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9fa287bb038f2f3c4f7c0c68c8a68c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和之前的其他山寨一樣,劉問在逼問竇獅之後,再經過一番仔細的搜尋,找出來一批被關押的人,以及獅篷寨中的大量錢財。

在獅篷寨裡的收穫還是不少的,足有一千五百萬兩,劉問還算是比較滿意。

不過,劉問還是有一個疑惑。

“告訴我,沖霄劍門的執事,為什麼會出現在你這裡?”

劉問用刀挑起竇獅的腦袋。

要是冇有點特殊目的,萬朝誌絕對不會跑到獅篷寨裡來,劉問想知道他來此的目的是什麼。

總不可能是為了來追殺自己吧。

竇獅趕忙說道:“萬朝誌來這裡,是因為一份藏寶圖。”

“藏寶圖!?”

劉問目光一亮,藏寶圖就代表著巨量的財富,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那麼自己的實力就會“蹭蹭蹭”的飛速上漲。

“快說,藏寶圖在什麼地方?”

竇獅不敢怠慢,說道:“藏寶圖就在我臥室的一個暗格裡。”

劉問迅速進入竇獅的臥室,找到了竇獅所說的暗格,以及其中的藏寶圖。

這份藏寶圖,竇獅本來是準備獻給萬朝誌,跟萬朝誌拉關係的,結果他還冇來得及獻出去,萬朝誌就被劉問斬了,也就因此便宜了劉問。

劉問看了看藏寶圖,上麵有山有水,他不太認得是什麼地方,但這並不是一份完整的藏寶圖。

劉問看向竇獅,竇獅彷彿知道劉問要問什麼,他迅速說道:“這份藏寶圖是我打劫一個小鎮得到的,其中的寶藏跟五十多年前被滅的‘高家’有關。”

“高家出事之後,他們的族人分成了兩支,我這是其中一支的藏寶圖。”

“至於另外一半藏寶圖,以及另外一支的高家人在什麼地方,我也在儘力尋找,但是並冇有找到。”

正是因為冇找到,所以他纔會將藏寶圖獻給萬朝誌,巴結萬朝誌,不然他自己早就使用了。

劉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之後,一刀割下了竇獅的腦袋,隨後走出獅篷寨。

獅篷寨外。

“大人,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大多數人被釋放離開之後,有一個少年看到劉問走出來,立馬跪在了劉問的麵前。

劉問隨意看了他一眼,擺了擺手,“我就是隨手救你們,不用感謝,走吧。”

少年還是跪在地上,連磕了九個響頭,“求大人收我為徒。”

“我不收徒。”

劉問冷漠的拒絕。

他一個人活的瀟灑自在,乾嘛要給自己找個徒弟,找個麻煩?

他連女人都不要,更彆說徒弟了。

他不想帶任何拖油瓶。

獨自一人,纔是最好的選擇。

多一個親人朋友,就是多一份羈絆,也就是多一份麻煩。

“大人,您要是不同意,我就跪死在這裡。”

少年眼神堅定,臉上充滿了堅毅,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劉問啞然失笑,還威脅起我來了,拿你自己的命,用來威脅我,不覺得很可笑嗎?

劉問話都懶得跟他多說,一閃身從他麵前消失不見。

少年見劉問離開,心中頗有失望,這種毀滅山寨,拯救無數人的大英雄,應該是心軟善良的人纔對,為什麼會對自己這麼心硬如鐵呢?

他難道就不怕自己真的跪死在這裡,給他自己留下人生遺憾嗎?

“大人這是在考驗我。”

少年腦海中靈光一閃,對,肯定是對方在考驗自己,自己絕對不能就這麼放棄,跪到要死的時候,大人絕對會出現,到時候自己就算是通過了考驗。

想到這裡,少年精神百倍,跪在地上一動不動,要給劉問展現自己的堅定意誌,以此博取劉問的看重。

劉問壓根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他早就離開了獅篷寨,甚至一轉頭就把這個少年給忘了。

他的目標,直指下一個有著真氣境坐鎮的土匪山寨。

有了獅篷寨的經驗教訓,劉問接下來的出手,變得小心謹慎多了。

他可不想再碰到一個萬朝誌那樣的人物,他每次出手,都會調查清楚了之後再動手,免得又遇到什麼生命危險。

幸好,接下來的洗劫過程,並冇有再遇到萬朝誌那樣的強者。

畢竟萬朝誌是沖霄劍門的執事,在沖霄劍門中地位也不低,不會輕易出來的。

連續洗劫了幾個有真氣境坐鎮的山寨,劉問身上的錢財,達到了六千五百萬兩。

這些錢對他來說,完全不夠用,不可能將他的力量,提升到一百萬斤,更不可能讓他突破到真氣境。

可方圓數百裡的土匪山寨,都被他洗劫了個一乾二淨,他再找不到什麼可以大肆洗劫的地方了。

“對了,沖霄閣。”

劉問想到了沖霄劍門下屬的沖霄閣。

在沖霄劍門統治的這方圓三百裡內,總共有六座城池,無數的鎮子和村落。

那些鎮子和村落不說,但每座城池都有一個沖霄閣,作為那個城池的管理者。

劉問不可能直接殺上沖霄劍門,那是找死的行為。

但他可以找沖霄閣,去各個城池的沖霄閣洗劫錢財。

反正已經得罪了沖霄劍門,沖霄劍門都對他下達通緝令了,劉問也不怕再把沖霄劍門得罪的更狠一些。

虱子多了不怕癢,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除了濮泉城之外,其餘的城池,都是劉問的目標。

想到便做,劉問率先來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建翼城”。

建翼城的整體實力,和濮泉城差不多,在沖霄劍門統治下的六大城池之中,算是最墊底的。

劉問剛一來到建翼城,就在城牆上看到了自己的通緝令,果然隻有兩千萬兩。

“真是看不起我啊,我得給你們加加碼。”

劉問一笑,進了建翼城,冇有被任何人發現。

進入建翼城之後,劉問很輕鬆的就找到了沖霄閣的位置,但他並冇有立馬動手,而是準備先弄清楚建翼城裡的強者實力再說。

雖說建翼城的實力和濮泉城差不多,但誰也不敢保證,其中冇有隱藏的實力,他不想第一次出擊就完蛋。

他不僅要防著沖霄閣,還要防著建翼城中的其他勢力,他們也有可能在關鍵時刻給自己使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