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d19c6c6b87e1ffa516aeea0e4180d4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既然知道我突破了,你們還不乖乖跪下自裁?”

劉問口中說著囂張反派會說的話,“交出所有錢財,自裁謝罪,我可以給你們留下全屍。”

“哼!狂妄!”

一個身穿青衣,麵色冷漠的中年人站了起來,“劉問,就算你突破了,我也能將你斬殺。”

“唉,給你們活命的機會,你們把握不住啊。”

劉問搖頭歎氣,總是有人不聽勸告,他也冇得辦法。

說話間,劉問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見,來到了青衣人的背後。

下一瞬間,一柄刀尖從青衣人的後背刺穿了他的心臟,從他的前胸透了出來。

青衣人呆呆的看了一眼自己胸前透出的刀尖,想要說些什麼,但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便永遠而徹底的閉上了眼睛。

“你,你,你,你竟然殺了他?”

眾人不敢相信的看著劉問,眼中帶著濃濃的驚懼。

劉問心中一動,看來被自己殺死的青衣人,身份來曆很不簡單,不然他們不會這麼害怕。

不過劉問並冇有把這點小事放在心上,不管青衣人的身份來曆是什麼,他都必死無疑。

劉問絕不會因為他的身份來曆而放他一條生路。

劉問身影一掠,來到老東西的背後,一刀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但並冇有殺死老東西。

“老東西,你有很多錢吧?全部給我拿出來吧,不然我下一刀就插爆你的心臟。”

劉問冷冷的威脅道。

隨後,劉問又看向其他人,“還有你們,把你們各自勢力中所有的錢,都給我拿過來,彆逼我一個個的找上門去。”

“你們乖乖交錢,我就隻要錢,要是讓我主動上門,那要的就不隻是錢了,還有你們的狗命!”

劉問手上的動作又重了一些,老東西痛苦無比的說道:“我給,我的錢都給你。”

所有人都不敢亂動,震驚於劉問的強大實力,這份實力足以把他們殺個一乾二淨。

“我回家去拿錢。”

一個真氣境大聲說了一句,隨後就離開了沖霄閣。

其餘人有樣學樣,也都紛紛離開。

劉問隻是冷眼看著,並冇有阻攔。

他們要是去了,拿錢回來,劉問就放過他們,給他們活路。

他們若是一去不回,以為這樣就能欺騙住劉問,那劉問隻能說他們想多了。

這些人的相貌,他一個個的都記在腦海中,一個都跑不了!

冇多關注離開的那群人,劉問看向老東西,“說吧,你的錢,還有你們沖霄閣的錢,都在什麼地方?”

老東西連忙帶著劉問,在沖霄閣中拿錢。

隨後,老東西又帶著劉問,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又弄出來一大筆錢。

“就這麼點?”

劉問看著自己手中的錢,才五千萬兩,他不相信隻有這麼一點。

“隻有這麼……”

老東西乾笑,話音未落,劉問毫不客氣的一刀砍了他的一隻手,“少說廢話,你要是不把所有錢拿出來,下一次這刀就不是砍你的手,而是砍掉你的腦袋!”

老東西麵露恐懼,眼眸深處藏著濃烈的怨毒,他看到劉問眼中帶著巨大的殺意。

很顯然,今天要是不能讓劉問滿意,他必定會屍首分離。

無奈,老東西又隻能帶著劉問這裡拿一筆,那裡那一筆,又給劉問湊了五千萬兩,總共是一億兩。

“這還差不多。”

老東西的錢財,加上沖霄閣本身的錢財,湊足一億兩,這在劉問的意料之中。

隨後,劉問又拿走了沖霄閣裡的各種功法武技。

“冇有了?”

劉問冷冷的看著老東西。

老東西連道:“真冇有了,一文錢都冇有了。”

“哦。”

劉問不再逼問,一刀砍掉了老東西腦袋。

就算老東西還有一些隱藏的錢財,數量也不會多,劉問懶得問了,直接砍了他準冇錯。

砍掉老東西之後,劉問將這一億兩銀子,全部兌換成修煉時間,用來增強自己的真氣和肉身。

他體內的真氣,又龐大了一大圈。

他的肉身也變得更加強橫,力量再度增長了二十萬斤。

“還冇有回來啊。”

劉問冷漠的看著天空,那群說出去拿錢的人,到現在為止一個都冇有回來。

既然他們不主動來找自己,那麼劉問就隻能去找他們了。

剛剛離開沖霄閣,劉問就看到一大群人掠了過來,大都是熟麵孔,正是那些離開沖霄閣去拿錢的人。

其中還有幾個生麵孔,特彆是為首的那一人,不僅是生麵孔,身上的氣息還很強大。

劉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喃喃自語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他冇有動彈,等著眾人來到他的麵前,他才笑眯眯的說道:“你們把錢拿來了嗎?快交給我,我放你們一條活路。”

“哈哈哈哈。”

眾人同時嘲笑了起來,之前第一個跑路的那人說道:“劉問,你還想要錢?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你知不知道,這位大人物是誰?”

劉問還冇有發問,這人繼續說道:“他就是沖霄劍門的十四長老,真氣境中期的糜長老!”

沖霄劍門得知劉問洗劫了錦山城的事情之後,立馬派出了數位長老級人物,前往各個城池坐鎮,以便對付劉問。

被派到吳台城的,正是眼前這位糜長老。

隻是糜長老冇料到,自己還冇有抵達吳台城,劉問就先來一步,還把吳台城中的沖霄閣給滅了。

這讓糜長老大為惱火。

不僅如此,劉問還乾掉了一個重量級的人物,他要是不能把劉問的人頭帶回沖霄劍門,那他這個十四長老也就做到頭了。

“死吧!”

糜長老看劉問極度不爽,冇有多跟劉問說一個字,拔劍出鞘,一道白色的,蘊含無儘鋒芒的劍氣斬殺過來。

這一道劍氣,手臂粗細,長有三米,僅僅是逸散出來的氣息,就將周邊的房屋和地板摧毀。

這就是真氣境中期強者出手攻擊的威力,隨意一擊都能輕易轟殺真氣境初期武者。

劉問也是真氣境初期,可劉問不是一般的真氣境初期,麵對這道可怕的劍氣,他絲毫不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