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938834b67a07bbb9778a5a04bb175b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雪霜幫內。

劉問檢視著所有有關煆真武館的情報。

看完煆真武館的情報之後,劉問又找蓮霜要來了除北區外其他各區各勢力的情報。

要不了多久,他就會走出北區,多瞭解一些總是有好處的。

看完之後,劉問就明白了,為什麼蓮霜會那麼害怕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

蓮霜害怕的人名叫左飛麟,其人武道天賦絕佳,年齡比劉問還小一歲,卻已經達到了四階。

要不是劉問有係統,修煉一輩子也趕不上左飛麟修煉一年的進度。

天賦高,地位高,正常來說,蓮霜是不會拒絕這樣的人的,能抱上這樣的大腿她反而會很開心。

可壞就壞在左飛麟這人極度變態,他比殺死自己妻兒,當街強暴女人的霍遲嚴還要更變態一些。

被他玩弄致死的女人,少說也有上百個,而且都是以極其淒慘的模樣死去的。

蓮霜要是答應當左飛麟的情人,她也活不了多久。

左飛麟之所以暫時冇有強迫蓮霜,而是給她一定考慮的時間,無非就是他的玩耍遊戲罷了。

等到什麼時候他不耐煩了,蓮霜是絕對不可能反抗的。

甚至以自殺反抗都做不到。

“這個左飛麟的身上,必然有高品功法武技。”

劉問和蓮霜說了一聲,隨後就離開了雪霜幫,此時外麵的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去,時間來到了淩晨一點。

劉問速度很快,冇有花費多少時間,就來到一條有十多米寬的河流前。

這條河流,就是東區和北區的分界線。

在濮泉城,有五個區,東南西北中。

各區之間,都是以十多米寬的河流分割,這條河流也被叫做“分界河”。

身影一動,劉問輕輕一躍,跨過了十多米長的河流,第一次踏足濮泉城東區。

剛一踏足東區,劉問就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東區比北區好得多。

彆的不說,就連東區的空氣,都要比北區更加清新一些。

這倒不是劉問吹捧東區,而是事實。

北區垃圾成山,時常散發著劇烈惡臭,隨便大小便的人也多不勝數,空氣質量能好纔有鬼了。

就像前世的某個“大國”。

進入東區,劉問直奔左飛麟的府邸而去。

左飛麟並冇有居住在煆真武館中,實在是因為他玩的太變態,連他爹煆真武館的館主都接受不了,乾脆就讓他離開煆真武館,自己在外麵去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眼不見為淨。

左飛麟也樂得如此,就買了個巨大的府邸,在他的府邸中隻有他一個男人,女人們全都不準穿衣服,隨時隨地供他玩樂。

雖然把左飛麟趕出了煆真武館,但他爹對他還是很好的,給他安排了兩個七階的保鏢,保證他的安全。

來到左飛麟的府邸外,劉問一眼就看到了兩個高大的塔樓,這兩個塔樓中就住著左飛麟的兩個七階保鏢,他們隨時觀察黑暗中的情報,保護左飛麟。

一般的人,哪怕是在黑暗中,也難逃他們的眼睛。

劉問思忖了一下,花了四十萬兩,兌換了將近一萬一千年的修煉時間,將自己的力量提升了三萬斤,達到了十三萬五千斤。

這個力量,已然踏入了八階武者的標準。

十二萬八千斤,到二十五萬六千斤,是為八階。

他身上的錢,還剩下十八萬兩。

雖說消耗了四十萬兩,但劉問一點都不心疼,他相信自己接下來的收穫,一定會超過這四十萬兩。

身影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左飛麟的府邸之中,他的那兩個七階保鏢,誰都冇有發現劉問。

剛一進入左飛麟的府邸,劉問就發現了左飛麟。

這貨正在黑暗之中玩樂,劉問還聽到了幾聲狗叫。

“草!”

劉問看了一眼,那畫麵真是不忍直視,他終於深刻的認識到,為什麼蓮霜死活不願意當左飛麟的情人。

一般人還真遭不住左飛麟這樣的玩法。

不再多看,劉問突兀的出現,一巴掌把左飛麟打昏過去,再把那兩個雙目死灰的女人以及那條狗打死。

隨後,劉問帶著左飛麟,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他的府邸。

聲音消失,左飛麟的一號保鏢,來到了二號保鏢的塔樓,沉聲道:“少爺府邸中的聲音消失了,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要去你去,我反正不去。”

二號保鏢隨意的說道:“少爺玩什麼,我們都不要去管,否則我們都冇有好日子過。”

“你不會覺得,有人敢來打少爺的主意吧?”

想起左飛麟的狠辣和變態,一號保鏢不禁打了個寒顫,“那我也不管了。”

一處黑暗的角落中,劉問詫異,“竟然冇有發現?”

他已經做好了,左飛麟的聲音消失之後,兩個保鏢就會發現,然後鬨的沸沸揚揚的準備。

他連逃跑路線什麼的都選好了。

然而,左飛麟的保鏢竟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他倒是不知道,左飛麟無論做出什麼異常,在左飛麟保鏢看來都是正常的,他們壓根冇把聲音消失當回事,他們還以為左飛麟又要玩什麼變態遊戲。

這種時候,誰也不敢去打攪左飛麟的興致。

劉問看了一眼手中提著的昏迷左飛麟,暗道:“看來你命中註定要去往西天極樂。”

他的身影,從黑暗中消失不見。

北區。

一個破屋中。

一桶涼水潑到左飛麟的頭上,左飛麟被驚醒了過來。

剛一甦醒,左飛麟愣了一下,旋即他衝著麵前的劉問破口大罵,“你是誰?你竟然敢抓我?我是左飛麟,我是……”

話還冇有說完,劉問就“啪啪”的給了他兩個耳光,左飛麟一下子就老實了。

“你抓了我,卻不殺我,說吧,你想要什麼?”

“隻要你肯讓我活命,我可以給我姐姐下藥,把她送到你的床上。”

聽到左飛麟的話,劉問滿臉寫滿了無語二字,這貨是真的無恥至極,變態至極。

“我不要你姐姐,我要《七煆真功》,以及你知道的所有高品武技。”

劉問提出自己的要求,把準備好的筆墨紙硯擺在左飛麟麵前,“你乖乖配合,我絕不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