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fdc52d89c9215c9aab4bb697763b7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錦山城裡。

一家高檔餐館中。

劉問正坐在包間裡大快朵頤。

忙碌了好些天,他冇吃過什麼好東西,因此來到錦山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吃一頓好的。

吃飽喝足了,纔好去辦事。

就在劉問大吃特吃的時候,他的動作突然停住了,因為他聽到了隔壁包間中,傳來了“劉問”這兩個字。

既然事關自己,那他當然要好好聽聽。

自從突破到真氣境之後,他耳聰目明,即便這家餐館的包間隔音效果極好,他也依舊能夠聽到隔壁包間的聲音。

“那個劉問,他要是敢來我們錦山城,我就把他的腦袋擰下來當夜壺。”

“哈哈,再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來我們錦山城啊。”

“那是當然,有蔣兄在,一百個劉問都是送人頭的。”

“哈哈哈哈……”

“來!喝!”

聽了一會兒,劉問就明白了,原來是幾個紈絝子弟在吹牛打屁。

劉問臉上露出一笑笑容,伸了個懶腰,擦了擦嘴巴,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下一刻,隔壁的包間中,劉問的身影詭異的出現。

這個包間裡共有九個人,三男六女,每個男人都抱著兩個衣著暴露的女人,都喝的醉醺醺的。

劉問的到來,他們誰都冇有發現。

就算不處於半醉半醒的狀態,隻要劉問不想讓他們發現,他們也發現不了。

劉問到來了,他們還在吹牛打屁,襯托他們的對象當然是劉問,各種汙言穢語落到劉問的身上。

反正劉問也聽不到,他們一點不怕。

“大家好啊。”

劉問突然出聲,聲音清晰無比的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九個人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他們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劉問!?”

那位蔣姓少爺眼睛瞪圓,驚撥出聲。

劉問兩個字一出,所有人都被驚出了一聲冷汗,他們的酒在瞬間就醒了,渾身汗毛倒豎。

彆看他們剛纔吹的牛批的很,實際上他們是很怕劉問的,畢竟誰都知道,劉問的手中有無數條人命。

像他們這樣的人,劉問殺的不止一個兩個。

“繼續說。”

劉問笑嗬嗬的看著他們。

這種裝逼打臉的感覺,真他嗎爽歪歪!

“劉,劉大人,我,我們,我……”

蔣姓少爺結結巴巴的,當場就被嚇尿了,話都說不完整。

劉問咧嘴一笑,隨手一揮,幾個女人就被震昏了過去,隨後劉問帶著三個男人從包間中消失。

三分鐘後,劉問出現在了蔣家。

蔣家的實力,跟濮泉城中的莊家差不多,也有兩個真氣境。

嘭!!!

劉問將蔣姓少爺的身體,扔到了蔣家大院的中心,巨大的聲音頓時吸引了蔣家的許多人。

蔣家的家主,長老,執事等人,都從各個房間中走了出來,他們一眼就看到了劉問。

“劉問!”

“是劉問!”

眾人先是一驚,旋即狂喜。

價值五千萬兩的人頭就在眼前,有幾個人能夠不眼紅貪婪?

“蔣家,你們既然想殺了我,那就彆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

劉問慢慢悠悠的說道。

“劉問,你敢來我們蔣家,你這是自尋死路!”

蔣家的兩個真氣境,一起出手攻擊劉問,他們倒也冇有托大,畢竟劉問是凶名在外的。

“哈哈,就等你們動手呢。”

劉問身影一閃,躲過兩人的真氣攻擊,來到一個蔣家真氣境的麵前,一拳打了過去。

這個較弱的蔣家真氣境,被劉問一拳打飛,在半空中就炸開碎裂,死無全屍。

另一個蔣家真氣境暴怒,但他還冇有來得及出手,劉問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帶著無色光芒的手掌抓了過去。

這人冷哼一聲,身上覆蓋著一層淡淡的真氣光芒,想要阻擋住劉問的攻擊。

然而,他的真氣防禦,麵對劉問的真氣,就像是薄紙遇到了尖刀一般,輕易的就被撕裂粉碎。

劉問的真氣品質極高,因此在麵對低品質真氣的時候,有著絕對的壓製力。

一把捏住了這個真氣境的脖子,劉問說道:“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吧?”

這人連連點頭,怒吼道:“快去拿錢,把所有錢都拿出來交給劉公子!”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劉問是個貪財愛錢的傢夥,隻要給他錢,就能解決很多的麻煩。

被嚇呆的蔣家眾人還冇有動靜,劉問直接給這個蔣家最強者來了一拳,打的他鮮血狂噴。

蔣家最強者一邊噴血一邊大吼,“你們他嗎的快去拿錢!”

這時,蔣家眾人才反應了過來,迅速的跑去拿錢。

劉問淡淡道:“還有你們家族的所有功法武技。”

“是!是!”

劉問敏銳的注意到,除了有人去拿劉問想要的東西之外,還有人偷偷的溜出了蔣家,要去通風報信。

劉問並冇有阻止這些通風報信的人,就讓他們去吧,他本來就冇準備隱藏。

冇實力的時候,當然要低調隱藏,暗中動手。

既然有了實力,那就要強勢出手,不玩那些虛的。

等那些傢夥到齊了,就把他們一網打儘,把整個錦山城的財富洗劫乾淨。

劉問也不怕沖霄劍門的人,因為他知道沖霄劍門隻在錦山城中,安排了兩個執事級的人,也就是跟萬朝誌實力差不多的人。

突破之後的他,有絕對的信心,可以鎮殺這樣的人,而且是輕鬆鎮殺。

幾分鐘後。

蔣家的大部分現錢,都落入了劉問的手中,總共是四千萬兩。

劉問假裝把金票和銀票塞入衣服裡,實則是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將它們兌換成了修煉時間。

劉問的可修煉時間,頓時從零變成了四萬天。

他並冇有用這些時間修煉功法,而是選擇了修煉武技。

所有時間用完,劉問將一門真氣境的刀法,一門真氣境的拳法,以及一門真氣境的身法,都修煉到了圓滿境界。

這三門真氣境武技品級都不高,因此將它們修煉到圓滿,並冇有花費劉問多少的修煉時間。

但,劉問得到的戰力增長,卻是無比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