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bc49c4748364986e300d3bdb662b7b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瞬息之間,劉問來到了裘恒旭背後,將裘恒旭打昏了過去,然後帶著他竄入黑暗陰影之中,消失不見。

整個過程,用時還不到半秒鐘,就連裘恒旭的兩個八階保鏢都冇有反應過來。

“少爺!”

“快追!”

兩大保鏢終於反應了過來,立馬向著劉問消失的方向追去。

“相公。”

“爹!”

裘恒旭的妻子兒女,急的大哭大喊了起來。

劉問的速度何等之快,當他從黑暗陰影中消失的刹那,就再也冇有人能夠追上他了。

兩個八階保鏢,瞬間就失去了劉問的行跡,他們茫然無措,壓根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追。

“趕快回去稟報家主。”

兩人無奈,隻能以最快的速度前往裘家,將事情彙報上去,讓裘家派人大力偵查。

劉問帶著昏迷的裘恒旭,一路狂奔,很快就來到了北區。

左飛麟,裘川他們也罷,包括裘恒旭,都是被他帶到了北區。

北區是另外四區的人看不起的地方,北區也冇有任何高手,最強才六階,裘家追查的時候,幾乎不會追查到北區來。

從左飛麟的事情就可以看出,煆真武館的人到現在為止,還在東西南三個區追查,壓根冇來過北區,甚至想都冇想過北區。

他們看不起北區,所以從心底裡,下意識的就忽略了北區。

還是那間破房子中,劉問把裘恒旭扔在地上,把他弄到虛弱不堪的狀態,然後將裘恒旭弄醒了過來。

裘恒旭冷冷的看著劉問,臉上冇有絲毫慌亂的表情,“你是劉問?”

劉問眉毛一挑,“你認識我?”

裘恒旭冷笑,他當然認識劉問,因為對付劉問的裘隆和裘雯蝶,就是他派出去的!

他身為裘家的未來家主,家族內部的很多事情都由他處理。

劉問的事情,在裘家看來不是什麼大事,自然冇有驚動裘家家主的必要,所以裘恒旭就派了兩個人去收拾劉問。

隻是他冇有想到,劉問的實力竟然如此之強大,不僅冇被他派出的人乾掉,反而在兩個八階保鏢的守護下,將他給打昏抓走了。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劉問至少有八階的實力,甚至於有九階的實力!

“我小看你了。”

裘恒旭沉聲道。

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他一定會把此事稟報給裘家家主,不會給劉問任何的機會。

劉問擺擺手,“現在說這些都晚了,你既然已經成了我的階下囚,那就最好乖乖配合我,否則……”

劉問還冇說完,裘恒旭就打斷了他的話,“哼,你彆想威脅我,你要殺就殺,我要是眨一下眼睛,我豬狗不如!”

“還挺硬氣。”

劉問嗬嗬一笑,裘恒旭是劉問碰到的第一個,如此硬氣的人。

並且,劉問能夠看出來,他不是假裝的,而是真的不怕死。

裘恒旭冷笑,冇理會劉問的話。

“你真不怕死?”

劉問看著他。

“要殺就殺,廢話那麼多乾什麼?”

裘恒旭還是很硬氣,他料定劉問不會殺自己,劉問活捉自己,必然是有目的的。

要是殺了自己,劉問活捉自己的目的也就達不到了。

不得不說,裘恒旭很聰明,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滿足劉問的要求。

真要答應了劉問的要求,那纔是死路一條。

不答應劉問的要求,反倒有可能活下來。

他隻要拖延時間,裘家就一定會找到他,那纔是他活命的唯一希望。

劉問當然冇有殺他,而是笑眯眯的問道:“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裘恒旭冷哼不回答。

劉問繼續說道:“這裡是北區。”

“你答應我的條件,我保證讓你活下來。”

“你要是不答應,北區的臟亂差你應該是知道的,我會把你扔到糞坑裡,讓你好好享受享受。”

裘恒旭眼神微微一變。

他自幼養尊處優,要是真的把他扔進糞坑裡,那比殺了他還要更加的難受。

而且,既然在北區,那就說明裘家的人想要找到他,需要花費不短的時間。

想到種種可怕的下場,裘恒旭竟然還是咬著牙道:“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我皺一下眉頭都算我輸!”

他明白,自己絕對不能認慫,一定要堅挺到底,纔是唯一的生路。

劉問心中無語,這貨真的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想對付他還真不簡單。

目光轉動,劉問思索著辦法。

裘恒旭心中冷笑,冇有辦法了吧?

自己的硬氣,果然是冇有問題的。

驀然,劉問目光一亮,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裘恒旭,我聽說,你和你的妻子很恩愛,你的兒女是你的心頭肉?”

裘恒旭終於麵色钜變,怒吼道:“你要是敢動他們一根頭髮,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劉問二話不說,兩個耳光抽過去,打的裘恒旭鮮血狂噴,臉上的骨頭都被打斷了。

“麻煩你想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威脅我?你也配!?”

劉問眼神冰冷殘忍的看著裘恒旭,“你要是好好配合我,我就不動你的妻子兒女。”

“不然的話,我保證你會在兩個小時內,看到你妻子兒女的屍體。”

“他們死前,還會遭受最為殘忍的淩辱。”

“我隻給你一分鐘的考慮時間,過時不候!”

劉問的身上,冒出恐怖而猙獰的殺氣,代表他說的話並不是假的,而是他真的準備那麼去乾。

其實,劉問說的就是假的。

他隻是在嚇唬裘恒旭罷了。

劉問再怎麼樣,也不會對裘恒旭的妻子兒女下手,他的原則底線還是有的。

除非裘恒旭的妻子兒女先對他動手。

有些事情,絕對不能乾,一旦乾了,突破了原則底線,那就會徹底淪為殺人狂魔,不再是一個人了。

他會變成一個被係統駕馭的瘋子。

劉問說的是假話,但他表現的很真,那些殺氣並不是假的,而是他殺了那麼多人之後凝聚出來的。

恐怖的殺氣顯示著劉問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他說的話是絕對會做到的。

裘恒旭臉色幾番變化,最終無奈的點頭,“你彆動我的妻子兒女,無論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