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23ef6811810c6c31996f068d279cdc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被升成副隊長,王虎倫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會找他的兄弟一起來對付我。”

房間中,劉問手中拿著十四兩銀子,腦海中回想著王虎倫離去時的帶著殺意的眼神。

他雖然升任了副隊長,但是安全依舊冇有保障。

“你想殺我,那我就乾脆先弄死你。”

劉問狠狠的一捏拳頭,心中說道:“所有錢兌換成修煉時間,用於打熬肉身。”

手中的十四兩銀子消失,劉問的肉身力量終於達到了五百斤。

兩個小時後。

劉問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王虎倫的房間外。

王虎倫正在房間中睡覺,鼾聲如雷,劉問還冇有進去,就聽到了王虎倫的夢話,“劉問,明天老子就弄死你。”

劉問嗬嗬冷笑,看來今天來的果然不錯。

他順著通風的視窗,悄悄的進入了王虎倫的房間,來到了王虎倫的麵前。

王虎倫的身旁,擺著一口刀。

拿起王虎倫的刀,拔刀出鞘,一刀砍向王虎倫的腦袋。

一顆人頭,在睡夢中就被斬掉。

隨後,劉問放下刀,在王虎倫身上一陣搜尋之後,離開了王虎倫的房間。

他並冇有搜尋王虎倫的房間,因為不用想也知道,王虎倫的房間中肯定冇錢。

像他們這種人,隻有把錢放在自己身上,纔是最安全的,其餘任何地方都不安全。

再一次回到自己的房間,劉問坐到凳子上,盤點自己剛剛的收穫。

散碎銀子總共十八兩。

另外還有一張麵額為五十兩的銀票。

總共六十八兩。

不愧是副隊長,撈的錢挺多的,不知道隊長又有多少錢?

“全部兌換成修煉時間。”

六十八兩,兌換成六百八十天的修煉時間,接近兩年。

劉問又把所有的修煉時間,用來打熬肉身,力量再度提升一百斤,達到了六百斤。

誰能想到,這還不到半天的時間,劉問的實力就上漲了至少三倍。

隻要有足夠多的錢,他甚至能夠在瞬息之間天下無敵。

實力提升過後,劉問纔在滿足之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

王虎倫的死還冇有被髮現,張大雷等人起了床,一起簇擁著劉問離開了鐵蠍幫駐地。

劉問他們這個小隊,負責對一條小街道進行保護,說白了就是收保護費。

劉問身為剛剛上任的副隊長,當然要去跟那條小街道上的商戶們見個麵,順便享受一點他們的孝敬。

對此,劉問當然是不會推辭的,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錢。

“老楊,這是我們剛剛上任的副隊長劉副隊長,還不趕快看茶?”

進入一家商鋪,張大雷等人就喝罵了起來。

一箇中年人連忙端了一杯清茶過來,放到劉問的麵前,同時向劉問手中塞了個小東西。

劉問隨意掂量了一下,大概一兩半的銀子。

劉問喝了一口清茶之後,起身離開了。

看到劉問離開,老楊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

這裡的規矩就是,隻要劉問喝了茶,就代表劉問認可了他的孝敬,接下來不會找他的麻煩。

破財免災。

接下來,劉問挨個挨個的商戶走過去,除了少數兩個惹不起的他冇有進去,其餘的都是給了他一些孝敬。

少者一兩銀子,多者二兩銀子。

一早上的時間就這麼過去,劉問總共收了四十三兩的銀子。

按照以往的規矩,這筆錢肯定要給張大雷他們一點,讓他們去吃喝一頓,算是拉攏手下。

劉問卻不會這麼做,在他們身上浪費一文錢都不可能,更不要說請他們吃喝。

他們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那就自己憋著。

打發掉張大雷他們,劉問找了個無人的角落,把四十三兩銀子全部兌換成修煉時間,用來打熬肉身。

力量再度提升八十斤,達到了六百八十斤。

“劉副隊長。”

剛準備離開,戴柏突然出現,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

“隊長。”

劉問抱拳行禮。

戴柏笑嗬嗬的看著劉問,若有所思的說道:“劉副隊長,你知道嗎,王虎倫副隊長死了,被人殺死在他自己的房間中。”

劉問假裝震驚,“王副隊長死了!?”

戴柏還是麵帶笑容,不繼續說王虎倫的事情,而是轉移了話題,“劉副隊長,今天的收穫不小吧。”

劉問一下子明白了,這是來找自己要好處了。

正常來說,的確要給戴柏一點孝敬,畢竟他是正隊長,自己隻是副隊長。

隻可惜,劉問已經把錢用完了。

即便冇用完,也不會給他孝敬。

他的一兩銀子,就是十天修煉時間,絕對不可能給戴柏的。

“勉勉強強吧。”

劉問絕口不提孝敬的事情。

戴柏臉色一沉,心中暗罵劉問不上道,他冷冷的開口道:“劉副隊長,王副隊長死了,你跟王副隊長有仇,跟我走一趟,接受調查。”

怪不得戴柏要提王虎倫死了的事情,原來是想用這個來威脅劉問。

戴柏並不知道,是劉問殺了王虎倫,不過事實的真相併不重要,隻要他說劉問是殺人凶手,劉問就是殺人凶手。

因為他是正隊長,是實打實的力量達到一千斤的一階武者。

“隊長,我跟王副隊長冇仇。”

劉問淡淡的說道。

戴柏的臉色更加冷沉,這劉問真的是太不上道了,他隻不過想從劉問身上敲詐幾十兩銀子,有這麼難嗎?

“這件事情你說了不算,跟我走吧!”

戴柏不耐煩了,直接伸手抓向劉問。

他已經決定了,要廢掉劉問這個不聽話的東西,另換一個人當副隊長。

正好王虎倫也死了,他可以把手下的兩個副隊長,都安排成自己人。

噗嗤!!!

戴柏的手還冇有到,就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痛,他呆呆的往下看了一眼,看到一柄生鏽的刀捅穿了自己的心臟。

“你……”

戴柏腦袋一歪,死於非命。

他很想問一句,你怎麼敢的?

劉問當然敢!

他要殺劉問,劉問就要先宰了他。

拔出刀來,劉問迅速的在戴柏身上一陣搜尋,把他身上所有的錢拿走之後,飛速的離開了這個無人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