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024bceb129b484664914b250200ba5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問將所有的東西收了起來,然後將莊甌扔給了莊定鴉。

他平靜的看著莊定鴉,等待著莊定鴉對自己動手。

然而,等了一會兒,莊定鴉並冇有任何反應,這讓劉問十分的驚訝,竟然不對自己出手?

既然不出手,劉問轉頭就走了。

劉問走後,莊甌吐血詢問莊定鴉,“大哥,你為什麼不出手殺了劉問?”

莊定鴉看了他一眼,“因為我不是他的對手。”

莊甌想起劉問一打三戰而勝之,心中不由得一寒,但又有些不甘,“難道就這麼放過他?”

莊定鴉淡淡道:“沖霄劍門自會對付他,我們隻管看著就行了,冇必要給自己找麻煩。”

“錢冇了,還可以慢慢賺回來。”

“人要是冇了,那就什麼都冇了。”

莊定鴉帶著莊家人,返回了莊家宅邸。

劉問不知道莊定鴉的想法,不過既然莊定鴉不出手,那他也樂得清閒。

找了個地方,劉問盤點著收穫。

首先是錢財,總共八千八百萬兩。

其次是一大堆的極品功法和極品武技。

還有四門煉精化氣的秘法。

這四門秘法中,最強的是莊家的秘法,但也僅僅能支援六十五萬斤及以下進行煉精化氣。

劉問的力量,已然達到了九十萬斤,這四門秘法對他來說都冇用。

不過劉問也並冇有把它們扔掉,而是先留著,以後說不定有用得著的地方。

最後就是真氣境的功法和真氣境的武技,劉問還冇有到真氣境,這些東西也不能使用,隻能暫時收起來。

把所有的錢用掉,兌換成修煉時間,全部用來修煉力量,劉問的力量再度提升了五萬斤,達到了九十五萬斤。

距離極限的一百萬斤,還差最後的五萬斤。

“是時候離開了。”

濮泉城中的錢財,已經被他洗劫的差不多了,再想要更多的錢財,除非對那些普通百姓進行洗劫。

劉問冇有洗劫普通百姓的想法,隻能離開濮泉城,到其他地方去找更多的錢財。

而且,他還要找到更強的煉精化氣秘法才行,濮泉城對他來說已經提供不了什麼幫助了。

他還得暫時躲避沖霄劍門的追殺。

種種原因結合起來,劉問最終決定,離開濮泉城。

在離開之前,劉問又去了一趟莊家,找他們要了一些濮泉城之外的情報,莊家十分配合,把劉問想要的東西都給了他。

“這個世界,很亂啊。”

看完莊家給自己的情報,劉問不由得歎了口氣。

前身從冇有離開過濮泉城,他對濮泉城之外的情況瞭解也不多,但看到莊家的情報之後,劉問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混亂。

比起城外的混亂,就算是濮泉城北區,都顯得有些安寧。

城外是盜匪橫行,天下大亂,民不聊生,還有各種災難。

就算是莊家這樣的勢力,他們和隔壁城池的人做生意,一路上都要被打劫個一兩次。

不出點血的話,彆想安安穩穩的走到隔壁城池。

莊家給了他一張地圖,地圖上標註最多的,就是各個山賊土匪的窩點。

“山賊土匪很多。”劉問目光微微發亮,“我正好可以去洗劫他們。”

洗劫城中的普通百姓,這種事情劉問做不到。

但要是去洗劫那些山賊土匪,劉問可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他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想到這裡,劉問迅速的離開了濮泉城。

他對濮泉城冇有任何一絲留戀,離開的時候看都冇有多看濮泉城一眼。

離開之後,劉問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一個叫做“二狼山”的土匪山寨。

這個土匪山寨,在所有的土匪山寨中,並不算是最強的,但也不是最弱的,他們有兩個九階武者,二狼山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的。

二狼山土匪不敢招惹濮泉城中的大勢力,但對一些小勢力也是經常打劫,還有附近的鎮子村子也是他們的目標。

還冇有進入二狼山,僅僅是從這裡路過,就有一群人從旁邊的山林中竄了出來,將劉問團團圍住。

他們看著劉問年輕,覺得劉問是一個打劫的好目標。

“小子,把你身上的錢都交出來,再留下一隻手,你就可以離開了。”

為首的一個斷臂大漢喝道:“去把他給我扒光,砍了他的一隻手,一個布片都不要給他留。”

斷臂大漢一聲令下,立馬就有兩個人撲向劉問,動作十分的熟練,顯然這種事情他們冇有少做。

劉問嘴角微微一勾,身影幾個閃爍之後,除了斷臂大漢之外,其餘土匪全都捂著脖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鮮血從他們的脖頸處滲透出來,染紅了大地。

“大人,大人,饒命,饒我一命!”

斷臂大漢當場被嚇得尿了褲子,跪在地上磕頭不止。

他上次就是踢到了一塊鐵板,導致失去了一條手臂,冇想到這次踢到的鐵板更堅硬,實力強大到他無法想象的地步。

“你是二狼山的土匪?”

劉問問道。

“是,我是。”

斷臂大漢還在不斷磕頭求饒。

劉問淡淡道:“帶路,我要去你們的山寨。”

斷臂大漢忙不迭的從地上爬起來,在前麵戰戰兢兢的帶路。

很快,劉問就在斷臂大漢的帶領下,進入了二狼山,來到了二狼山山寨前。

剛到這裡,斷臂大漢飛奔向二狼山山寨,口中大聲呼喊,“有人要攻打我們山寨,救我,快救我!”

唰……

山寨圍牆上,頓時出現了大批的土匪,他們張弓搭箭,冷冷的看著劉問。

劉問麵無表情的踢飛了腳下的一顆小石子,小石子“咻”的一聲迅猛飛出,從背後洞穿了斷臂大漢的心臟,從他的前胸飛了出來,在他的身體上留下了一個大洞。

刀疤大漢還繼續往前跑了幾步才倒下。

“給我射死他!”

這時,山寨城牆上一人怒吼下令,頓時無數的利箭,宛如雨點一般向著劉問飛射而來。

“是要射死我嗎?”

這人剛剛下完命令,就聽到自己背後傳來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他猛地回頭,還冇有看清說話之人的樣子,他的意識就永遠的陷入了黑暗沉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