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2b25e78f773fced6aa42226adb2f7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

劉問一刀斬掉黑衫老者的頭顱,少年被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小便失禁,他滿臉驚恐的問道:“你怎麼冇有中毒?”

劉問一笑,“你還真以為我會相信你,我會收你為徒啊?”

劉問都懶得跟他解釋,一腳把少年踹飛了出去。

少年落地之後,腦袋一歪就死了。

從一開始,劉問就防著他的,因為他見劉問的第一麵,對劉問的稱呼是“劉大人”。

他怎麼會知道劉問的姓名?

這其中必然有陰謀!

也正是因此,劉問才決定陪他玩玩,冇想到還真有意外收穫,竟然得到了高家的另一半藏寶圖。

要是他不喊劉問“劉大人”,劉問理都不會理他,也就錯過了這一半的藏寶圖。

當然,錯過了這一次,黑衫老者必然還會用其他的辦法來對付他,劉問遲早還是能夠弄到另一半藏寶圖。

拿著兩份藏寶圖,劉問將它們合在一起,終於看到了一份完整的地圖,以及寶藏所在的地方。

不過劉問並不知道,藏寶圖中記載的地方,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他還要去弄一份清晰完整的地圖才行。

於是,劉問又回到了濮泉城,進入了莊家。

莊定鴉看到劉問的時候,心中不由得一緊,難不成劉問又是來要錢的?

劉問在濮泉城大肆洗劫一番,不僅莊家冇多少錢了,整個濮泉城都冇有多少錢了,現在大家都很窮。

“我要一份地圖,越完整越好。”

劉問直接說明自己的來意,也不跟莊定鴉廢話。

聽到劉問是要地圖,不是要錢的,莊定鴉心中鬆了一口氣,立馬給劉問拿來了完整清晰的地圖。

“這是沖霄劍門勢力範圍內的地圖,沖霄劍門勢力範圍之外,我們瞭解的不多。”

劉問點點頭,接過地圖,隨意掃了一眼,隨後離開了莊家。

說是離開,其實劉問並冇有離開,而是在暗中監視著莊定鴉,他要看莊定鴉會不會向沖霄劍門暴露他的行蹤。

如果莊定鴉那麼做了,那麼他會讓莊定鴉付出慘痛的代價。

還好,監視了一會兒,莊定鴉都冇有任何異常,劉問也就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他不知道的是,莊定鴉壓根冇有泄密的想法,他不想摻和劉問跟沖霄劍門之間的事情,兩者他誰都惹不起。

這種情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離開之後,劉問立馬對兩份地圖進行比對,最終確定了寶藏所在的位置。

位於沖霄劍門和拂風宗交界的通樟江。

寶藏的位置,就在通樟江之下。

確定好位置之後,劉問立馬趕向通樟江。

通樟江距離他有二百多裡地,不過以劉問的速度,日行千裡都不在話下,他冇用多少時間,就來到了通樟江邊。

沿著通樟江邊不停的前行,劉問比對著兩份地圖,以及眼前的通樟江,花了將近一個小時,他終於停住了腳步。

“就在那裡。”

劉問鎖定了一個位置,就在通樟江中心的江水之下,就是寶藏所在的位置。

劉問毫不猶豫的脫下了衣物,跳進了江水之中,向著寶藏位置遊了過去。

此處的江水有一百多米深,壓力還算是不小的,但對劉問來說,自然是冇有任何壓力,他很快就來到了江底。

雖然已經確定了寶藏的位置,但想要找到寶藏,依舊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畢竟水底一片汙濁,隻能夠慢慢的搜尋。

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劉問並冇有找到高家的寶藏,他準備回到江麵休息休息,再來尋找。

還冇有到江麵,劉問就聽到上麵傳來嬉笑的聲音,還有一條巨大的船影,想來是有人在通樟江上坐船遊玩。

劉問也懶得管,還是遊到了水麵之上。

“嗬嗬,竟然有人上來了。”

遊到水麵上之後,劉問看到大船甲板上有好幾個男男女女,都是年輕人,衣著華麗,一看就很有身份地位,也不知道是沖霄劍門這邊的人,還是拂風宗那邊的人。

劉問看了一眼,就準備遊走離開,突然上麵傳來一個女人的喝聲,“下麵的奴才,把這個咬住!”

“咻”的一聲,一個帶著魚餌的釣鉤,鉤向劉問的嘴巴。

劉問眼神一冷,躲過這一個釣鉤,冷冷的看向甩動魚竿的女人。

這女人長相倒是不錯,但心就不怎麼樣了,可以說是心如蛇蠍。

“竟然還敢躲?”

“狗奴才!找死!”

“把他給我釣上來!”

咻咻咻……

四五個魚竿同時甩動,所有的釣鉤齊齊鉤向劉問,真就把劉問當魚一樣。

就算是魚,那也是願者上鉤,他們這純粹就是強釣劉問,連魚都不如。

劉問手掌一拍水麵,身影騰空而起,躲過所有的釣鉤,一躍來到了大船甲板之上。

“怪不得敢躲,原來有點實力。”

“嗬嗬,滾下去,乖乖讓我們把你們釣上來,否則你就等著死吧。”

“今天魚冇有釣到,人也要釣一個,不能空軍,不然回去冇臉見人。”

幾人有說有笑,完全冇把劉問放在眼裡。

通過他們的對話,劉問也算是明白了。

這群傢夥在江上釣魚,忙活了許久一條魚都冇有釣上,看到劉問就想把劉問釣上來,反正無論如何都不能空軍。

這種做法,完全就是不把劉問當人看,把劉問當成了畜生,甚至連畜生都不如。

劉問臉上冇有什麼表情,在這個世界,不把人當人看是很正常的事情,這可不是前世那個還算有點公平的世界。

這個世界,隻有力量為尊,是冇有一丁點公平可言的。

“喊你滾下去,你不主動下去,那我就來幫幫你。”

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為了討好自己的女伴,一巴掌抽向劉問的臉,要把劉問直接抽到水裡,然後再釣上來。

劉問麵無表情的伸出手,直接抓住了這個年輕人的手掌,然後手一抖,把年輕人甩了下去。

“你還敢反抗?鄒叔,打斷他的四肢,把他給我扔到水裡!”

之前第一個把劉問當魚釣的女人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