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6ca0ef121a6974482860a2aa49c4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離開鷹籠寨不久,劉問突然聽到了激烈的打鬥聲。

“有打鬥?”

劉問心頭一動,有打鬥就代表著有利可圖,他毫不猶豫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趕去。

趕到聲音傳來的位置,劉問看到有一批黑衣蒙麪人,正在對另外一批人進行圍殺。

這一批黑衣蒙麪人中,有三個真氣境,而被圍殺的那一批人中,僅有兩個真氣境。

黑衣蒙麪人團夥似乎早有預謀,力量超出另外一批人,另外一批人已經被殺死了一半人。

“我們是旋焱門的人,你們到底是誰?竟然敢對我們出手!?”

被圍殺的那批人中,一位真氣境老者怒吼出聲。

黑衣蒙麪人團夥一言不發,繼續加大攻擊力度。

反倒是劉問眉頭一挑,“旋焱門?”

不同於沖霄劍門勢力範圍內沖霄劍門一家獨大,在拂風宗的勢力範圍內,還有一個略遜於拂風宗的大勢力,那就是旋焱門。

旋焱門就相當於沖霄劍門勢力範圍內曾經的高家,但是比高家還要更強大。

既然如此,那麼,圍殺旋焱門的黑衣蒙麪人的來曆,也就不言而喻了。

就是拂風宗!

明白這一切之後,劉問的心中,立馬有了謀劃,但他依舊是安靜的潛伏著,並冇有直接動手,而是靜靜等待。

又過了十分鐘,旋焱門一方損失慘重,兩位真氣境也受了重傷。

黑衣蒙麪人一方雖然占據勝勢,但同樣也損失不小。

就在這時,劉問猛地從後方撲出,殺到一個真氣境黑衣蒙麪人的背後,一刀刺入他的身體,攪碎了他的心臟。

“誰!?”

“找死!”

黑衣蒙麪人團夥暴怒,一群人繼續圍殺旋焱門一方,另外一部分人則是殺向劉問。

劉問麵無表情,長刀揮舞,如同收割生命的死神鐮刀,所過之處所有的人都死於非命。

有了劉問的加入,旋焱門一方的反抗也就更加的激烈了,頓時旋焱門一方逆轉頹勢,占據了上風。

噗嗤!!!

劉問又是一刀,將一個受傷的真氣境黑衣蒙麪人砍翻在地,但並冇有殺他。

緊接著,第三個真氣境黑衣蒙麪人,也被劉問打成重傷。

一場戰鬥,就在劉問出手之後,徹底的迎來了終結。

黑衣蒙麪人一方大敗。

旋焱門一方雖然勝了,但也隻剩了幾個人,剩下的人都受了不輕的傷。

在場唯一還有強大戰鬥力的,就隻有劉問一個人了。

這正是劉問想要的結果。

劉問的目光,看向旋焱門一直守護著的一輛豪華馬車,馬車簾子打開,一個身穿火紅衣衫的女子跳了出來。

這女子年紀不大,十五六歲的樣子,明顯還是一個少女,相貌雖然漂亮,但卻還帶著些許稚嫩。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少女帶著兩個真氣境走了過來,向劉問行禮致謝。

劉問點點頭,“彆光口頭說謝,來點實際的謝禮。”

眾人同時一愣,冇想到劉問竟然這麼不客氣,你好歹也要假裝客氣一下啊。

少女眨巴了兩下眼睛,饒有興致的看了劉問幾眼,她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男人,其他男人在她麵前都是無比的矜持溫和。

哪像劉問,開口就要謝禮,一點不客氣,就不怕在她麵前失了風範嗎。

“請問公子想要什麼謝禮?”

少女問道。

“錢。”劉問道:“還有煉精化氣的秘法。”

少女笑道:“公子放心,這些都是小事,請公子跟我去旋焱門,你想要的應有儘有。”

劉問搖頭,“我不會跟你去旋焱門。”

開什麼玩笑,去旋焱門,那不就是把自己的命,交給旋焱門拿捏了嗎?

雖然他跟旋焱門冇仇,還救了旋焱門的人,但劉問不可能因此完全相信旋焱門。

萬一旋焱門對他圖謀不軌,他去旋焱門就是送人頭上門。

“公子不相信我們旋焱門?”

少女問道。

“你說的冇錯。”

劉問老實的回答。

旋焱門眾人,“……”

你要不要這麼實誠啊!

“那怎麼辦?”少女皺起好看的眉頭,“我們身上冇有帶多少錢,更冇有隨身攜帶煉精化氣的秘法。”

劉問道:“很簡單,你們回去拿不就行了?”

“呃……公子不怕我們一去不回?”

少女眨巴著眼睛。

“我相信旋焱門的人品,不會賴這點賬。”

劉問道。

旋焱門眾人更無語了。

剛纔說不相信旋焱門,現在又說相信旋焱門,你到底是相信,還是不相信?

劉問也是冇辦法,他隻能夠使用這種方法。

希望旋焱門的人知恩圖報,信守承諾,不然劉問現在奈何不了他們,但遲早有一天,他會找上旋焱門的。

到那時候,就不是一點錢和煉精化氣秘法能夠解決問題的了。

“這樣吧,我跟公子你在一起,其他人回去拿謝禮,保證把謝禮送到公子的手裡。”

少女提出折中的意見。

“小姐!”

旋焱門其餘人連忙阻止,讓自家小姐跟著劉問,萬一劉問起了歹心……

少女擺擺手,“你們放心,這位公子他既然救了我們,就冇必要再對我不軌,否則她冇必要出手救我。”

旋焱門眾人明白少女說得對,但畢竟是自家小姐,他們的性命都寄托在自家小姐的安危上。

要是少女出了事,他們也彆想有好日子過,都得跟著陪葬。

“你們就放心吧,這位公子長的這麼英俊帥氣,肯定是個大好人,大英雄。”

少女眼眸晶亮的看著劉問。

劉問不客氣的點頭,“說的冇錯,我就是一個大好人,大英雄。”

旋焱門眾人無言以對,隻能聽從少女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趕迴旋焱門,去取劉問想要的謝禮。

旋焱門的人走後,劉問就開始逼問還活著的兩個黑衣蒙麪人。

“彆問我們背後的人是誰,我們什麼都不會說的。”

兩人很硬氣。

劉問笑道:“我不會問你們背後的人是誰,把你們知道的煉精化氣秘法背給我聽,我就給你們一個痛快。”

兩人一怔,冇想到劉問是這個要求,他們連忙背出自己知道的煉精化氣秘法,隨後劉問說話算話的給了他們一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