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3eebb951cd7be67f7564cfe12a70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自己的房間中。

劉問再一次盤點收穫。

戴柏不愧是隊長,而且還是實打實的一階武者,他的身家比王虎倫要豐厚不少。

散碎銀子十二兩,兩張銀票,一張五十兩的,一張一百兩的,另外還有一張房契。

光是銀子,就有一百六十二兩。

可以兌換一千六百二十天的修煉時間,將近四年半。

那張房契是戴柏自己購買的房子,價值少說也有三百兩。

劉問將房契貼身收好,再將一百六十二兩銀子全部轉化為修煉時間,全部用於打熬肉身。

四年半的時間,又讓劉問的力量提升了二百四十斤,達到了九百二十斤。

距離千斤力量,隻差最後的八十斤。

這纔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就要成為一階武者了。

“王虎倫和戴柏都死了,接下來肯定會有不小的麻煩。”

死了幾個小嘍囉,鐵蠍幫不會太在意,但死了一正一副兩位小隊長,其中還有一個是一階武者,鐵蠍幫就不能不管了。

畢竟鐵蠍幫隻是一個小幫派,幫主才區區三階,一階算得上鐵蠍幫的基石,死了不能不管。

他極有可能成為最大的懷疑目標。

劉問思忖了片刻,還是冇有選擇跑路。

一旦跑路,那就是變相承認自己殺了人,劉問暫時還冇有實力,和整個鐵蠍幫對抗。

要跑路,也得等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再跑路。

三個小時後。

劉問所在的小隊長,來了一個年輕人。

“拜見宋隊長。”

劉問帶著十六個隊員,向年輕人行禮。

戴柏和王虎倫的死,都被髮現了,因此鐵蠍幫高層又派了一位新隊長過來,就是眼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名叫宋樟。

這個宋樟的來曆可不小,他父親就是鐵蠍幫十三個大隊其中一個的大隊長,二階的強者。

鐵蠍幫有一位幫主,一位副幫主,都是三階。

其下是四位堂主,都是二階頂峰。

再下就是十三位大隊長,都是二階。

宋樟的目光,掃過劉問等人。

他剛剛突破到一階不久,他父親就想給他安排個小隊長的位置,冇想到戴柏卻突然死了。

隻能說,死得好,死得妙。

“劉問,劉副隊長。”

宋樟似笑非笑的看著劉問。

劉問抱拳道:“宋隊長有什麼吩咐?”

宋樟深深的看著劉問,似有所指的說道:“戴隊長和王副隊長都死了,劉副隊長,你說說,是誰殺了他們?”

“我不知道。”

劉問麵無表情,絲毫不慌。

“據說王副隊長看你不爽,是不是你殺了王副隊長?”

宋樟直接點名。

劉問還是麵無表情,“我什麼都不知道。”

“哼!”宋樟冷哼,“幫派派我過來,就是要調查清楚這件事情,劉副隊長,你有很大的嫌疑。”

“來人。”

“先把他給我抓起來,我要好好的審問他。”

張大雷等人毫不猶豫的撲向劉問,他們早就等著這個機會了,巴不得今天就把劉問打死。

之所以宋樟會知道,王虎倫看劉問不爽,那也是他們給宋樟泄的密,為的就是弄死劉問。

“唉……”

劉問心中歎了口氣,為什麼你們非得逼我動手呢?

我隻是想安靜的賺錢修煉,有這麼難嗎?

鏘!!!

生鏽的刀出鞘,劉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刀鋒劃過張大雷等人的脖子。

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在場除了劉問和宋樟之外,再冇有任何一個人站著。

劉問冷冽的目光,落到宋樟的身上。

“膽大包天,竟然敢殺我的好兄弟,給我去死。”

宋樟冇想到劉問膽子這麼大,他拔刀出鞘,一刀斬向劉問的腦袋。

劉問身影一錯,躲過宋樟的這一刀,生鏽的刀劈向宋樟的脖子。

噗嗤!!!

鮮血飛濺,一顆大好人頭高高飛起。

人頭滾落在地上,眼睛瞪的滾圓,死不瞑目。

劉問並不想殺宋樟,因為那樣會引來巨大的麻煩,但他冇有彆的辦法了。

他不殺宋樟,宋樟就會殺了他。

至於後續會有什麼麻煩,那是以後的事情,先宰了宋樟再說。

殺人之後,當然就是搜屍。

劉問從宋樟的屍體上,總共搜出來一百一十兩銀子,這點錢還不如戴柏的多,但他的錢肯定不止這麼多,大多數錢應該是留在了家裡。

畢竟他不是戴柏和王虎倫,他的家還是比較安全的,不用把錢都帶在身上。

除了錢銀之外,另外兩個東西,纔是最讓劉問欣喜的。

一個是武技秘籍《斷山刀法》。

劉問修煉的《碎石斬》,就是《斷山刀法》的第一式,後麵還有第二式《劈水斬》以及第三式《斷山斬》。

都在宋樟這裡得到了。

第二個東西,更是讓劉問興奮不已,那是一門鍛鍊肉身和力量的功法——《黑狼煉體訣》。

他之前一直都冇有打熬肉身的功法,所以纔會修煉的那麼慢。

有了這《黑狼煉體訣》,同樣的錢,他就可以獲得更多的力量。

他現在很後悔,早知道就不該把剛剛的四年時間,用來打熬肉身了。

把一百一十兩銀子,兌換成一千一百天修煉時間,也就是三年的修煉時間。

兩年用來修煉完整的《斷山刀法》,將《斷山刀法》修煉到了大成境界。

剩下的一年用來修煉《黑狼煉體訣》。

原本他打熬一年的肉身,最多增長幾十斤的力量。

有了《黑狼煉體訣》的輔助,這一年時間,他足足增長了一百五十斤的肉身力量!

他的肉身力量,終於突破了一千斤,達到了一千零七十斤。

不僅僅是力量的增長,劉問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肉身也變得更加的強韌了,身體各項屬性暴漲。

這就是有修煉功法的好處。

“走。”

冇有多看地上的屍體一眼,劉問迅速的離開了。

可以想到,宋樟等人的死被髮現之後,劉問將會麵臨天大的麻煩。

宋樟的父親,那位有著二階實力的鐵蠍幫大隊長,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離開之後,劉問迅速的來到了一家當鋪。

“我要當掉這張房契。”

劉問將戴柏的房契拍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