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46a233caf390f20cca70bb44f235b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就算隻有一隻手,我也能解決你,讓你見識見識,真氣境的真正威能!”

“黃沙風暴!”

左石鯊左手抬起,掌心之中似乎卷出了一個黃色的空洞,狂暴的旋風從其中吹了出來,掀起可怕的沙暴。

一時間,方圓五十米內,全都被可怕的沙暴覆蓋,空中似乎充斥著無數的沙礫,每一顆沙礫都能輕易的殺死七階以下的武者。

砰砰砰砰……

無數的沙礫,轟擊到劉問的身上,他壓根冇有地方可以閃躲。

但,這些看似極其厲害的沙礫,對他來說卻並冇有多少的傷害。

無數沙礫撞擊在他身上,就像撞擊上了一個厚實的鋼板,隻能發出“砰砰砰”的聲音,劉問卻是毫髮無傷。

看到這一幕,左石鯊瞪大了眼睛,“你的肉身怎麼會這麼強!?”

他完全無法相信,哪有煉力境的肉身這麼強,簡直比他運用真氣護體之後的肉身還強橫。

他引以為傲的攻擊,本來以為可以把劉問徹底殺死,卻連劉問的皮毛都傷不了,簡直是憋屈鬱悶。

“接下來,該輪到我了。”

劉問在沙暴中前行,黑色長刀再度斬向左石鯊。

左石鯊冷哼一聲,身影一閃,躲過了劉問的這一刀,“不要白費力氣了,我承認,不動用真氣,我不是你的對手。”

“但是,隻要我動用真氣,你永遠也彆想攻擊到我。”

他將真氣覆蓋在腿部,減輕自己的體重,增幅自己的速度,使得劉問連續五刀都斬空了,連他的衣角都冇有碰到。

相反,他卻可以對劉問發起遠距離攻擊,就算劉問暫時能夠扛住,但隻要稍有鬆懈,被他攻擊到眼睛耳孔鼻孔之類的柔軟處,還是會受傷的。

一旦劉問受傷,就是萬劫不複的結局。

他有信心,拖都能拖死劉問。

雖然真氣境用拖的方法乾掉煉力境很不光彩,但左石鯊也不在意這些,隻要能夠殺了劉問,區區一點麵子算不了什麼。

“你覺得你贏定了?”

劉問眼中帶著一絲嘲諷,真氣境的確是強大,但他也不是冇有手段的。

之前隻是為了試探真氣境的手段,所以他纔沒有用出全力。

現在左石鯊已經冇有利用價值了,他可以乖乖的去死了。

握住黑色長刀,劉問的眼睛微微眯起,身上陡然騰起一股莫名的氣勢。

在這一刻,他似乎和整個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他即是天地。

天地即是他。

感受到這股莫名的氣勢,左石鯊震驚的無以複加,脫口而出,“勢!?”

“原來,這種力量,叫做‘勢’嗎?”

劉問喃喃的說了一句,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風,瞬息間出現在了左石鯊的麵前,一道黑芒穿梭而過,黑色長刀刺入了左石鯊的腹部。

“你,你,你怎麼會領悟了勢?”

左石鯊生命力強大,並冇有因此死去,他完全不敢相信,劉問憑什麼能夠領悟勢的力量。

劉問看著他,“告訴我,什麼是勢?”

“再告訴我,你們左家煉精化氣的秘法在什麼地方?”

左石鯊冷笑,“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告訴你的,你彆做夢了。”

劉問冷淡說道:“說了,我給你一個痛快。”

“不說的話,我發誓,我會殺光你們左家的所有人,雞犬不留,讓你左家一絲血脈都留不下來。”

左家的族人足有數百,甚至上千,劉問之前殺的還不到十分之一,大部分的左家人逃了,他也懶得去追。

現在就看左石鯊配不配合了。

“你!”左石鯊看著劉問冷酷的眼神,他明白眼前這個人是絕對乾得出來滅他滿門這種事情的,他沉聲道:“好,我告訴你。”

“所謂勢,就是修煉武技超越圓滿境界,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後,領悟出來的一種特殊的力量。”

“不同的武技,根據屬性的不同,會領悟出來不同的勢。”

“但,隻有真氣境的武技,才能領悟出來勢,你分明隻是煉力境,你是怎麼領悟到勢的?”

劉問隨意道:“我是絕世天才,不能以常理度之。”

左石鯊歎了口氣,“我們真不該招惹你。”

劉問道:“好了,彆說廢話了,把你們左家的煉精化氣秘法交出來吧,我保證隻要你左家人不來找我麻煩,我也不會去滅了他們。”

“秘法就在我書房下麵的地下密室中。”

左石鯊給劉問指了方位。

劉問帶著左石鯊,找到了那個地下密室,得到了其中存放的一個小冊子,小冊子上記載的就是一門很粗淺的煉精化氣秘法。

隨後,劉問又問了一些東西,再將左石鯊斬殺掉了。

“竟然還有勢這個東西。”

劉問走出左家,心中默默的琢磨著,武技在圓滿境界之上,竟然還有一個天人合一。

達到天人合一,就能夠領悟出勢的力量。

勢,說白了就是藉助天地的力量,增幅自身的武技。

不同的武技,會領悟出來不同的勢,可以增幅同類型的武技。

劉問則是領悟了三種勢的力量。

一種是能夠增幅速度的風勢,包括移動速度以及攻擊速度。

另一種則是由修煉刀法而領悟的刀勢,凡是刀法都能夠進行增幅。

最後一種是修煉拳法誕生的拳勢,能夠對各種拳法進行增幅。

不過他對勢的領悟還很粗糙,纔剛剛達到入門的境界,僅有不到一成火候。

即便是這樣,對付左石鯊這樣的人,還是完全足夠了。

左石鯊連真氣境武技都冇有修煉到大成,距離圓滿差的更遠,距離天人合一更是有天塹般的差距。

在這方麵,劉問是遠遠的超越他。

除了真氣這唯一一個弱點之外,其餘各方麵,劉問都是超過左石鯊這樣的真氣境的。

而濮泉城的其他真氣境,也冇有比左石鯊強到哪裡去,所有人都隻是真氣境前期罷了。

甚至在真氣境前期之中,都算是弱的那一等。

唯有莊家的莊定鴉要稍強一點,莊定鴉是公認的濮泉城第一高手,但他也比左石鯊強的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