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cbddfe8bf0cf1f21c03b61fc19538e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聽完左向森說的,劉問才知道,原來在九階之上,竟然還有如此多如此巨大的秘密。

幸好左向森跑來殺自己,不然自己還不會知道這麼多的秘密。

劉問看向左向森,為了感謝左向森向自己吐露的大量秘密,劉問決定做一件大善事。

給他個痛快。

左向森死的很快,冇有多少痛苦,就永遠徹底的閉上了眼睛。

當然,他弟弟左向瑞,劉問也冇有放過,同樣讓他痛痛快快的死掉了。

乾掉左家兩兄弟之後,劉問就將一千一百萬兩銀票,全部兌換成了修煉時間。

足足有三十多萬年的修煉時間!

其中,三門極品武技,各自花了一千年的修煉時間,被他修煉到了圓滿境界。

剩餘的修煉時間,全部用來修煉剛剛得到的極品功法《九煆真功》。

劉問的力量,再漲十五萬斤,達到了七十萬斤。

“按照這樣的修煉難度來算,想要達到一百萬斤的極限力量,至少還需要上億兩銀票。”

劉問口中吐出一口氣,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不過,為了能夠提升自己的天賦,讓自己的生命本質進化更完全,劉問是不會放棄的,這條路必須要走下去。

而且,除了賺錢之外,他又有了一個全新的壓力。

那就是找到更高等級的煉精化氣秘法。

左家的煉精化氣秘法,隻能支援六十萬斤及以下的力量進行突破,濮泉城其他大勢力擁有的煉精化氣秘法,就算比左家的厲害一些,但也絕對厲害不到哪裡去。

他已經擁有了七十萬斤的力量,恐怕在整個濮泉城,都找不到能夠讓他突破的煉精化氣秘法。

他想要提升自己的天賦,但也不想一輩子被困在煉力境,這個問題是不得不考慮的。

劉問再一次回到了東區,煉精化氣的秘法先不用管,先把各大勢力的錢榨乾再說。

劉問唯一感到遺憾的就是,除了白家,煆真武館以及裘家之外,他冇有理由去收拾其他各勢力。

特彆是南區的勢力,跟他完全冇有交集,他總不能莫名其妙的去找人家要錢吧?

劉問做事,還是有一些原則底線的,不能無緣無故的就去殺人家的人,找人家的麻煩。

“要想個好辦法才行。”

劉問仔細的思索著,片刻之後,他目光一亮,想到了一個人。

已經被蓮霜殺死的左飛麟,以及被他殺死的霍遲嚴。

左飛麟和霍遲嚴,都是作惡多端,窮凶極惡的存在,殺他們的時候,劉問冇有絲毫憐憫同情。

類似於他們的人,在各個勢力中必然存在,而且還有著不少。

每個勢力之中,都有那種仗勢欺人,恃強淩弱,無惡不作的人。

劉問想起他們,覺得這就是一個突破口。

“我最見不得的,就是欺壓普通百姓的人,既然我有能力,那就要為受苦受難的人民伸張正義,剷除邪惡,替天行道!”

劉問感覺自己的身上,似乎披上一層“偉光正”的光環,變得熠熠生輝,如天空中的太陽般耀眼。

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其實是為了錢。

想到便做,劉問叫人找來了裘恒旭,這人現在對他言聽計從,劉問的要求他都會答應。

“我需要濮泉城各勢力紈絝子弟的名單。”

劉問說道:“越詳細越好,把他們犯過的罪行,做過的惡事,全都給我整理成一份清單,然後交給我。”

裘恒旭不知道劉問到底想做什麼,但他還是說道:“劉公子放心,我馬上去辦。”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

正在吃著早餐的劉問,就得到了裘恒旭親自送來的一份詳儘情報。

這份情報有一本普通的書那麼厚,其中每一頁都記錄了濮泉城中的一個惡人,有他們的畫像,有他們的來曆,有他們犯過的惡行。

劉問翻開第一頁,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麵容陰狠的男子。

畫像下麵是關於他的情報。

此人名為譚利,南區譚家的人,乃是十足的大惡人,手底下養了幾十條凶悍猛犬,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把自己手下的猛犬放出去咬人吃人。

並且,譚利經常以猛犬咬人的事跟南區其他惡人打賭,他們各自買一條猛犬下注,哪個猛犬咬得人最多,下注的人就會因此獲勝。

劉問的前世有著類似的遊戲,就是賭哪匹馬跑得快,譚利賭的則是人命。

因這種賭約喪生的人命何止數百?

南區很多人都厭惡譚利,但卻敢怒不敢言,因為他是譚家的人,在譚家地位很高。

“真是該死。”劉問冷笑,“我必須出手維護正義,維護黎民百姓,替天行道。”

劉問迅速動身離開東區,來到了南區。

剛一到,劉問就看到了情報中記載的畫麵。

一棟高樓之上,譚利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們,正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下方。

下方是一群凶悍猛犬,正在大街上橫衝直撞,見人就咬,已經有好幾個人被咬死了。

而譚利等人不僅冇有感到殘忍,反而一個個哈哈大笑,開心不已。

“好玩,真的是太好玩了。”

“雖然看了很多次,但每次都有新花樣。”

“嘿嘿,這次我可是要贏了。”

高樓上的譚利等人議論紛紛,無論男女,眼中都帶著暴虐的光芒。

人命在他們眼中連根草都不如。

“替天行道,正是我的使命。”

劉問的身影行走在大街之上,一條足有兩米多長的黑色猛犬朝他撲了過來,血盆大口張開,足以一口咬掉他的腦袋。

一巴掌甩出,這條黑色猛犬被當場抽爆,在半空中炸成了血霧瀰漫。

劉問的身影再動,又來到另一條黃色猛犬麵前,一巴掌把這條黃色猛犬也打爆。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所有的凶悍猛犬,都被劉問打爆,屍骨無存,隻有血水嘩嘩流淌。

高樓上的譚利等人看呆了,其中一人突然叫喊起來,“我知道他,他是劉問,東區的凶人,家主特意交代我們,絕對不能招惹他。”

話音剛落,劉問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這群惡人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