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bd2734917b4a05cf3f564958ca56f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是不是情報有誤?”

宋塗強問道。

“冇有錯,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就是那劉問一個人乾的。”

宋塗強的手下也不怎麼信,但這就是事實,無數雙眼睛都看到了的。

“看來我兒子就是被他殺了的。”宋塗強從椅子上站起來,“我就去親自砍下他的腦袋,為我的兒子報仇雪恨!”

宋塗強大聲下達命令,“所有人集結,跟我去殺劉問。”

“接下來,宋樟的父親宋塗強很可能會親自來殺我。”

實力提升之後,劉問知道,該輪到宋塗強親自出馬了。

這位二階武者,修煉至今已有四十多年,力量達到了二千五百斤,比劉問還要多三百斤力量。

他浸淫《斷山刀法》也至少有四十年,就算冇有像劉問一樣達到圓滿境界,也至少將《斷山刀法》修煉到了大成境界。

這是一位極其強悍的對手。

“你要來殺我,我就先去宰了你。”

劉問從來都是主動出擊的性子,他不會在這裡等著宋塗強來殺他,他反而要去乾掉宋塗強。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宋塗強的家中,應該有著不少的錢財吧?

就在宋塗強還在召集人手的時候,突然,一道人影衝了進來,口中大叫道:“大隊長,劉問,劉問他來了!”

話音剛落。

嘭!

嘭!

兩道人影從外麵飛射進來,跌落到宋塗強的麵前,氣息全無。

一個二十歲左右,身穿著染血灰衣,相貌陽剛英俊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正是劉問!

宋塗強的目光,落到了劉問手中的刀上。

這口刀,是他送給他兒子的生日禮物。

宋樟被劉問殺死的事情,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了。

“你就是劉問?”

宋塗強冷冷的看著劉問,眼中的殺意暴虐。

“冇錯,我就是劉問。”劉問看著宋塗強,緩緩的拔刀出鞘,“就是我殺了你兒子宋樟,我現在來送你下去跟你兒子見麵。”

“你找死!”

宋塗強大吼一聲,身影如電,猛地撲殺向劉問,一刀斬落,有斷山碎石的可怕威能。

劉問認出了這一招,正是《斷山刀法》中的第一式《碎石斬》。

鏘!!!

劉問的刀也出了鞘,同樣一招《碎石斬》斬向宋塗強。

兩刀對撞,迸濺出無數的火星子,劉問和宋塗強同時被震飛了出去。

“好強的力量!”

“好精妙的刀法!”

劉問和宋塗強都是神色凝重,看出了對手的厲害。

一個是肉身力量強大,一個是刀法更加精妙。

“再來!”

“劈水斬!”

劉問腳掌一跺大地,把地板踩碎了一大片,身影爆射出去,手中長刀斬向宋塗強,似乎一刀能夠劈斷水流。

宋塗強毫不示弱,同樣是一招《劈水斬》,力量雄渾霸道。

鐺鐺鐺鐺……

兩刀不斷的碰撞,劉問和宋塗強打的難解難分,院子裡各種草木炸碎,圍牆倒塌。

兩人打到哪裡,哪裡就是一副毀滅的場景。

漸漸的,宋塗強落到了下風。

他雖然力量比劉問多三百斤,但他的《斷山刀法》境界冇到圓滿,僅有大成境界,這一點跟劉問差距太大,不是三百斤力量能夠彌補的。

“斷山斬!”

宋塗強爆喝,施展出《斷山刀法》的最後一招,也是最強的一招,能夠劈山斷嶽,毀天滅地。

劉問同樣是斷山斬迎上,所有的力量全部傾注在這一刀之上,這一刀的威能被他發揮到了巔峰之上。

兩刀碰撞,似乎一聲悶雷震響,劉問的身影不斷的後退,一連退了十步才止住。

比起劉問,宋塗強更加的淒慘,他整個人被劈飛了出去,胸口處裂開一道巨大的刀痕,鮮血如注,胸口的肋骨都被砍斷了。

見此一幕,劉問毫不猶豫的殺到宋塗強的麵前,一刀斬落。

宋塗強跟他兒子宋樟一樣,屍首分離,死無全屍,死不瞑目。

“大隊長被殺了。”

“跑啊!”

“快跑啊!”

宋塗強的手下們驚駭欲絕,紛紛朝著四麵八方逃跑,隻恨爹孃少給自己生了兩條腿。

劉問也冇有去追擊他們,他們身上或許有點錢,但是不會太多,還是洗劫宋塗強的家更重要。

他先是在宋塗強身上搜尋了一番,銀票倒是找到了一些,但都被劈碎了,冇有用了。

劉問隻能無奈的進入宋塗強的家,繼續進行搜尋。

宋塗強家裡的仆人四散奔逃,劉問看到一個管家樣的人,抱著一個木盒子,正在從後門溜走。

腳下一動,劉問追上了這個管家,什麼話都冇有說,一刀就把他從背後捅穿了。

這個管家抱著木盒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劉問把他的屍體踢開,把木盒子從地上挑了起來。

打開一看,劉問臉上露出絲絲笑容。

他猜的果然冇有錯,這個木盒子中,纔是宋塗強的錢財。

裡麵有一些銀票,並不多,隻有三百兩。

更值錢的東西在於三張房契以及一張地契。

這三張房契,比他從戴柏那裡得到的房契更珍貴,能夠抵押出更多的錢。

地契就更是價值不菲了。

唯一令劉問感到遺憾的就是,他冇有找到什麼厲害的功法武技。

宋塗強修煉的也隻是《黑狼煉體訣》以及《斷山刀法》,冇有更好的東西。

帶著銀票和地契,劉問離開了宋塗強的家。

三百兩銀票,轉化成八年的修煉時間,全部用來修煉《黑狼煉體訣》,力量增加了四百斤,達到了二千六百斤。

要是宋塗強複活,再和他一戰,他能在三招之內乾掉宋塗強。

第三次來到了當鋪。

剛一走進當鋪,劉問就發現了一點不對勁。

當鋪中除了掌櫃之外,還多了一個身穿青衣的中年人,這人正在喝著茶,左手邊擺放著一口利劍。

隻是看了青衣中年人一眼,劉問並冇有多說什麼,跟之前一樣拿出地契和房契,要進行抵押。

掌櫃的檢視了一番手中的地契和房契,再看了看坐著的青衣中年人一眼,笑著說道:“客官,這三張房契,一張地契,總共可當一百兩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