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7c4d6eb712923bbfe6e59e1ce9a9b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問跟著裘家這五個少爺小姐,等著幾人穿過一個無人的角落,劉問便毫不猶豫的動手了。

他身影極快,如鬼魅一般,在五人的後脖頸處輕輕敲了一下,五人幾乎同時向地上倒去。

劉問隨手一抄,將五人提起來,迅速的離開。

一個破爛房屋中。

劉問將被打昏的裘家五人扔到地上,再各自一桶水潑上去,把他們激醒過來。

看到自己被抓了,五人中除了左邊第二個人之外,其餘人全都對著劉問破口大罵起來。

他們瘋狂展示自己的身份,唾罵劉問,甚至還揚言要把劉問和他家人朋友都殺光,一個不留。

“都是一群犯賤的玩意,不打不識相。”

劉問搖了搖頭,除了那個冇有叫喊的人之外,其餘四人都各捱了兩個大嘴巴子。

劉問下手不算輕,把他們牙齒都打飛了,他們瞬間就跟之前的左飛麟一樣,變得老老實實的。

這群傢夥也不好好想想,劉問既然敢大白天的抓他們,甚至敢以真麵目出現在他們麵前,還怕他們的威脅嗎?

隻能說,他們紈絝高傲慣了,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還不太熟悉應對流程。

熟悉了之後,他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劉問這是在幫他們積累人生經驗,也算是功德一件。

他們要是聰明一些,那就不僅不會怨恨劉問,反而應該感激劉問纔對。

五人中唯一冇有唾罵劉問的裘川看著劉問,平靜的說道:“你抓了我們,究竟想要什麼?”

裘川還算聰明,一眼就看出來,劉問既然冇殺他們,自然是想從他們的身上,得到某些東西。

隻要他們好好配合,說不定能有一線活命的機會。

劉問笑著道:“很簡單,我就是想問你們一些,關於你們裘家的情報罷了。”

“你問。”

裘川沉聲道:“我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劉問很滿意裘川的配合態度,“你是個聰明人,我會把你們五人分開,一個個的詢問情報。”

“要是你們說的有不一樣的地方……”

劉問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那你們會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裘川一直冷靜的眼神終於變了變,他本想五人在一起,他一個人回答劉問的問題,就可以在劉問的詢問中,給劉問佈局,坑一把劉問。

然而,五人分開,他們事先又冇有商量,他要是不老老實實的回答劉問的問題,他相信劉問不會心慈手軟。

這人敢在大白天的抓他們,必然不是一般人,不僅實力強大,而且一定無比的心狠手辣。

“你最聰明冷靜,那就你先來。”

劉問提著裘川,離開了這個地方。

他也不怕另外四人跑了,他們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氣都冇有,更彆說逃跑。

詢問了裘川半個多小時,劉問又把他帶了回來。

隨後,劉問又帶了第二個人出去,又是一番詢問。

接著,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因為捱過揍,再加上劉問分散詢問的方法,他們說的資訊都是一致的,劉問為此放心不少。

“我們已經做到了你的要求,你能放了我們嗎?”

裘川盯著劉問。

劉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你覺得可能嗎?”

“放了你們,讓你們回去告發我,找人來殺我?”

五人臉色同時大變,既然劉問不放了他們,那就說明劉問要殺了他們。

“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嗚嗚嗚……”

一個女人哭了起來,眼淚鼻涕流的到處都是。

不知道她的舔狗們,要是看到自己的女神這幅樣子,會是個什麼心情。

劉問懶得跟他們廢話,把他們五人全部打暈了過去。

劉問並冇有放他們的打算,但也冇有殺他們的想法,所以直接把他們打暈,他們要沉睡至少三天才能醒來。

三天後,該做的事情,劉問早就做完了,也就不怕他們告密了。

一處幽靜的莊園外,劉問的身影出現在一棵大樹下,看著莊園。

這個莊園的主人,就是裘家未來的家主,當代裘家家主的三兒子,號稱裘家第一天才的裘恒旭。

裘恒旭,年僅三十歲,實力已然達到了七階,修煉裘家家傳的高品功法《金骨訣》。

不同於左飛麟,裘恒旭一心武道,隻有一個妻子和一雙兒女,家庭和諧恩愛。

隻因為住在裘家太吵,所以裘恒旭搬離了裘家,來到了這一處幽靜的莊園中居住修煉。

所有的裘家人,都把裘恒旭當成家族的未來,裘家家主對他也是傾力培養,都期盼著他能帶領裘家更上一層樓。

因此,即便裘恒旭離開了裘家,裘家家主還是給他安排了兩個八階的保鏢,就居住在這處莊園之中,時刻保護著裘恒旭,免得裘恒旭被敵對勢力暗害。

劉問來找他,毫無疑問,為的就是他擁有的高品功法《金骨訣》。

劉問並冇有立馬動手,而是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黑夜的來臨。

時間流逝,黑夜降臨,整個天地陷入一片黑暗。

劉問的身影,悄無聲息的進入了莊園。

《飄影步》這門高品武技,被他修煉到圓滿之後,劉問的身法更是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

他可以自信地說,大多數的九階武者,在身法速度方麵,都是不如自己的。

恐怕隻有一些極其厲害的九階武者,才能跟他相提並論。

至於能夠超過他的,那更是極少極少,整個濮泉城所有區加起來,恐怕都冇有兩個。

進入莊園之中,劉問稍微找了一下,就看到一處光明彙聚的地方。

在這裡,劉問看到裘恒旭正在修煉一門高品拳法,附近還有他的兩個八階保鏢隱藏在黑暗之中。

除此之外,就是裘恒旭的妻子,以及他的那一對兒女。

劉問看著,思忖了片刻,身形在黑暗之中如陰影般移動。

來到距離裘恒旭最近的黑暗,裘恒旭以及他的兩個保鏢,誰都冇有發現劉問的存在。

就在這時,劉問趁著裘恒旭聚精會神的修煉,他猛地如鷹隼一般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