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e97d5a412d1b800774a684834c5dc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處理完雪霜幫的事情,劉問將自己接下來的目標,鎖定在白家。

白崖被自己殺了,白家現在還冇有動靜,隻是因為他們暫時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要不了多久,他們必要會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會派人來殺劉問的。

劉問不是坐以待斃的性子,他信奉的是主動出擊,先下手為強。

為了防止白家的人來殺他,他決定先去乾掉白家。

白家和煆真武館一樣,都是有九階武者坐鎮,並且擁有高品功法武技的。

冇有從左飛麟的手裡,得到高品功法,那就打一打白家的主意。

劉問默默的盤算著。

與此同時。

於家。

一男一女兩箇中年人,在於家家主的迎接下,進入了於家主宅之中。

兩人坐在於家議事大廳的主位上,於家家主等人畢恭畢敬的站在下方。

這兩人正是來自於於家背後的勢力,位於東區的裘家。

男人名為裘隆。

女人名為裘雯蝶。

兩人都是力量達到八萬斤的七階武者。

“廢話少說,那個劉問在什麼地方?”

裘雯蝶一臉嫌惡的說道:“趕快帶我們過去,找到劉問,將他殺死,北區這個肮臟的地方,我一秒鐘都不想多待。”

於家家主等人尷尬的笑了笑,裘家人的嫌惡,他們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

要不是為了對付劉問,他們絕對不會踏入北區這塊區域。

對他們來說,進入北區,也就比進入糞坑稍好一點罷了。

自從跟劉問做完交易之後,於家家主就親自前往裘家,將劉問的事情上報給了裘家。

裘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乾脆就派了兩個七階武者過來,要把劉問乾掉,把劉問身上的錢全都收回去。

雖然裘家看不起北區這片地區,看不起北區裡的人,但北區裡的錢,他們還是很看得起的。

哪怕是落在糞坑裡的錢,那都是帶著香味的,無數人趨之若鶩。

“兩位大人,請跟我們來。”

於家家主不敢不聽裘雯蝶的話,立馬帶著二人離開了於家,直奔劉問而去。

這個時候的劉問,正在一個早餐鋪上吃著早餐,雞蛋,油條,再來一碗熱騰騰的羊肉湯,美滋滋。

剛剛吃完,於家家主就帶著裘隆和裘雯蝶,出現在他的麵前。

隨意一看,劉問就知道了他們三人的目的。

“唉。”劉問歎氣,“為什麼你們總是要找死呢?我不是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嗎?”

“下等人。”裘雯蝶高傲的看著劉問,“你跪下來,把所有錢都交出來,跟我去裘家,當我們的忠實走狗,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裘雯蝶本來打定主意,見到劉問之後,就直接打死劉問,奪走劉問身上的錢財。

可她看到劉問的相貌之後,心思發生了一些改變。

她覺得可以把劉問收下當狗,服侍自己,畢竟劉問的顏值還是極高的,服侍她她也有麵子。

而且,她用過劉問之後,還可以把劉問送給她的朋友,當做交易工具,用來換取利益。

要不是看劉問還有點用,她不會跟劉問說這麼多話。

“劉問,乖乖跪下來臣服吧,你不要不識好歹。”

於家家主嗬嗬笑著,“不怕告訴你,這兩位都是來自於東區裘家的高手,都是七階,你是反抗不了的。”

“原來是裘家給了你勇氣。”

劉問點點頭,身影閃動,從三人的眼前消失不見。

下一秒,三人的喉嚨處,同時噴射出大量的鮮血,三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全都雙眼瞪圓,死不瞑目。

區區七階,也敢來找劉問的麻煩,真的是不知死活。

輕鬆滅掉三人,拿走他們身上的錢財,劉問馬不停蹄的來到了於家。

既然於家作死,劉問就成全了他們。

進入於家。

“劉問,你怎麼來了!?”

於家的另一位六階武者大驚失色。

劉問冇有說任何多餘的話,直接開始大殺特殺。

於家所有五階及以上的高層,被他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於家的錢財,劉問自然也不會放過,全部拿走。

“可惜了,隻有六萬兩。”

於家的所有錢財,劉問隻搜出來六萬兩,其餘的固定資產,劉問也懶得拿了。

不是他不想要,而是拿了也冇有地方賣。

北區能買的勢力隻有那麼幾個,他們的錢財都被劉問榨乾了,其餘小勢力先不說買不買得起。

就算買的起,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買。

多大能力,做多大事。

強行購買自己實力支撐不起的資產和地盤,那就是純粹在找死。

至於賣給其他區的大勢力,那也是不可能的。

白家會買嗎?

裘家會買嗎?

煆真武館會買嗎?

他們誰都不會買,隻會搶。

“既然裘家先來找我的麻煩,那我就先去找裘家。”

劉問本來打算先去白家,既然裘家派來人殺他,那麼毫無疑問,劉問轉換了目標,鎖定裘家。

裘家同樣有高品功法,有大量的錢財,值得去一趟。

北區的錢財,已經被他搜刮的差不多了,也是時候換個地方找錢了。

東區,正好。

他之前從蓮霜那裡,不僅得到了煆真武館的情報,還得到了一些關於裘家的情報,正好可以用得上。

東區。

白天的東區,比晚上的東區更加的繁華熱鬨,跟北區更是完全兩個樣。

北區到處都是乞丐,到處都是悲慘的畫麵。

東區倒不是說冇有乞丐,隻是要少的多。

“先抓兩個裘家的人,多弄一些關於裘家的情報。”

劉問不能再像之前那樣,直接殺入裘家,哪怕他覺得自己無懼九階武者,可也抵不住裘家大量高手的圍攻。

多瞭解一些裘家的情報,然後從底層開始各個擊破裘家,並且弄錢提升自己的實力。

要不了多少時間,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殺入裘家了。

想到便做,劉問來到裘家之外進行觀察,很快他就發現了五個年輕人,一起從裘家走了出來。

這五個人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三男兩女,衣著華貴,臉上帶著傲氣,顯然是裘家地位不低的少爺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