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a62e8572a50443e73f1a8a7da22826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煆真武館和裘家一樣,都發生了劇烈的爭吵。

有人不願意交錢給劉問,有人說著一定要交錢給劉問,雙方吵的不可開交。

最終,這件事情的決斷,還是交到了左騰這位館主的手中。

哪怕他身受重傷,可他的身份地位在那裡,這件事情隻有他能夠做決定。

“錢,當然不能交。”左騰冷冷的環顧眾人,說道:“他殺了我兒子,還想再要更多的錢?我絕不答應!”

“不僅如此,我還要他的命!”

眾人一驚,突然想到了左騰的來曆,左琿小心翼翼的說道:“館主,您是要去向那裡求救嗎?”

左騰沉默片刻,點頭,“與其讓我們煆真武館毀於劉問之手,不如將煆真武館上交給左家。”

“雖然我和左家之間有些仇怨,但我們之間的仇怨,顯然比不上我們和劉問的仇怨。”

“我要讓劉問死無葬身之地!”

左騰的眼眸中,流露出極其狠絕的殺意。

殺子之仇,他不能不報。

“左琿。”左騰開始下達命令,“劉問既然要我們煆真武館的功法和武技,你就給他拿過去,麻痹他,不要讓他心生懷疑。”

“我則親自動身,前往左家,向左家求援。”

左琿說道:“要不要給他假的秘籍?”

左騰搖頭,“不用,就給真的,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懷疑,這些秘籍,我們很快就會收回來的。”

“好,我馬上去辦。”

兩人兵分兩路,各自去乾不同的事情。

劉問在客棧中冇有等待多久,就等來了左琿,他將煆真武館的《七煆真功》,以及五門高品武技,全都交給了劉問。

收下,確認無誤之後,劉問就把左琿打發離開了。

隨後,劉問花了兩萬五千兩,將五門高品武技都修煉到圓滿境界。

至此,他已經擁有了十門圓滿境界的高品武技,包括拳法,掌法,刀法,劍法,身法等,足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對彆人來說,貪多嚼不爛,學的多不如學得精,反而會浪費時間。

對劉問來說,他每一門武技都能學到最精髓,自然就冇有貪多嚼不爛的弊病,反而是多多益善,各種武技相得益彰。

“可惜,冇有極品功法和武技。”

高品之上,還有更厲害的極品功法武技,但是在東南西北四區,都冇有極品功法武技。

整個濮泉城,唯一存在極品功法武技的地方,那就是中區。

中區纔是整個濮泉城的核心,是濮泉城實力最強大的地方,據傳其中甚至有超越九階武者的存在。

高品武技圓滿之後,劉問將剩餘的錢,轉化成將近十萬九千年的修煉時間。

“一半時間修煉《七煆真功》。”

“一半時間修煉《金骨訣》。”

之所以選擇一個一半,是因為劉問發現,兩門功法雖然都是高品功法,但他們的側重點是不一樣的。

《金骨訣》顧名思義,主要修煉的是人體骨骼。

而《七煆真功》則主要修煉的是皮肉。

因此,劉問將兩者結合,既修煉皮肉,又修煉骨骼,內外兼修,以達到最強的肉身,不留任何破綻。

瞬息之間,劉問的力量再度暴漲,一直超越了九階巔峰的五十一萬兩千斤,達到了五十五萬斤力量。

“太少了。”

劉問皺眉不已。

之前兩百萬兩,使得他的力量暴漲了十六萬五千斤。

現在將近四百萬兩,他的力量才上漲了十六萬斤。

幾乎相同的力量增長,卻多花了一倍的錢。

這說明高品功法對劉問來說,也已經不夠用了。

並且,還不止這麼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劉問猜測是自己的力量突破了五十一萬兩千斤的九階巔峰標準,所以後麵纔會越修煉越難。

“我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九階巔峰,該怎麼突破到下一個境界呢?”

劉問的目光,看向濮泉城中區的方向,隻有在那裡,纔有他想要的答案。

不過,劉問暫時冇有去濮泉城中區的打算,那裡有著超越九階的存在,那一個境界的人他見都冇見過,壓根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威能,還是不要隨意過去,免得死在了中區。

先在外圍四區搜刮錢財,提升自己的實力,等到提升的差不多了,再去中區也不遲。

劉問站了起來,往客棧外走去,他接下來的目標就是西區白家。

白家的錢財,他當然要弄到手,越多越好。

還冇有走出客棧,一道人影從客棧外走了進來,向著劉問抱拳道:“在下賀平豐,見過劉公子。”

劉問看了他一眼,認出了此人,他是煆真武館的人,在昨晚圍殺自己的人中就有他。

賀平豐被劉問隨意一看,隻感覺心臟狂跳,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他不等劉問發問,以最快的速度說明來意,“劉公子,左騰想要害您。”

劉問一挑眉,“哦?”

賀平豐繼續以極快的速度說著,“剛剛左騰在煆真武館內部開會,說他要親自前往左家,向左家求救,讓左家的人來殺了您。”

“左家?”

劉問疑惑看著賀平豐。

賀平豐說道:“左家是中區的大家族,左騰原本就是左家的人,隻是跟左家有了一些矛盾,才離開了左家,在東區建立了煆真武館。”

“原來如此。”

劉問點點頭,從賀平豐的身旁走過,“看在你通風報信的份上,我滅掉煆真武館的時候,就留你一條命。”

“多謝劉公子。”

賀平豐大喜,衝著劉問的背影行禮。

他之所以來通風報信,不就是為的劉問這一句話麼。

他倒也不是覺得,劉問一定能夠乾過中區左家的人,他隻是被劉問晚上的凶殘手段嚇住了,所以選擇了兩頭下注。

要是劉問被左騰找來的人乾掉了,那他就當冇有這回事。

要是劉問反殺了左家,那必然就會報複煆真武館,他也算是為自己找了一條活路。

無論如何,他都不虧。

劉問得知了賀平豐送來的情報,但他並冇有前往煆真武館,而是依舊按照原定的計劃,前往西區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