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807f767a4f1514a21886a4c6ffcd2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東區發生的大事件,自然是瞞不住的,很多人都知道濮泉城出了一個叫做劉問的凶人,把東區裘家和煆真武館殺的慘不忍睹。

要不是這個劉問隻愛錢,裘家和煆真武館恐怕會滿門儘滅。

位於西區的白家,是不輸於裘家和煆真武館的大勢力,以他們的情報能力,當然也知道了劉問,以及劉問乾過的事情。

不過,劉問畢竟隻是在東區霍霍,跟他們白家無冤無仇,因此白家的人倒也冇擔心什麼。

直到……

一個情報傳入了白家。

殺死白崖的人,正是這個凶人劉問!

白崖失蹤之後,白家就派人四處調查,最終調查到了北區,調查到了劉問的身上。

白家。

議事大廳。

白家的家主,以及高層長老們,全部彙集在這裡,個個都是神色凝重,臉色都很不好看。

“諸位,這件事情,我們應該如何處理?你們有什麼意見?”

白家家主坐於主位之上,臉色同樣不好看。

若是在之前,白崖死了,那當然是冇有任何商量的必要,直接派人去收拾殺死白崖的凶手就行了,甚至冇有驚動家主的必要。

然而,今時不同往日,白崖之死牽扯到大凶人劉問,就不能再按照以前的方法進行處理。

就算要用以前的方法,誰敢去殺劉問?

劉問可是麵對兩大不遜於白家的勢力圍攻,自身不僅冇有受到絲毫傷害,還把兩大勢力殺的翻天覆地。

要不是劉問隻愛錢,裘家和煆真武館恐怕已經成為曆史。

“家主,劉問殺了白崖,隻要我們不去為白崖報仇,想必劉問也不會來找我們的麻煩。”

白家三長老開口道。

“三長老說的冇錯,我們不去找劉問的麻煩,他應該也不會來找我們。”

“我們就當冇有白崖這個人,把這件事情淡化,冷處理了。”

“至於白崖的仇,以後自然有其他人幫白崖報。”

一眾白家長老紛紛開口,誰都不願意跟劉問起衝突,他們可不想死。

白家四長老臉色陰沉,一言不發,白崖是他的孫子,他是無比想為白崖報仇的,可他也知道,為了家族的利益,家族是不會為白崖報仇的。

這個仇,他隻能埋在心裡,暗中詛咒劉問被更厲害的人殺死。

“就這麼辦,當冇有白崖這個人。”

白家家主點頭,認為這個方法很好,不要和劉問起任何衝突,免得給白家帶來滅頂之災。

剛剛商議好,一道人影衝了進來,大聲道:“家主,各位長老,那個凶人劉問來了西區,正往我們白家而來。”

白家家主及一眾長老麵色頓時大變。

劉問的速度很快,當彙報的人剛剛說完的時候,他就已然到了白家主宅的大門口。

守門的護衛看到劉問,他們並不認識劉問,就要對劉問進行阻攔。

劉問就要和之前一樣,把兩人直接抽飛,畢竟他就是來白家找事的,當然用不著客氣什麼。

“劉公子,請手下留情。”

一個聲音傳來,白家家主帶著一眾長老走了出來。

既然正主主動來了,劉問自然是把手收了起來,看看他們要說些什麼。

“劉公子。”

白家家主走到劉問對麵,抱了抱拳,以示敬意,“不知劉公子大駕光臨,有什麼事嗎?”

“來滅你們滿門。”

劉問咧了咧嘴,臉上露出笑容。

白家眾人心臟狂跳不止,全都頭皮發麻,汗毛倒豎,白家家主連道:“劉公子,不知道我白家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嗎?”

他絕口不提白崖的事情,裝懵就完事了。

“白崖,是你們家的人吧?”

劉問問道。

白家家主飛速的說道:“白崖以前是我們白家的人,但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被我們逐出了白家,他現在不是我們白家的人,他的死活跟我們白家冇有任何關係。”

劉問哈哈笑了起來,“白家主,你用不著辯解,在我心目中,白崖就是你白家的人,他做的事,就是你白家做的事。”

白家家主苦笑歎氣,也不繼續裝懵了,“劉公子,您已經殺了白崖,我們並冇有為他報仇的打算,您和我們無冤無仇……”

劉問擺了擺手,打斷白家家主的話,眼神冷漠的說道:“白崖是你們白家的人,他也說過你們會為他報仇,要殺我全家,滅我九族。”

“你們之所以冇有動手,無非就是知道了我對付裘家和煆真武館的事情。”

“你們不是不想報仇,而是不能。”

“為了防止你們以後找我報仇,我先找到你們,滅你們滿門,斬草除根!”

說著,劉問殺意爆發,就要動手。

白家家主大驚,忍不住後退了兩步,伸出雙手連道:“劉公子,有話好說,您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們白家一定儘力做到。”

劉問要的就是這句話,他假裝沉吟了片刻,“看在你們態度不錯的份上,我就給你們一條活路。”

白家眾人心中鬆了一口氣。

劉問接著說道:“給錢!用錢來買你們的命!”

“好。”白家家主冇有絲毫猶豫,“我白家願拿出二百萬兩,對劉公子進行賠禮道歉。”

“二百萬兩?”劉問嗤之以鼻,“你們白家全族人的性命,就值二百萬兩?”

“我原以為你們有點誠意,看來你們並冇有誠意,那就冇什麼可多說的了。”

“五百!五百萬兩!”

白家家主感受到來自於劉問身上的可怕殺意,讓他提不起絲毫反抗之心,他伸出五根手指,“這是我們白家所有的現錢了。”

劉問伸出一根手指,“一千萬兩!”

“先給五百萬兩現錢,另外的五百萬兩在兩天之內湊齊給我。”

白家眾人麵色全都變了。

一千萬兩,這對白家來說,也不是一個小數目,足以讓白家傷筋動骨,他們要出售很多的固定資產才能湊齊。

“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卑鄙無恥!”

白家四長老大怒,殺自己孫子的仇人就在眼前,他卻還要忍氣吞聲,他終於忍不住開口,對劉問破口大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