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9bc12a2bf609141444cc4e976bb4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力量很快的達到了九十九萬斤,並且還在不斷的上漲著。

九十九萬一千斤。

九十九萬二千斤。

……

九十九萬九千斤。

……

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斤!

漲到這個地步的時候,力量的增幅終於停止了,劉問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有一道無形的牆,橫亙在自己的肉身之中。

他也頓時就明白了,其實自己被左向森給騙了。

極限力量壓根不是一百萬斤,而是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斤。

這個力量,就是天道極限。

一百萬斤,那是超越天道極限的力量,無論何種天才,無論使用了什麼樣的寶物,都不可能超越天道極限。

那道無形的牆,不可被打破。

劉問倒也不失落,既然不可能突破到一百萬斤力量,已然到了天道極限,那麼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煉精化氣,正式踏入真氣境。

踩到了天道極限的位置,對於他來說,已經是足夠了,冇必要去強求更高。

“還需要更多的錢啊。”

他也知道了,以自己的肉身強度,想要完成煉精化氣,煉化出第一縷真氣,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過程。

這個過程,必定需要大量的錢財,恐怕不會少於自己已經使用的錢財。

而在這個地方,他被沖霄劍門通緝,被沖霄劍門記恨上了,想要再弄到更多的錢財,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劉問心中有了想法,既然這個地方弄不到錢,那就換一個地方,離開沖霄劍門的勢力範圍。

等自己突破到真氣境之後,再回來洗劫沖霄劍門也不遲。

劉問來到了建翼城附近的一個小鎮中住了下來,他不急著離開沖霄劍門的勢力範圍,還是先多瞭解一些外界的情報之後再離開。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第二天一早,劉問吃過早餐之後,就準備去打探情報。

走出小鎮冇多久。

突然。

他看到了一個認識的人。

那個之前在獅篷寨中,想要強行拜他為師的少年。

看來他也是跪不住了,所以終究還是選擇了離開。

劉問隻是看了他一眼,冇多搭理。

少年看到了劉問,猛地朝劉問跑了過來,一下子又跪在了劉問的麵前,“劉大人,請收我為徒。”

劉問本來不準備搭理他,但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睛微微眯起,看了少年一眼,“好,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答應收你為徒。”

說著,劉問就要去扶起少年。

就在這時候,少年猛地一揮衣袖,一捧白色粉末呼到了劉問的臉上,劉問驟然色變,連連後退。

“你對我做了什麼?”

劉問怒吼。

“哈哈,這還用問?當然是毒!”

這話不是少年說的,但劉問能夠看到,少年的臉上帶著無儘的怨毒和快意。

少年的背後,一個身穿黑色長衫的老人走了出來。

“師父。”

少年向黑衫老人恭敬行禮。

“乾的不錯,我會好好教你修煉的。”

黑衫老人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少年大喜,“多謝師父。”

隨後,少年冷冷的看向劉問,“我在獅篷寨外跪了三天三夜,本來以為你是在考驗我的意誌,冇想到你壓根就是冇理我,你冇想到吧,我拜了一個更厲害的師父,我還要弄死你!”

說起這些話,少年就恨不得把劉問活吃了,他對劉問的恨意,也爆發到了極致。

劉問無語,你跪了三天三夜,關我屁事,又不是我喊你跪的,是你自願的。

他懶得搭理這個少年,而是躺在地上看著黑衫老者,“你對付我,就是為了我的人頭吧?”

黑衫老者點點頭,又搖搖頭,“是,也不是。”

劉問納悶,彆他嗎當謎語人。

“你身上有高家的藏寶圖吧,交出來。”

黑衫老者伸出手來。

劉問眼睛一瞪,“你是高家的人?”

“冇錯,我就是高家的人。”

黑衫老者大方的承認了。

他是高家逃出去的兩支中的一支,好不容易修煉到了真氣境,找到了另一支高家人,找到的時候,卻發現另一支高家人已經被獅篷寨給滅了。

於是,他又找上了獅篷寨,卻發現獅篷寨也被滅了,他得知了滅掉獅篷寨的人是劉問。

之後,他就製定了這樣一個計劃,利用少年來給劉問下毒,畢竟他冇有正麵擊敗劉問的把握。

這個計劃到現在看來,十分的成功。

劉問不解的問道:“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他不知道自己哪裡暴露了行蹤,就連沖霄劍門都找不到自己,這黑衫老者憑什麼能夠找到自己?

“告訴你也無妨。”黑衫老者自信滿滿的笑道:“你觸摸過我高家的藏寶圖,上麵有一種特殊的氣味,隻有我能夠分辨。”

高家當年說是分出了兩支,其實隻有一支,那就是眼前黑衫老者所在的一支。

因為他是原高家家主的嫡子,高家的寶藏必然要交給他。

至於另外一支,無非就是引誘其他追殺者的炮灰罷了,因此藏寶圖上有特殊氣味的秘密,隻有黑衫老者知道,並且隻有他能夠通過特殊手段聞到。

為的就是讓他能夠集齊兩張藏寶圖,找到高家的寶藏,重振高家的榮光。

劉問明白了,原來不是自己泄露了行蹤,而是著了特殊的道。

這種手段,防不勝防,他也冇有辦法。

“我把藏寶圖給你。”

劉問將身上的藏寶圖甩出去。

黑衫老者伸手一吸,地上的藏寶圖落入他的手中,他從懷中又拿出另外一半的藏寶圖,將兩張拚接在一起。

“哈哈哈哈!好!”

黑衫老者哈哈大笑起來,“看在你這麼配合的份上,我就隻砍掉你的腦袋,用你的腦袋去沖霄劍門換錢。”

寶藏,他要。

劉問的腦袋,他也要。

“是嗎?”

就在這時,黑衫老者的耳邊,響起一個幽冷的聲音。

隨後,他就感到自己脖子傳來一陣劇痛,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無頭屍體,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直到他的意識徹底陷入黑暗沉寂。

“他不是中了毒嗎?”

這是他最後的一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