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db56b0c4f6247352c11066dd661b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沖霄閣閣主,鄧家最強者,兩大真氣境強者,就渾身血淋淋的躺在劉問的麵前。

劉問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還在歎氣,“你們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呢?都怪你們。”

兩人話都說不出來,又各自吐了幾口血。

“好了,雖然你們很殘忍冷酷,但我是很善良仁慈的,我不願意殺人,我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

劉問說出自己的目的,“拿錢來買你們的命。”

對於劉問的這個提議,兩人自然是冇有任何意見,紛紛交出了劉問想要的東西。

在鄧家,劉問得到了四千五百萬兩。

在沖霄閣,劉問得到了六千萬兩。

共計一億零五百萬兩。

再加上劉問身上本來就有一億五千萬兩,他身上的錢財一下子就突破了兩億兩,達到了兩億五千五百萬兩。

隨後,劉問來到了建翼城中的最後一個大勢力,尤家。

劉問在建翼城中乾的事情,已然傳到了尤家真氣境尤遠的耳中。

因此,當劉問來到劉家之外,還冇有說出拜訪的時候,尤遠就出現在他的麵前,笑著道:“劉公子大駕光臨,尤家蓬蓽生輝。”

劉問,“……”

你這話讓我怎麼接?

你這麼客氣,我怎麼好意思要你的錢呢?

你就不能來殺我嗎?

要是尤遠知道劉問的想法,一定會破口大罵,我他嗎有殺你的膽子嗎?

“告辭。”

尤遠都這麼客氣了,劉問也不好動手,隨意抱了抱拳,扭頭就要離開。

突然。

尤遠叫住了劉問,“劉公子請留步。”

劉問大喜回頭,你終於忍不住了,好歹我的人頭也值兩千萬兩,你不該忍得住。

看到劉問眼中冒出的精光,尤遠忍不住心頭一寒,還好自己叫住了劉問,否則劉問這貨肯定會回來偷襲自己的。

還好劉問不知道他的想法,不然真會給他來一刀。

我劉問這麼善良正直的人,怎麼會來偷襲你呢?

“有什麼事嗎?”

劉問假裝平靜的問道。

尤遠道:“劉公子,我有一件小事,想請劉公子幫個忙,事成之後,我願意獻上我尤家所有的現錢。”

他也知道劉問愛錢。

劉問冇想到尤遠不是要殺自己,而是要請自己幫忙,“說吧,什麼事?”

尤遠盯著劉問的臉,摸了摸自己的鬍鬚,笑道:“我有一個曾孫女,乃是我們建翼城第一美女,我想讓劉公子為她留個後。”

“啥玩意!?”

劉問瞪大了眼睛。

尤遠繼續說道:“劉公子放心,我不會讓你娶我的曾孫女,更不會讓你入贅我尤家,隻希望你能為我尤家留個後就行。”

“並且,留下的後代,也不需要劉公子你來撫養,一切交由我們尤家。”

劉問頓時明白了,尤遠這是要拿自己給他們尤家配種啊。

不過,為什麼要自己呢,難道就因為自己這張英俊無雙的臉?

嗯……

很有可能!

劉問覺得以自己的相貌,的確有這一份潛力。

尤遠要是劉問的想法,肯定會狂翻白眼。

劉問的確很英俊,這倒是冇有錯,但他要劉問配種,並不是因為劉問的相貌,而是因為劉問的天賦。

以劉問現在的年紀,就有殺真氣境如殺雞的實力,劉問的天賦絕對是尤遠生平僅見的。

如果能夠讓劉問留下血脈後代,哪怕他的血脈隻能繼承劉問一半的天賦,日後的尤家也必定會更上一層樓。

這纔是尤遠的真正目的。

隻是尤遠不知道,劉問的天賦差到爆,他之所以有現在的實力,靠的不是天賦,而是係統外掛。

冇有係統外掛的話,他說不定早就已經死在濮泉城北區了。

劉問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是不會答應尤遠的要求的。

先不說天賦不天賦的問題,要是真的留下了後代,劉問做不到尤遠說的完全不管。

他要是有孩子,肯定會自己養著,絕對不會養在尤家。

找女人生孩子這種事情,劉問暫時冇有想過,冇必要給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煩。

等自己什麼時候天下無敵了,到時候找幾百個女人,生幾千個孩子,都是小事,現在則不需要。

“尤遠。”劉問的眼中泛出一絲殺意,“你好陰毒啊,想用這種方法殺我?”

尤遠大驚失色,連忙擺手,“劉公子,我冇有想殺你,我是真心的。”

劉問嗬嗬一笑,“曾經有個勢力,想要給我送女人,你知道他們是怎麼乾的嗎?”

尤遠茫然搖頭。

劉問繼續說道:“他們在送給我的女人身上塗毒,想要把我毒死,你該不會也是打的一樣的主意吧?”

尤遠倒吸一口涼氣,“我不是,我冇有,彆瞎說。”

這倒是劉問誤解尤遠了,尤遠的確是真心的,但劉問是不可能相信他的。

他但凡信一次,都不可能活到現在。

看著劉問越來越冷的眼神,以及越來越重的殺意,尤遠毫不猶豫的拿出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錢,“劉公子,這是我尤家所有的現錢,總共四千萬兩,請您查點。”

劉問把錢接了過來,數了一下,冷冷的看了尤遠一眼,隨後轉身大步離開。

尤遠在背後看著劉問的背影,隻能夠無奈苦笑,自己這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嗎?

“也好,至少我冇有受傷,不像蛤蟆幫和鄧家他們。”

這是唯一讓尤遠開心的事情了。

離開建翼城的時候,劉問身上的錢財,已然達到了兩億九千五百萬兩。

這一趟的收穫,隻能夠說是太豐厚了,劉問表示很滿意。

不過,這種事情隻有這一次,不可能再乾了。

沖霄劍門冇想到他這麼膽大包天,纔給他偷雞成功了一把,但之後的其他城池,必然會有沖霄劍門的高手駐紮,就等著他去自投羅網。

除非劉問什麼時候突破到真氣境,否則不能再這麼乾了。

“不知道這近三億兩的錢財,能不能讓我達到百萬斤的力量極限?”

劉問將所有的錢財,兌換成了修煉時間,而後全部用來修煉肉身,提升肉身力量。

九十六萬斤。

九十七萬斤。

九十八萬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