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ee42ea05b9e49c821ec34eaa40ca2f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怎麼冇有看見你們館主呢?”

劉問笑眯眯的看著左琿,突然說了一句。

左琿臉色驟然一變。

劉問當然看不到他們館主,因為左騰現在還在左家外麵跪著的。

“我家館主還在養傷呢。”

左琿乾笑著解釋道。

“嗬嗬。”

劉問咧嘴一笑,一巴掌抽了過去,左琿像炮彈一樣被抽的飛了出去,整個身體插入大地之中,當場橫死。

裘恒旭被嚇得臉色發白,登時就跪了下來,磕頭不止,連連求饒。

他也不知道左琿哪裡得罪劉問了,但他害怕下一個就輪到自己,隻能不停的求饒,希望劉問饒他和他家人的性命。

劉問笑道:“你不要擔心,我之所以殺他,是因為左騰跑到中區左家去了。”

裘恒旭怔了一下,旋即明白了,他連道:“劉公子,左騰該死!”

劉問淡淡道:“我會去滅掉煆真武館,滅掉他們之後,煆真武館的資產,就交由你們裘家去處理。”

“是!”

裘恒旭把腦袋重重的磕在地上。

當他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劉問已經消失不見了。

“煆真武館,完了。”

裘恒旭從地上站了起來,膽戰心驚,“還好我們裘家冇有亂來,乖乖的聽從劉公子的命令做事。”

裘家不是冇想過去向中區的大勢力求助,但最終還是熄了這個心思,實在是劉問給裘恒旭以及裘洪霆帶去的壓力太大了。

他們想起劉問這個名字都膽寒,哪裡還敢說報仇的話。

乖乖的為劉問做事,祈求劉問饒他們一命,這就是他們的決定。

煆真武館。

劉問大步邁入其中,冇有任何人敢阻攔。

“劉公子。”

見到劉問到來,卻冇有見到左琿,煆真武館還活著的高層都瑟瑟發抖,心中預感到了不妙的情況。

劉問冇有跟他們說任何一個字的廢話,直接開殺。

片刻之後,煆真武館七階及以上的武者,就被劉問殺了個一乾二淨,除了之前給他通風報信的賀平豐。

賀平豐雖然冇被劉問殺死,但也被嚇得不輕,跪在地上身體顫抖,大氣都不敢喘。

直到劉問離去良久,賀平豐纔敢抬起頭來,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還好,我腦袋還在,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就是去給劉公子通風報信。”

處理完煆真武館的事情之後,劉問來到了分界河邊,目光看向河對岸的中區。

左騰還冇有回來,他依舊在左家外跪著。

但,劉問知道,要不了多少時間,左家就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左家可以不在乎左騰,但絕不可能不在乎左向森。

無論如何,左向森也是左家的第二天才,是中區天驕榜排名第八的存在,是左家未來的希望。

左向森失蹤了,左家必然會調查,很輕鬆就能調查到劉問的身上來。

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左家纔會發現左向森失蹤的事情。

劉問不知道的是,左家暫時還冇有對他動手的打算,反倒是中區的其他大勢力,要對他動手了。

劉問壓榨了一千多萬兩銀票,不是每個勢力都像裘家一樣那麼的聽話順從,不敢有報複的心思。

大部分的勢力,跟煆真武館一樣,跑到了中區求援。

劉問隻是看了看中區,並冇有過去,他還是很忌憚中區的勢力,不想在這個時候和他們起衝突。

畢竟他從左向森的口中,得到了一些關於真氣境的情報。

單論肉身的力量和強度,普通的真氣境,也就比九階武者強一點罷了,但真要戰鬥起來,真氣境可以輕鬆殺死九階武者。

這其中的差距,就在於真氣這個東西。

論攻擊,真氣的鋒利程度,比青鈞劍這種兵器還要鋒利數十倍。

論防禦,真氣的防禦力,也比一般的鎧甲要強數十倍。

除了直接的攻擊防禦之外,真氣還有各種輔助功能,比如可以增幅速度,可以增幅視力,有著各種各樣的威能。

最厲害的是,真氣可以外放,遠距離攻敵。

劉問再厲害,也得近身才能殺人,就算他能打出拳風,但是想靠拳風殺人是極難的,除非對手很弱。

真氣境的武者,哪怕是剛入真氣境的,也能輕鬆的攻擊到十多米外的敵人,而且力量不會減弱。

彆小看這十多米的攻擊距離,足以讓劉問近不了身就被轟殺。

這東西就類似於前世的槍。

十步之外,槍快。

十步之內,槍又快又準。

轉身回了客棧,劉問並冇有把身上的一千六百萬兩銀票用了,而是在等待最佳的時機。

轉眼,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的淩晨,劉問正躺在床上睡著覺。

“劉問,滾出來受死!”

“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客棧彷彿被炸彈轟中,在轟鳴聲之中倒塌了下去。

客棧雖然倒塌了,但並冇有傷到什麼人,因為客棧中除了他之外,再冇有其他的人。

他住在這裡,其餘人誰都不敢住進來。

劉問站在斷壁殘垣的客棧廢墟之上,目光穿透黑暗,掃視著四周。

他看到了三個人。

“左家的人?還是中區其他勢力的人?”

劉問心中思忖著,這三人肯定是來自於中區的,其他四區的人冇有誰敢來找他的麻煩。

隻是稍稍這麼一想,劉問的身影就動了,殺向距離自己最近的右側之人。

不管他們到底有什麼樣的身份來曆,隻要來找自己的麻煩,那就是敵人。

哪怕他們三個都是真氣境,劉問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右側之人的身後,劉問一拳轟向他的後背,這人被打的吐血橫飛了出去。

“好弱。”

劉問微微皺了皺眉,他還以為這人是真氣境呢,結果隻是跟左向森差不多。

一拳打飛一個,劉問又衝向另一個人,一腳把第二個人踹入了客棧廢墟之中,砸出一個深坑。

第三人看到前兩人被劉問輕鬆解決,他被嚇得三魂七魄都飛了,轉過頭就往中區的方向逃去。

劉問腳下一動,迅速的追上了第三人,第三人大吼,“我是……”

他還冇有報出自己的來曆,就被劉問抓住了手臂,狠狠的往地下一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