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c9fdd25be574001cfdb28e2a292964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洗劫了錦山城,沖霄劍門的強者,應該會很快趕過來。”

“不過從他們得到情報,再到趕到錦山城,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嘿嘿,我還可以再洗劫一個城池。”

劉問馬不停蹄的前往距離錦山城有著一百多裡的吳台城。

吳台城的整體實力,比起錦山城更強,但實力提升之後的劉問,也不會害怕吳台城的強者。

即便真的遇到很厲害的對手,以劉問的速度,保命也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除非遇到沖霄劍門中的頂尖強者。

比如沖霄劍門的門主。

劉問全力展開速度,隻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趕到了吳台城。

此時的吳台城,還完全不知道,發生在錦山城中的事情。

來到吳台城,劉問完全冇有隱藏自己的身形,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吳台城的城門處。

他一出現,立馬就被人發現了,畢竟懸賞他的畫像,還掛在吳台城的城牆上呢。

“是劉問!”

“五千萬兩啊,我要殺了他!”

看到劉問,幾個不知死活的蠢貨被利慾衝昏了頭腦,紅著眼就殺向劉問。

在他們眼中,劉問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堆白花花金燦燦的銀子和金子。

劉問無語,幾個連真氣境都冇有達到的垃圾,也敢來碰瓷?

真的是腦子進水了。

隨意兩巴掌拍出,將這幾個腦子不清醒的傢夥打死,血腥的一幕頓時嚇住了其他人。

劉問來到一箇中年人麵前,這箇中年人二話不說就跪了下來,不斷的磕頭求饒。

劉問冇有殺他的打算,隻是問道:“你們吳台城的沖霄閣在什麼地方?”

“在城西。”

中年人腦袋貼著地,不敢看劉問。

當他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劉問已經遠去多時了。

吳台城沖霄閣。

劉問還冇有到,遠遠的就聽到了吵鬨的聲音,似乎是在舉行什麼慶賀。

劉問來到一處房頂,目光看向沖霄閣內,看到了沖霄閣中正在大擺筵席,一大群人在熱熱鬨鬨的吃席。

“有好事?竟然敢不請我,你們也太不給我麵子了。”

劉問搖頭,十分不滿,吃席這種好事竟然不邀請自己,沖霄閣的人太不懂事了,應該給他們一些難忘的教訓。

劉問身影一動,來到沖霄閣的高牆上,此時他看到了讓他皺眉不已的一幕。

一個老頭子身穿大紅袍站在場地中間,這明顯是新郎的服飾。

另外一邊,兩個矮小瘦弱的身影頂著紅蓋頭,在旁人的帶領下走向老頭子。

“世風日下,道德敗壞啊!”

劉問歎氣,這老東西估計都有**十歲了,竟然還娶小姑娘,而且還是兩個。

他隻想說,道德在哪裡?人品在哪裡?臉麵在哪裡?

不過這個世界本來就冇什麼道德可言,這種事情也是時有發生。

當兩個矮小瘦弱身影的紅蓋頭掀開,更是讓劉問捏緊了拳頭。

這兩人明顯還不到十歲啊!

不止如此,這還不是兩個小姑娘,而是一個小姑娘和一個小男孩。

這老東西的口味也太他嗎的重了。

“歡迎各位來參加老夫娶第四十四房小妾的婚禮。”

老東西笑嗬嗬的看向眾人。

他不能不高興,不僅能娶到自己想要的一對兒龍鳳胎姐弟,還能藉此收一波大禮,可謂是雙喜臨門。

靠著這一招,他在吳台城斂了不知道多少財。

眾人心中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口中紛紛說著恭喜的話。

劉問從他們的話裡聽出來,這老東西就是吳台城沖霄閣的閣主。

而且,老東西的來曆還不僅如此,他還是沖霄劍門五長老的哥哥。

怪不得敢在吳台城光明正大的斂財,誰都奈何不了他,還得天天給他送禮。

“哼!婚禮,我讓你喜事變喪事,紅事變白事!”

劉問心中冷笑兩聲,突然開了口,聲音傳遍整個沖霄閣,“有這種吃席的大喜事,怎麼不邀請我劉問呢?看不起我嗎?”

聽到劉問的聲音,眾人看了過去,這才發現沖霄閣中竟然多了一個人。

多的是一個價值五千萬兩銀子的人!

“劉問!”

“劉問,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我們吳台城?”

“哈哈,劉問,你真是自尋死路啊。”

眾人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大喜過望,誰不想摘下劉問的人頭,換取沖霄劍門五千萬兩的賞金?

若是平常時間,他們單獨麵對劉問,還冇有多少把握能夠拿下劉問。

可今天不一樣,因為吳台城沖霄閣閣主娶小妾的喜事,這裡彙聚了吳台城中大半的高手,就連真氣境強者都有足足九個。

其中還包括沖霄劍門的兩個執事。

這樣的陣容,收拾一個劉問,還不是手到擒來的?

“劉問,哈哈,你來的正好。”

老東西看著劉問,雙眼發紅,他看到的是會自動移動的錢財,“誰為老夫拿下劉問的人頭,老夫欠他一個人情。”

在場眾人暗暗翻白眼,劉問的人頭價值五千萬兩銀子,你一句欠一個人情就打發了?

吳台城的人誰不知道,你這個老東西的人情連臭水溝裡的石頭都不如?

老東西天天到處欠人情,但就是從來冇有還過。

要不是忌憚他的背後是沖霄劍門,並且有一個在沖霄劍門當實權長老的弟弟,他老早就被人扒皮植草了。

雖然心中這麼想,但冇有誰敢說出來,冇有誰會去得罪這個老東西。

“劉老,我們來殺他。”

還是有兩個人,為了巴結老東西,站了起來。

“跟我一個姓?那你更該死了。”

劉問冷冷的看著老東西,那兩個自告奮勇的傢夥同時出手,兩道真氣之力轟向劉問。

劉問冷哼一聲,隨意一拳打了出去,沖霄閣中“轟隆”一聲爆開一道悶雷,兩個狗腿子真氣境被拳勁轟中,當場炸的四分五裂。

血肉橫飛,血雨墜落,這個席是吃不成的了。

“你竟然突破到了真氣境!”

眾人大為震驚。

煉力境的時候,劉問就能爆殺真氣境。

突破到真氣境之後的他,又該有多強?

怪不得他敢大搖大擺明目張膽的殺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