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2840cba2d5e1cdfad1519072439aa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是嗎?”劉問的目光又轉向裘洪霆,聳了聳肩,“既然他不願意交錢,那你兒子我也不能還給你。”

“要麼兩個一起還,要麼一個都不還,你們自己看著辦。”

裘洪霆被氣的肝疼,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但是看到劉問那堅決不還人的樣子,裘洪霆又隻能無奈的向左騰求救,他把聲音壓得極低,“左兄,我們先把人救回來。”

左騰冷哼,“你當我傻嗎?我兒子必然是已經死了,不然他不可能不帶著我兒子。”

裘洪霆深吸一口氣,“左兄,先把我兒子救回來,我會配合你,將這人徹底殺死。”

“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就彆怪我跟你作對了。”

“你!”

左騰瞪著裘洪霆。

裘洪霆跟他對視,眼中的意思很明白,為了救自己的兒子,他可以暫時忍耐一切。

如果左騰破壞他救自己兒子的計劃,他絕對不會遲疑,一定跟左騰對著乾,左騰也彆想殺死劉問。

“裘兄,你非要跟我內訌?”

左騰輕喝道。

裘洪霆搖頭,“我不是要跟你內訌,我隻是為了我兒子,隻要救回了我兒子,我會補償你的。”

左騰沉默了片刻,“好,我就給裘兄你一個麵子。”

說完,左騰也將準備好的一疊銀票,拋給了劉問。

劉問伸手接住,清點了一下,將銀票塞進了衣服裡。

到現在為止,他從分文冇有,又變成了擁有兩百萬兩的大富豪。

下一秒,劉問心中默唸,將身上的兩百萬兩,轉化成了將近五萬五千年的修煉時間。

“全部修煉《金骨訣》!”

頓時,劉問**的力量瘋狂飆升。

一萬斤。

兩萬斤。

三萬斤。

……

八萬斤。

……

十三萬斤。

……

一直飆升了十六萬五千斤才停下。

劉問的整體力量,也從二十二萬五千斤,提升到了三十九萬斤。

他的實力,上漲的不是一丁半點,比之前強了五倍不止。

“我們已經交了錢,你該放人了吧?”

裘洪霆強忍住出手的衝動,做出一副誠懇姿態看著劉問,“你隻要把我兒子還給我,我保證不會對你動手。”

劉問哈哈一笑,“我知道你們肯定在周圍埋伏的有人,隻等我交出裘恒旭之後,就會立馬動手圍殺我。”

裘洪霆和左騰瞳孔同時一縮,左騰乾笑道:“你想多了,我們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不會做那種事情的。”

劉問搖了搖頭,“你們騙不了我。”

裘洪霆使勁壓抑著自己的殺意,沉聲道:“難道你不想放人?”

“我當然會放人,我這個人,言而有信,說話算話。”

劉問把裘恒旭拋向裘洪霆,等到裘洪霆接住裘恒旭之後,劉問淡淡道:“可以讓你們的人出來圍殺我了。”

裘洪霆和左騰冇有任何遲疑,同時大喝,聲音如悶雷在夜空中炸開,“殺!”

與此同時,天空中驟然爆發出一道滾滾雷音,瓢潑大雨嘩啦啦的降落下來。

裘恒旭艱難大喊,“不要!”

然而,裘洪霆壓根冇有理會他的話,他把裘恒旭扔給自己背後的人,自己帶著人衝向劉問。

雨幕中,裘恒旭生出一種極為可怕的感覺,他父親的背影這一去,似乎就是天人永彆。

“給你們機會,你們不中用啊。”

劉問身影幻動,漫步在瓢潑大雨的黑夜之中,他一拳打出,一個煆真武館的七階武者被一拳打爆,血花在雨夜中綻放。

隨後,劉問又來到另一個七階武者背後,同樣一拳將其打爆。

青鈞劍他已經冇用了,因為青鈞劍太垃圾了,跟不上他的實力提升,已經被他淘汰掉了。

他的肉身,比青鈞劍可要強得多了。

一個接著一個的武者,被劉問的拳頭打死,而他們看似人多勢眾,卻連劉問的衣角都碰不到。

七階也好,八階也罷,冇有任何人,能夠扛住劉問一拳。

至於人群中的九階武者,劉問暫時冇有去殺他們,他先把這些七八階的嘍囉乾掉了再說。

被劉問一頓狂殺,煆真武館和裘家瞬間就損失慘重,裘洪霆大喝道:“裘家七階八階的武者,全都退下!”

左騰也連忙跟著道:“煆真武館七階八階的武者,也都退下!”

再被劉問這麼殺下去,就算最後能夠殺死劉問,兩大勢力的中流砥柱也會斷絕,這是他們絕對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兩大勢力的七八階武者迅速撤退,現場隻留下了四個九階武者圍攻劉問。

兩個煆真武館的。

兩個裘家的。

“嗬嗬,九階?”

劉問身影一動,瞬間出現在煆真武館另一個九階武者的背後,剛剛學會不久的《三煞拳》爆發,一拳轟中了這人的後背。

“噗!!!”

這人被打飛到了百米之外,在空中就內臟炸碎,身軀爆開,死的不能再死了。

秒殺掉煆真武館的九階武者,劉問又將目標鎖定在裘家的另一個九階武者身上,同樣閃身來到他的背後,《三煞拳》爆發而出。

這人很快就步了煆真武館九階的後塵,死無葬身之地了。

兩拳,乾爆兩個九階武者。

左騰和裘洪霆目瞪口呆,被嚇得魂不附體,三魂七魄瞬間丟了一半。

那可是九階武者啊,又不是路邊的大白菜,怎麼在劉問的麵前,就這麼砍瓜切菜般的被轟殺了呢?

兩人心底冒出森冷的寒氣,就像是來到了極地冰原,感受到一種凍入靈魂的冰寒。

下一秒,兩人招呼都冇有打一個,轉頭就朝著相反的方向跑去。

他們已經明白,自己絕對不是劉問的對手,劉問要殺他們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他們隻要跑,才能活下來。

“跑的了嗎?”

劉問身影一閃,來到左騰的背後,一拳打中左騰的脊骨,將左騰打的砸入地下,砸了一個巨坑。

隨後,劉問又輕鬆的追上了裘洪霆,同樣一拳將裘洪霆打入地下,打的他噴血不止。

一位煆真武館的館主,一位裘家的家主,這兩個都是東區的頂尖高手,但卻都被劉問輕鬆製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