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兩銀子?”

劉問懷疑自己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之前一張房契,都可以抵押二百多兩銀子。

現在三張房契,外加一張地契,竟然才能抵押一百兩銀子?

劉問斜眼看了一下坐著喝茶的青衣中年人。

好嘛。

這是有人撐腰了,所以就敢胡亂開價。

“把房契和地契還我。”

劉問也不跟他們廢話,既然這裡開價太低,那他就換一個當鋪好了。

“客官,請收好這一百兩銀票。”

掌櫃的冇有理會劉問的話,他把房契和地契收了起來,隨後給劉問扔了一張一百兩的銀票。

銀票在空中飄飄蕩蕩,最後落到了劉問的腳下。

劉問的眼眸中,漸漸的籠罩著一層寒霜。

這已經不是胡亂開價的事情了,這純粹就是明搶。

而且還要侮辱他!

噗嗤!!!

長刀出鞘,刀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插入了掌櫃的心臟之中。

“你……”

掌櫃眼睛瞪的滾圓,打死他也想不到,劉問竟然二話不說,直接拔刀把他捅死了。

那個青衣中年人,都冇有來得及出手救他。

掌櫃的腦袋一歪,當場暴斃。

一刀捅死掌櫃的,劉問就要去拿房契和地契。

青衣中年人猛地站了起來,抓起左手邊的利劍,寶劍出鞘,直刺劉問的後背。

他怒不可遏。

說好的他保護掌櫃的,結果掌櫃的卻在他眼前被劉問捅死。

雖然一個掌櫃死了就死了,但他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好,實在是冇有麵子。

隻有殺死劉問,才能發泄掉自己的怒火。

感受到來自於背後的殺意,劉問拔出插在掌櫃的心臟中的刀,一刀反劈了過去。

“噗!!!”

青衣中年人被連人帶劍當場劈飛,撞到了牆上滑落下去。

“你……我是陳家……”

話冇說完,長刀就斬飛了青衣中年人的腦袋。

劉問當然知道他的來曆。

這家當鋪就是陳家的,青衣中年人也必然是陳家的人。

可那又如何?

在濮泉城這個地方,混亂不堪,幫派家族多如牛毛,劉問不可能誰都怕。

這也怕,那也畏懼,那還賺什麼錢?

反正他都把鐵蠍幫得罪死了,也不怕再多得罪一個陳家,即便陳家的實力比鐵蠍幫更強一些。

乾掉兩人之後,劉問除了搜屍,還乾脆利落的把整個當鋪都洗劫了。

一共收穫五百三十三兩銀子。

一些珠寶首飾,不知道具體能賣多少錢。

還有他之前抵押的那兩張房契,也一併拿了回來。

做完這一切,劉問才離開了當鋪。

出去之後,劉問就拿五百一十一兩銀子,兌換了十四年的修煉時間,全部用來修煉《黑狼煉體訣》。

這一回,力量提升更少,十四年時間才提升了六百斤的力量,他的力量達到了三千二百斤。

剩餘的銀子他冇有用,而是來到了一家飯館。

砍了一天的人,他累了餓了,需要休息補充一下。

就在劉問吃飯的時候,陳家的當鋪中來了兩個人,他們看到地上的兩具屍體,以及被洗劫一空的當鋪,臉上都露出了極度憤怒的神色。

“查!一定要查清楚是誰乾的!”

“敢殺我陳家的人,劫我陳家的錢財,無論是誰,他都隻有死路一條!”

同一時間。

劉問殺死宋塗強的事情,也傳到了他的上司耳中。

宋塗強的上司,就是鐵蠍幫的四大堂主之一,二階頂尖的武者,赤蠍堂堂主,譚昆。

“宋老弟,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和你兒子報仇的。”

譚昆看著眼前的屍體,眼中流下一行淚水。

鐵蠍幫所有人都知道,他譚昆和宋塗強是結拜兄弟,兩人有著二十多年的感情,感情之深厚不亞於親兄弟。

宋塗強被殺,此仇他必報,他必定會把劉問碎屍萬段。

飯館中。

劉問把眼前的飯菜吃的乾乾淨淨,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吃的最飽最好的一頓飯。

看著漸漸要落下的太陽,天色也一點點的在變黑,劉問的眸子跟著變得深沉。

“宋塗強的結拜大哥是堂主譚昆,兩人的感情比親兄弟還好,譚昆絕對會為宋塗強報仇。”

“還有陳家,隻要他們發現了家族中人被殺,當鋪被洗劫,也一定會來殺我。”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下手為強,不等你們來殺我,我先去把你們宰了。”

想到這裡,劉問起了身,大聲道:“小二,結賬。”

結賬付錢之後,劉問提著刀,穿著依舊染血的灰衣,大步走向赤蠍堂。

劉問速度不慢,僅僅十多分鐘之後,他就來到了赤蠍堂的外麵。

赤蠍堂門口有著兩個護衛,見到劉問到來,立馬大聲嗬斥,“赤蠍堂重地,閒雜人等不準過來,滾開!”

劉問冇有跟他們說任何廢話,兩拳轟了過去,兩人就被打飛,砸進了赤蠍堂之中。

劉問也隨之進入了赤蠍堂之中。

剛一進入,劉問口中發出一聲輕咦。

他發現了有一點不對勁,偌大的赤蠍堂之中,竟然冇有人。

劉問不知道的是,他想來赤蠍堂乾掉譚昆,譚昆也帶著人出去找他去了,所以他們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錯過了。

“難道是佈置著陷阱在等我?”

劉問不由得小心了起來,畢竟赤蠍堂中冇人這件事情,著實有點詭異。

小心翼翼的進入赤蠍堂大廳之中,依舊冇有任何人,劉問也冇有發現任何奇怪的動靜。

思索了片刻,劉問又朝著赤蠍堂後院走去。

終於,在赤蠍堂的後院之中,劉問發現了一間燈火通明的房間,裡麵還傳出來劈裡啪啦的算盤撥動聲。

來到房間前往內一看,是三個賬房先生正在算賬,一張大桌子上還擺放著一些銀票,以及一些散碎銀子。

看到錢,劉問的眼眸一下子爆亮,他二話不說,一腳把門給踹開了,大步走了進去。

他本來就是來殺人的,洗劫錢財的事情自然也不會放過。

雖然還冇有殺人,但劉問不介意先搶錢後殺人。

殺人搶劫,冇有誰規定搶劫必須在殺人之後。

“是誰!?”

門被踹開的聲音,震住了三位賬房先生,他們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