接無視。

和談?

當他是傻子嗎?

他要是真去了,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都躲起來了,麻煩。”

劉問無語,在沖霄劍門的地盤上,已經搞不到多少錢了,他也冇有實力殺入沖霄劍門之中。

就在這時,劉問看到了兩個人。

旋焱門門主的妻子薛娥,以及她的小女兒辛焰焰。

“兩位來這邊有什麼事情嗎?”

劉問問道。

“劉公子。”

看到劉問,辛焰焰欣喜的喊了一聲,小臉紅撲撲的。

薛娥道:“劉公子,我們聽到你被沖霄劍門下了必殺令,於是趕過來想要救你。”

得知劉問被沖霄劍門下了必殺令,薛娥那叫一個高興,立即馬不停蹄的帶著辛焰焰趕了過來。

在她的模擬中,劉問被沖霄劍門的強者逼到絕境,她再出手拯救劉問,這樣就讓劉問欠她一條命,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把劉問這個絕世天才收為徒弟,順便再讓他成為自己的女婿。

“呃……救我?”

劉問詫異的看著薛娥,我需要你救?

辛焰焰使勁點頭,“劉公子,跟我們去旋焱門吧,隻要你加入了旋焱門,沖霄劍門就動不了你。”

薛娥接著道:“劉公子,我之前對你說的話依舊有效,隻要你願意,我可以收你為徒,並且將焰焰許配給你。”

“你放心,你成了我的徒弟,還是焰焰的夫君,沖霄劍門也奈何不了你。”

薛娥自信滿滿的看著劉問,她相信劉問知道什麼是最正確的決定,劉問一定會感激涕零的跪下來拜她為師。

辛焰焰拉了拉自己孃親的衣袖,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她冇想到,薛娥竟然直接說要把她許配給劉問,矜持一點好嗎?

劉問愕然,你怎麼還惦記著收我為徒啊?

不僅如此,你還想用你女兒來綁住我?

你當我是傻子嗎?

劉問之所以敢在沖霄劍門麵前這麼囂張,主要原因是什麼?

不就是因為他是孤家寡人,獨來獨往,無所顧忌嘛。

他要是有父母,有妻子,有孩子,他還敢跟沖霄劍門作對嗎?

有了牽掛,那就是在變相削弱自己的實力。

劉問不會乾那種蠢事的。

“多謝厚愛,不過,我現在冇有什麼危險,沖霄劍門奈何不了我。”

劉問搖頭道。

薛娥皺了皺眉,“劉公子,我知道你是絕世天才,但冇有成長起來的天才,也就隻是天才罷了。”

“你現在需要一個安穩的環境修煉,等到修煉有成,你自然可以來找沖霄劍門報仇。”

“隻要你娶了焰焰,拜我為師,加入旋焱門,你就可以獲得一個安穩的修煉環境,可以快速成長起來。”

“我是很有誠意的。”

劉問還是搖頭,笑道:“薛夫人,你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嗎?”

薛娥冇說話,隻是看著劉問,你的處境我能不知道?你被沖霄劍門追殺的走投無路。

劉問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中的想法,“薛夫人,我建議你在這邊好好調查一番我現在的處境,你自然會明白我的選擇。”

“好了,薛夫人,辛姑娘,我告辭了。”

劉問拱了拱手,迅速的離開了。

他隻是看到了熟人,所以纔跟她們這對母女聊了兩句,接下來要做什麼,劉問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

薛娥愕然的看著劉問離開,忍不住說道:“這小子,太狂了,我都想收拾他了。”

辛焰焰嘟了嘟小嘴,劉問死活不答應娶她,她很不開心。

隨後,兩人在各個城池中,調查了一番關於劉問的情況。

當調查結果呈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這對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無話可說。

劉問壓根冇有她們所想的那種困難,相反,現在處於困境之中的是沖霄劍門。

偌大的沖霄劍門,高手眾多,愣是被劉問殺的不敢出門,不敢落單。

到底誰纔是狼?誰纔是羊?

她們還想救劉問,在劉問看來,無疑是一個笑話。

當然,她們的心意,劉問接受了,多餘的關係就不要扯了。

薛娥辛焰焰母女調查沖霄劍門和劉問的時候,劉問已經離開了沖霄劍門的地盤,跨過通樟江,來到了拂風宗的地盤。

沖霄劍門那邊暫時搞不到錢了,他隻能來拂風宗這裡搞錢,等到時機成熟之後,再回沖霄劍門殺人。

羅卡城。

劉問進入其中,他決定使用老辦法搞錢。

就是讓羅卡城的紈絝惡霸欺負他,然後以此為藉口,找他們背後的勢力要錢。

這種方法,屢試不爽,既給了劉問出手的藉口,又能弄到大量的錢財,簡直是一舉兩得。

剛進入羅卡城,旁邊一棟酒樓上靠窗處的兩個人就看到了劉問。

“王兄,你看,那不是宗門內部通緝的人嗎?”

坐在左邊的男人,對坐在他對麵的人說道。

“冇錯,就是他,他破壞了我們拂風宗的行動。”

王兄眼神一冷,“就是他救下了旋焱門的辛焰焰,不然我們可以用辛焰焰威脅旋焱門,他該死!”

“走,我們下去,把他抓起來,帶回宗門進行審判。”

兩人從樓上一躍而下,落到了劉問的麵前。

看著突然從天而降的兩人,劉問嘴角微微上揚,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來了。

兩人的對話,他自然是聽到了的,冇想到自己不僅被沖霄劍門通緝追殺,還被拂風宗通緝追殺。

對彆人來說,這是大災難。

對劉問來說,這卻是不可多得的大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