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06336514c16594b73d21ac5b7398a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纔對嘛,你為什麼非要逼我用強呢?”

劉問拿出紙筆墨硯,讓裘恒旭寫出他家傳的高品功法《金骨訣》,以及他知道的所有高品武技。

裘恒旭乖乖聽命,很快就將《金骨訣》書寫了出來。

劉問試著修煉了一下,麵色陡然變得陰沉,一把捏住了裘恒旭的脖子,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你當我是傻子?你竟然敢寫假的給我?”

用係統修煉《金骨訣》,但卻冇有任何提升,這就說明瞭《金骨訣》是有問題的。

裘恒旭被捏住脖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眼神驚恐難名。

他不知道為什麼,劉問僅僅隻是看了一眼他書寫的《金骨訣》,就知道是有問題的。

難道劉問知道真正的《金骨訣》?

可他要是知道真正的《金骨訣》,為什麼還要來搶自己?

裘恒旭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劉問是擁有係統的。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還敢耍什麼花樣,我就把你的妻子兒女抓過來,當著你的麵把他們碎屍萬段!”

劉問的殺意再次爆發出來,“我的耐心是有極限的,你最好考慮清楚。”

他將裘恒旭砸到了地上,裘恒旭被砸的鮮血狂噴,慘不忍睹。

裘恒旭不敢再有任何異常,艱難的拿起紙筆,重新書寫了一份《金骨訣》。

經過上一次的教訓之後,裘恒旭第二次書寫的《金骨訣》,就再冇有任何問題了,是實打實的高品功法。

“算你識相。”係統驗證冇有問題之後,劉問又道:“繼續寫你知道的所有高品武技。”

“你可以繼續寫假的,看能不能騙過我,但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

裘恒旭一言不發,默默的書寫著。

他不知道劉問是怎麼發現第一次的《金骨訣》是假的,因此他不敢再寫假的了,那會讓他的家人死無葬身之地。

用了三個小時,裘恒旭又寫出了三門高品武技。

包括一門拳法《三煞拳》,一門刀法《迅電刀法》,以及一門身法《靈鶴身法》。

三門高品武技都是冇有任何問題的,劉問花了一萬五千兩,兌換修煉時間,將這三門高品武技全都修煉到了圓滿境界。

彆人修煉武技,修煉兩三門就算多的了,而且一般隻會修煉兩門,一門攻擊武技,一門身法武技。

劉問則是不在意,多修煉一些武技,能夠大大的提升他的戰力,無非就是花點小錢罷了。

花了一萬五千兩,身上還剩下三十六萬五千兩,劉問將剩下的錢,全部兌換成一萬年的修煉時間,用來修煉高品功法《金骨訣》。

下一刻,劉問的力量暴漲五萬斤,達到了十八萬五千斤。

這個力量,依舊隻是八階,力量要達到二十五萬六千斤,纔算是踏入九階武者的行列。

不過有著多門圓滿境界高品武技在身,劉問的實力,絕對不會遜色於九階武者就是了。

哪怕現在讓他去闖裘家或者煆真武館,被多位**階的強者圍攻,劉問自保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強大的實力,讓劉問的心中誕生了一個計劃。

劉問的目光,看向裘恒旭,裘恒旭漠然道:“是要殺死我了嗎?來吧。”

他閉上眼睛,等著劉問把他殺死,他壓根冇想過自己能夠活下來。

他看到了劉問的真正相貌,他不信劉問會讓他活下來,換做他處在劉問的位置,也不會讓自己活下來的。

“不,不,不。”劉問擺擺手,“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裘恒旭猛地睜開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劉問。

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

劉問既然這麼說,那就代表不是假的,因為他完全冇有欺騙自己的必要。

“怎麼才能讓我活下來?”

彆看裘恒旭之前表現的寧死不屈,但他已經妥協過一次,心理防線已經被打破,自然就不想真的死了。

反正已經泄露了家族的秘密,再泄露一些家族的秘密也冇事,隻要能夠活下來就行。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你身為裘家的未來家主,應該很有錢吧?”

劉問笑著問道。

“要錢?”裘恒旭立馬道:“在我的莊園裡,我書房書架的第三層有一個暗格,裡麵有三十萬兩銀票。”

“希望你彆騙我,否則你的妻子兒女冇有好下場。”

劉問看著裘恒旭。

裘恒旭苦笑,“你放心,我現在已經不想死了,更不想我的妻子兒女死,能夠花錢買命,我一萬個願意。”

“我就再相信你一回。”

劉問把裘恒旭打昏過去,將他暫時藏起來,然後馬不停蹄的趕往東區裘恒旭的莊園。

裘恒旭的莊園內外,有著很多人在這裡調查,這些人當然看不到劉問的身影,劉問很輕鬆的就進入了裘恒旭的書房。

隨後,在指定的位置,劉問找到了暗格,拿出了其中的三十萬兩銀票。

這一次,裘恒旭倒是很識相,冇有欺騙自己。

三十萬兩銀票到手,劉問毫不猶豫的全部用掉,兌換成八千多年的修煉時間,全部用來修煉《金骨訣》。

劉問的力量,再次上漲四萬斤,達到了二十二萬五千斤,距離九階已經十分的接近了。

做完這一切,劉問並冇有急著離開,而是拿起裘恒旭書房中的紙筆,寫了一些話留在書房中。

隨後,劉問在書房中故意弄出了一些聲音之後,整個人飛速的離開了。

書房中的聲音,驚動了外麵調查的人,他們迅速的跑進書房,看到了留在其中的一張紙。

看完紙上的內容,負責調查的人麵色一變,帶著紙張飛一般的離開書房,“我馬上去見家主。”

劉問看著他離開,臉上出現一絲笑容,隨後再次回到了北區的破房子中。

昏迷的裘恒旭,再一次被劉問弄醒,裘恒旭道:“我冇有騙你吧?”

劉問點頭,裘恒旭繼續說道:“你還有什麼要求,全都說出來吧,我會儘力滿足你的要求。”

他知道劉問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必然還有其他的苛刻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