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a36dd36d0101ab26f59de4dbc64293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問,你竟然活著從左家走了出來,左石鯊呢?”

劉問剛剛走出左家,就看到了三個人。

這三人從左到右分彆是碎爪幫的幫主,荀乙。

沖霄閣的閣主,江文蝠。

以及莊家兩大真氣境強者中的一個,莊甌。

在劉問和左石鯊大戰的時候,他們感受到了大戰的氣息,迅速的從外麵趕回了中區。

並且,他們也都得到了訊息,除了莊家之外,另外三大勢力都被劉問狠狠的洗劫了一番,還被劉問乾掉了一大批人。

三人並不知道,左石鯊已經被劉問給乾掉了,他們也不會相信這種事情。

煉力境乾掉真氣境?

就算是在沖霄劍門之中,也冇有這樣的天才。

再弱的真氣境,那也是真氣境,遠不是煉力境能夠抗衡的。

“左石鯊,當然是被我殺了。”

劉問看著三人,心中盤算著要不要把三人也一起乾掉,不過對方畢竟有三個,還是不能輕舉妄動。

一打一,劉問很有把握。

一打三,難度還是不小的。

“你殺了左石鯊?”

荀乙啞然失笑,壓根不信,他一步步走向劉問,“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能夠活著走出左家,不過你既然敢對付我碎爪幫,我就要捏碎你的腦袋。”

荀乙要對劉問出手,江文蝠和莊甌都隻是看著,並冇有同時出手的意思。

對付區區一個煉力境,難道還需要他們三個一起出手嗎?

劉問心中一動,“機會來了。”

既然荀乙不信他的話,看不起他,要輕敵,這正好就是他劉問的機會。

劉問轉頭就跑,荀乙哈哈一笑,右手伸出,手掌成爪形,一股真氣力量纏繞到劉問的身上,把劉問往荀乙的身邊拉去。

劉問假裝艱難抵抗,但終究還是抵抗不了真氣的威能,被真氣拉扯著一點點的接近荀乙。

劉問的臉上,流露出來焦急絕望的神色。

見到這一幕,荀乙更是笑的猙獰瘋狂,“我辛苦經營的碎爪幫,你竟然敢動手,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眼見著劉問越來越接近荀乙,真氣吸力也是越來越大,荀乙已經做好了把自己的手指,插入劉問腦袋,把劉問的腦子提出來的準備。

就在兩者相距不到兩米的時候,劉問猛地動了,他不僅不反抗真氣吸力,反而主動藉助真氣吸力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殺到了荀乙的麵前。

嘩……

一道黑色刀光劃過,從右上到左下,將荀乙的身體劈飛了出去。

從肩頭到下腹,荀乙身上鮮血狂噴,裂開一個巨大的口子,所有的肋骨都被斬斷,內臟全都清晰可見。

一刀,荀乙身受重傷,慘不忍睹。

江文蝠和莊甌大驚失色,兩人一起出手,狂暴的真氣轟擊向劉問。

劉問閃身,躲過兩人的真氣攻擊,他瞬間來到了最近的莊甌麵前,風勢和刀勢同時催發到極致,一刀橫切過莊甌的下半身。

噗嗤!!!

鮮血噴射之中,莊甌失去了兩條大腿,僅剩下上半身,腸子都從他的下腹處掉落了出來。

“勢!?”

江文蝠駭然。

如果說劉問劈飛荀乙,那是因為荀乙大意輕敵。

莊甌可冇有輕敵,卻依舊被劉問一刀斬成兩截,這已然說明瞭劉問的可怕實力。

左石鯊是真的死了,被劉問這個煉力境給乾掉了。

江文蝠大為驚懼,扭頭就跑,可他怎麼跑得過劉問,被劉問追到了他的背後,黑色長刀劈落下來。

江文蝠的後背肋骨被劈碎成渣,整個人被劈到了大地之中,砸出一個巨大深坑,鮮血溢滿深坑。

三大真氣境強者,就這樣被劉問一刀一個給劈成重傷。

要不是劉問故意饒他們一命,他們三個早就死了。

也幸好他們輕敵,不知道劉問的真正實力,否則劉問還真不一定能夠對付的了他們三個聯手。

“想死,還是想活?”

劉問用刀指著江文蝠。

“我是沖霄劍門……”

江文蝠怒吼,報出沖霄劍門的名字,劉問用腳踩在他的臉上,冷笑著,“我連沖霄閣都滅了,還怕沖霄劍門的報複?”

江文蝠悚然一驚。

冇錯。

劉問已經徹底得罪了沖霄劍門,自然不會再怕多殺一個沖霄劍門的人。

這樣的瘋子,他實在是招惹不起。

“我想活,想活。”

反應過來的江文蝠連道:“隻要你不殺我,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劉問又看向同樣重傷的荀乙和莊甌,“你們兩個呢?”

兩人跟著急促道:“我們想活。”

身為真氣境強者,高高在上,作威作福,享受無數人的崇敬,他們自然是都不想死的。

活著,還能繼續享福。

死了就什麼都冇有了。

“我要你們所有的錢財,煉精化氣的秘法,所有的功法武技……”

劉問提出了一係列的要求,三人都冇有任何意見,全部答應了下來。

劉問提著三人,先是來到了碎爪幫,把碎爪幫中荀乙藏著的錢財秘法都拿走了。

隨後,劉問就暫時釋放了荀乙,做出了一副荀乙很配合,自己不殺人的姿態。

看到劉問真的放了人,江文蝠和莊甌大鬆了一口氣。

他們就怕劉問拿了東西翻臉不認人。

緊接著,劉問又帶著剩下的兩人,去了沖霄閣。

江文蝠身為沖霄閣的閣主,沖霄劍門在濮泉城的代言人,濮泉城實打實的權勢第一人,他擁有的私人財富極多,竟然高達兩千萬兩。

這麼多的錢財,劉問自然是毫不客氣的收下了。

隨後,劉問又把江文蝠釋放了,帶著莊甌來到了莊家。

莊家已然知道了莊甌的事情,麵對到來的劉問,他們如臨大敵,一直在閉關修煉的莊定鴉也被喊了出來。

“我隻要錢財,功法,武技。”

劉問看著莊定鴉,這位濮泉城的第一強者,淡淡的說道:“隻要你們配合,我不會殺莊甌的。”

莊定鴉冇有二話,點頭說道:“你要的東西,我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他拍了拍手,背後走出來一人,手中捧著一大摞的銀票和金票,還有各種秘籍,呈到了劉問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