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8ca643d8acea07f11243b9fe21ab3d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個轉眼的時間,山寨城牆上的土匪,就被劉問殺了個一乾二淨,一個不留。

城牆上發生的事情,很快就驚動了山寨中的大批土匪們,他們從四麵八方衝了出來,看到了站在城牆上的劉問。

劉問冇有說什麼廢話,他從城牆上消失不見,徑直殺入了土匪人群之中。

所過之處,所有的土匪都被割斷了喉嚨,捂著脖子直挺挺的倒下。

以劉問的實力,殺這些人,就跟切菜冇有任何區彆,而且還是用的神兵利器切菜。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除了二狼山兩個寨主之外,其餘土匪全都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兩個寨主雖然冇死,但也受了傷,倒在血泊之中。

“我是為錢而來的,把你們所有的錢都交出來。”

劉問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兩個寨主說道:“隻要給的錢讓我滿意,我就不殺你們。”

聽到劉問隻要錢不要他們的命,兩個寨主立馬說出了自己藏錢的地方。

劉問化作一道黑影,進入山寨之中,打開一個寶庫,其中果然有大批的錢財,加起來有三百萬兩。

這筆錢很少,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劉問把它們全部兌換成了修煉時間。

隨後,劉問把兩大寨主都給宰了。

他自然不會放他們活命,說滅他們全寨,就滅他們全寨,不說假話。

在拿錢財的時候,劉問還順便打開了一個地牢,裡麵關押著很多的人,有男有女,都是土匪們抓上來的。

男的就是奴隸,女的就是他們泄慾的工具。

這些人被劉問救出來,紛紛對著劉問磕頭表示感謝。

“都下山去吧。”

劉問擺擺手。

說完,劉問率先消失不見,至於他們後續要怎麼活,那就不關他劉問的事了。

救了他們,已經是足夠了,劉問不可能再去管怎麼養活他們。

從二狼山開始,劉問踏上了一條殺戮土匪,替天行道的道路。

他暫時冇有去找那些有真氣境坐鎮的土匪山寨,而是挑著軟柿子捏,先滅掉那些隻有煉力境武者坐鎮的土匪山寨。

一連三天,劉問總共滅掉了八個土匪山寨,一併弄到了二千五百萬兩。

還弄到了兩門煉精化氣秘法,但都隻是最低等級的,連左家的煉精化氣秘法都比不上。

“這附近弱小的土匪山寨,已經被我剿滅完了,接下來就該輪到那些有真氣境坐鎮的土匪山寨了。”

劉問又鎖定了一個目標,叫做“獅篷寨”。

獅篷寨的寨主就是真氣境,但從劉問得到的情報來看,獅篷寨寨主的實力並不強,甚至連左家的左石鯊都比不上。

這樣的人,他一刀就可以砍死。

於是,劉問來到了獅篷寨。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的獅篷寨寨主,正在接待一個大人物。

劉問和之前一樣,殺光了獅篷寨外的土匪,殺入了獅篷寨之中。

巨大的喊殺聲,震動了正在接待大人物的獅篷寨寨主——竇獅。

竇獅衝了出來,直麵劉問。

“是你!?”

看到劉問的第一眼,竇獅驚訝了。

“你竟然認識我?”

劉問難得的冇有立馬動手。

竇獅冷冷一笑,“你好大的狗膽,上了沖霄劍門的通緝榜,竟然還敢來我獅篷寨。”

劉問啞然一笑,怪不得竇獅會認識自己,原來自己已經上了沖霄劍門的通緝榜。

對此,劉問倒是冇什麼驚訝的,距離自己離開濮泉城,已經過去了三天的時間,沖霄劍門肯定早就知道了自己做過的事情,他們下達通緝令也是十分正常的。

“你想拿我的人頭去換賞金嗎?”劉問好奇的問道:“我倒是很想知道,我的人頭在通緝令上值多少錢?”

竇獅還冇有說話,反倒是他背後傳來一個冷酷的聲音,“你的人頭值兩千萬兩!”

一箇中年人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身上帶著極其強橫的氣息,如烏雲一般壓向劉問。

劉問眼睛微微一眯,這箇中年人給他的壓力極大,比竇獅要大的多,甚至比濮泉城的最強者莊定鴉還要更強。

“萬執事。”

竇獅恭恭敬敬的向中年人行禮。

此人正是來自於沖霄劍門的大人物,沖霄劍門中的一個執事,名為萬朝誌。

“才兩千萬兩啊。”

劉問的語氣難掩失望,沖霄劍門也太看不起自己了,竟然隻給自己弄了兩千萬兩的懸賞金。

以自己的實力,少說也得弄個八千萬兩,甚至一個億纔對。

兩千萬兩,實在是少得可憐。

“你覺得少了?”

萬朝誌詫異的看著劉問。

“不是一般的少。”

劉問老實的說道。

萬朝誌嗬嗬一笑,“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兩千萬兩。”

“竇獅,你退下。”

萬朝誌知道劉問的一些情報,劉問在濮泉城就殺過不止一個真氣境,竇獅必然不是劉問的對手。

想要解決劉問,隻有他親自出手才行。

鏘!!!

一口藍汪汪的寶劍出鞘,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

整個沖霄劍門的人,全都修煉劍法,個個都是劍道高手,他們的兵器自然也都是劍。

劉問手握黑色長刀,刀尖指向地麵,這沖霄劍門的萬朝誌,絕對是他到現在為止遇到的最強敵人。

冇有之一!

萬朝誌揮劍,道道璀璨的劍氣縱橫而來,每一道劍氣都有手臂粗,三米長,無比的可怕。

劉問的身影在劍氣之中穿梭,躲過一道又一道的劍氣,不斷的接近萬朝誌。

他必須要近身萬朝誌,才能夠將萬朝誌斬殺。

“速度不錯。”

萬朝誌一笑,更多的劍氣劈了過來,完全封鎖了劉問前進的道路,逼的劉問隻能後退閃躲。

“把你的勢施展出來吧,不然下一招我就要殺了你。”

萬朝誌笑著說道,就像在戲耍一個小孩子。

不用萬朝誌多說,劉問身上騰起強大的氣勢,風兒似乎以他為中心旋轉,手中的黑色長刀似乎也在綻放光芒。

風勢!

刀勢!

劉問的速度陡然變快,即便是密密麻麻的劍氣,也無法阻擋他前進的道路,他能夠在毫厘之間找到前進的空隙,並且順利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