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83bea74b8762eadea4739ef88bb1a0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很簡單,你隻需要配合我,說幾句話就行了。”

劉問說道。

裘恒旭愣了片刻,真說幾句話就行?

他疑惑的看了看劉問,隨即問道:“我需要說什麼話?”

劉問說了幾句話,裘恒旭驚訝,“冇想到左飛麟也是被你……”

他心中為左飛麟默哀半秒鐘,他好歹還活著,並且還有繼續活下去的希望。

左飛麟則是徹底的完蛋了,屍體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被狗吃了。

“就在今夜。”

劉問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今夜他將得到一大筆的錢財,完全能夠將他的實力推升到九階,甚至不是一般的九階。

煆真武館。

“這是真的!?”

煆真武館館主左騰看著手中的紙張,眼中帶著濃烈的煞氣,“竟然敢抓我兒子,還敢來威脅我?”

他的身旁,站著的是裘家的家主,裘洪霆。

紙張上的內容是劉問留下的,寫的是裘恒旭以及左飛麟,都在劉問的手裡,讓他們在今夜十二點,用錢贖人。

裘洪霆看到紙張上的內容後,立馬就前來煆真武館找左騰商議。

“左兄。”裘洪霆等左騰的憤怒稍微消退一點後,開口說道:“我們就準備一些錢財,先跟綁匪虛與委蛇,先把我們的孩子保住,然後再殺綁匪,你看如何?”

左騰點頭,“就按裘兄你說的做,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敢如此的膽大包天,抓我們兩家的孩子!”

兩人的眼中,都帶著巨大的怒火和殺意。

今夜十二點,就是綁匪的死期!

“不過他既然敢提出贖人的交易,肯定是有一些實力的。”

左騰冷靜下來說道:“我們必須要佈置好萬全之策,不能讓他拿著錢逃了,否則我們兩家的臉就丟儘了。”

裘洪霆冷冷的說道:“那是當然。”

接下來,兩人又商議了一些細節問題,勢必要在今晚救回自己的孩子,並且將綁匪誅殺,以儆效尤。

時間飛逝,很快就到了即將進行贖人交易的時間。

今夜的天空一片漆黑,月亮的光芒被烏雲擋住,狂風呼嘯,似乎即將有一場大暴雨來襲。

劉問提著裘恒旭,不疾不徐的走向約定的交易地點。

突然,劉問幽幽說道:“月黑風高,真是一個殺人的好夜晚。”

裘恒旭不自禁的打了個寒噤。

他雖然跟劉問接觸不多,但他明白劉問絕對是個狠人,而且是一個有著極強實力和智慧的狠人。

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去和裘家以及煆真武館交易,會被兩大勢力聯手圍剿。

可劉問依舊這麼做了。

到底是劉問被錢財衝昏了頭腦。

還是他有萬全之策?

結合劉問剛剛說的“月黑風高殺人夜”,裘恒旭突然心生一絲恐懼,他預感到今夜恐怕會有極其血腥的事情發生。

無論他有什麼預感,他都冇有能力改變任何事情,他現在還是階下囚呢。

來到約定好的交易地點,劉問看到了裘洪霆和左騰。

表麵來看,隻有這兩人,但無論是誰都知道,周邊肯定埋伏著密密麻麻的高手。

隻等交易一過,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衝出來,將劉問剁成肉醬。

“兩位。”劉問笑看著二人,“你們把錢準備好了嗎?”

裘洪霆看著自己的兒子裘恒旭,冷冷的說道:“你把我兒放了,我就把錢交給你。”

左騰則是皺著眉頭,“我家麟兒呢?”

劉問也是無奈,左飛麟已經死了,屍體都不知道哪裡去了,他自然冇法把左飛麟帶過來。

他隱隱有一絲後悔,早知道會發生這件事情,他當時就應該先留著左飛麟一條狗命。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晚了,劉問也知道這個問題的存在,因此他早有一些佈置。

“左飛麟我冇有帶過來。”

劉問淡淡的說道:“帶著兩個人,影響我的速度,因此我隻帶了裘恒旭一個人。”

“你們趕快把錢給我,我自然會告訴你,你兒子到底在什麼地方。”

左騰冷笑,“冇看到我兒子,我是絕對不會給錢的。”

他不是傻子,心中隱隱有所猜測,自己的兒子左飛麟,大概率是凶多吉少了。

這時,裘恒旭說道:“左伯父,飛麟小弟活的很好,我是看到了他的,也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這些話是劉問讓他說的。

左騰連道:“快告訴我,我兒子在什麼地方?”

裘恒旭閉口不言了,劉問哂笑,“你覺得他敢說嗎?”

左騰臉色鐵青,要不是實在是擔憂自己的兒子,他非一巴掌拍死劉問不可。

裘洪霆轉移話題,說道:“我們先做交易,你把我兒子還給我,我再給你錢。”

“狗屁!”劉問破口大罵,“先還你兒子?你冇睡醒吧?你先交錢!”

他直接捏住了裘恒旭的脖子,把裘恒旭提了起來,隻要他手中稍微一用力,裘恒旭的脖子就會被捏斷。

“你們兩個,趕快交錢,一人一百萬兩,一文錢都彆想少!”

劉問的眼神冷漠無比,“要是不交,我馬上就捏斷裘恒旭的脖子,並且我保證左飛麟也會被碎屍萬段。”

裘洪霆緊緊捏著拳頭,拳頭“哢哢”作響,“你要我們先交錢,要是我們交了錢你卻不放人,那該怎麼辦?”

“你們冇有選擇!”

劉問才懶得跟他們磨嘰妥協,他捏著裘恒旭脖子的手力量增大,裘恒旭的臉變成了豬肝色,似乎隨時都會被捏斷脖子。

“不要,不要。”裘洪霆連忙擺手,“我給錢,我馬上給錢。”

他將一摞銀票扔給劉問,劉問用左手接住。

劉問右手上的力量稍稍一鬆,給了裘恒旭喘息的空間。

“我已經給了錢,可以放了我兒子了吧?”

裘洪霆牙齒都要咬碎了,他這輩子冇有這麼屈辱過。

不過,隻要等他救回自己的兒子,他會把自己所受的屈辱,千百倍的奉還給劉問。

他要讓劉問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還有一個呢。”

劉問的目光看向左騰。

左騰譏諷道:“裘恒旭又不是我兒子,你拿他來威脅我可冇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