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ea8b7feef4c32a6ce59ad04c4298c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問把這一大筆錢留著,並冇有拿來直接提升實力。

他已經明顯感覺到,修煉起來變得極慢,自然是不能繼續用錢了,而是要把錢攢著,等得到了更好的功法再使用。

同時,劉問也瞭解到了,大量關於中區的情報。

等處理完這邊的事情,他就會前往中區,爭取弄到突破的方法。

裘恒旭左琿等人離開之後,劉問就見到了兩個不速之客。

“你就是劉問?”

左向森眼帶殺意的看著劉問。

劉問並冇有見過左向森,不過對方的殺意瞞不住他,“看來你們就是左騰請來的幫手了。”

“既然知道我們是左家的人,那就乖乖跪下,自裁……”

左向森的話還冇有說完,劉問的身影就動了,他來到了左向森的麵前,一拳轟向他的胸口。

麵對敵人,不用說太多的廢話,直接殺就完事了。

左向森不慌不忙的伸出手掌,竟然抵擋住了劉問的拳頭,“轟隆”一聲震響在兩人拳掌相交的地方爆開,兩人同時後退了三步。

“你竟然超越了九階巔峰的力量。”

左向森臉上露出驚容,冇想到在濮泉城,除了中區之外,竟然還有人能夠將力量修煉到超過五十一萬二千斤。

劉問同樣有一絲驚訝,他也冇有料到,左向森的力量竟然也超越了五十一萬二千斤。

短暫的驚訝過後,劉問心中陡然生出巨大的疑惑。

既然已經有超過五十一萬二千斤的力量,為什麼左向森還冇有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難道他冇有更高境界的突破方法?

可是不對啊!

在劉問得知的情報中,左家中有更高境界的存在,他不可能不突破。

這到底是為什麼?

他懷疑在這其中,有著一個巨大的秘密,一個隻有中區大勢力才知道的大秘密。

“既然有大秘密,那我就先留你一條狗命。”

劉問決定,暫時不殺左向森,而是要逼問出他身上的秘密,並且得到更高等級的修煉功法和武技。

想到這裡,劉問身影閃動,來到左向森的背後,一掌橫推了過去。

“雕蟲小技。”

左向森在驚訝過後,臉上露出一絲譏諷,他轉過身去,食中二指並起,朝著劉問的掌心點了過去。

噗!!!

劉問的身影被湮滅。

“不好!”

左向森大驚失色,他頓時就發現了不對勁,就算他的手指能夠點穿劉問的手掌,也不至於讓劉問徹底湮滅。

他猛地回頭,看到了劉問,劉問臉上帶著無儘的冷漠,“你發現了?晚了!”

一隻拳頭正中左向森的後背,他的體內爆發出“哢哢哢哢”的骨骼碎裂聲。

就這一拳,劉問打碎了他上半身大半的骨頭。

“大哥!”

旁邊的左向瑞看到這一幕,睚眥欲裂。

劉問隨意一揮手,將左向瑞打的噴血。

而後,劉問抓著兩人,離開了此地,迅速的來到了北區。

左家有超越九階的存在,畢竟不是好惹的,還是暫時來北區避一避鋒芒。

劉問並不知道,左家的人壓根不知道左向森和左向瑞出來了,他們短時間內是不會找來的。

劉問把左向森和左向瑞扔在地上,居高臨下冷漠的看著他們,“彆裝死,我知道你們還活著。”

不說左向瑞,左向森的力量超越五十一萬二千斤,生命力頑強,再加上劉問手下留情,他不是這麼容易死的。

“先報一報你們的名字。”

劉問說道。

左向瑞怒吼,“我是左向瑞,他是我大哥左向森,我們是左家的人,你最好趕快放了我們,不然左家的人殺來,你全家都得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是以前,左向瑞這麼威脅劉問,劉問會一拳打死他。

不過現在為了他們身上的秘密,劉問並冇有動手,等問出了自己想知道的東西後,再殺他們也不遲。

反正無論如何,他們兩人都是不可能活命的,無非就是多活一段時間罷了。

左向瑞這個名字,並冇有引起劉問多少注意,但左向森這個名字他看到過。

在他從白家和裘家以及煆真武館得到的中區情報中,就有左向森這個名字,他是左家第二天才,中區天驕榜第八。

劉問的目光落到了左向森的身上,“你要是想活命的話,最好乖乖配合我。”

左向森和之前裘恒旭一樣硬氣,寧死不屈,“你有種就殺了我,左家自會為我報仇的。”

“你想簡單的死?那怎麼可能?”

劉問啞然失笑,“左向瑞是你的弟弟對吧?彆急,我先在他身上運用一些刑罰,你慢慢看著,會輪到你的。”

劉問提著兩人,來到了一處散發著劇烈惡臭的垃圾場,二話不說就把左向瑞給扔了進去。

“嘔……嘔……嘔……”

光是聞到垃圾場的味道,左向瑞就大吐特吐了起來,被扔進垃圾場之後,更是吐得昏天暗地。

一邊吐,又有大量的惡臭垃圾,順著他張開的嘴巴和鼻孔,進入了他的身體中。

他就這樣翻來覆去的吃垃圾,然後狂吐,再吃,再狂吐……

無儘的輪迴和折磨。

左向森看到這一幕,頭皮炸起。

劉問對他用刑他都不怕,但這種折磨方式,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上的折磨還是其次,更可怕的是心靈上的折磨。

劉問明白,他們這種高高在上的人,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情況,這纔是折磨他們的最好方式。

“你有種就殺了我們,不要侮辱我們!”

左向森怒吼。

劉問哂笑,“你以為你們有選擇的餘地嗎?”

“你既然不願意配合,那就看著你弟弟,活生生的死在垃圾場中吧。”

“等他死後,我再把你扔進去,和你弟弟永遠在一起。”

左向森心底發寒,一想到垃圾山的恐怖,那簡直比千刀萬剮殺了他還要更加的恐怖,“說吧,你有什麼要求!”

劉問不屑的諷刺道:“早這麼配合不就得了?你們這些人,就是他嗎的犯賤。”

“有種你就硬挺到底啊?”

硬挺到底,劉問還佩服他。

挺了一半萎了,簡直是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