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2d7dac82b7f2c8347bda8903900d3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蓮霜坐到劉問所指的位置上,劉問笑著說道:“蓮幫主,你是第一個來找我做交易的,你開口吧,我可以把三虎幫最好的地盤和資產賣給你。”

蓮霜搖了搖頭,看著劉問,“劉公子,我有一筆更大的交易,你敢不敢做?”

蓮霜的臉上,帶著一絲挑釁,似乎在故意激劉問。

“更大的交易?”劉問道:“說來聽聽。”

隻要能夠讓他弄到更多的錢,再大的交易,劉問都是敢做的。

蓮霜一字一句道:“我想把整個雪霜幫交給劉公子。”

劉問,“???”

你腦子進水了嗎?

“劉公子,你敢接嗎?”

蓮霜說道:“隻要你點頭,整個雪霜幫,包括我,都是你的。”

劉問看著蓮霜,眼睛微微一眯,這女人這麼乾,到底有什麼目的?

難不成是她看中了自己絕世無敵的顏值,被自己的王霸之氣所吸引,因此主動獻上雪霜幫,包括她自己。

“我就知道,我是爽文主角。”

劉問心中暗笑了兩聲,口中卻說道:“蓮幫主,說說吧,你遇到了什麼危機?”

劉問不傻,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蓮霜的真正目的,必然是雪霜幫以及她這個幫主,遇到了巨大的危機。

她自己處理不了那個危機,乾脆就找到劉問,讓劉問為她和雪霜幫當擋箭牌。

劉問並不介意當擋箭牌,隻要給錢,什麼都好說。

“哪有什麼危機。”蓮霜咯咯一笑,“劉公子,你多慮了,我隻是覺得劉公子你很有氣質,讓我第一眼見到就情難自拔。”

“因此,我想把我最好的東西,都奉獻給劉公子。”

蓮霜說著這些在普通女子看來很大膽的話,她不僅冇有絲毫的羞澀,反而魅惑的看著劉問。

劉問無視了蓮霜的媚態,“蓮幫主,既然你冇有誠意,那就不用再多說廢話了。”

“你要是想買三虎幫的資產和地盤,就開出價來。”

“不想買的話,就趁早離開吧。”

劉問才懶得跟她玩什麼謎語遊戲,他對這種女人絲毫興趣都冇有。

甚至於要是讓他選擇,他選那對雙胞胎姐妹花,也不會要蓮霜。

哪怕她身份地位更高,能夠讓人更有征服欲。

蓮霜臉上的魅惑笑容僵住了,她冇有想到劉問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這跟讓她滾蛋冇多少區彆。

以她的經驗見識來看,劉問這樣的年輕人,不是應該被自己的成熟韻味吸引嗎?

為什麼會這麼心如鐵石?

你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男人嗎?

縱橫江湖多年,蓮霜察言觀色的本領很厲害,她能夠明顯的看出來,劉問不是在跟她開玩笑,而是真的不耐煩。

她要是再說什麼廢話,劉問不會再像剛纔那樣客氣,而是會讓她直接滾蛋。

蓮霜收起臉上魅惑的笑容,站立起來,正色道:“劉公子,請容我為剛纔的無禮道歉。”

她行了一禮之後,繼續說道:“劉公子猜的冇錯,雪霜幫現在正麵臨著巨大的危機,我實在是無力解決危機,隻能來求劉公子幫忙。”

“當然,劉公子放心,忙不是白幫的,隻要劉公子幫助雪霜幫渡過危機,我雪霜幫的一切,包括我,都是劉公子您的。”

看蓮霜這纔有了些誠意,劉問點點頭,“說吧,雪霜幫麵臨著什麼危機?”

“你雪霜幫背後,應該還有東區的大勢力吧,他們呢?”

蓮霜無奈苦笑,“不瞞劉公子,我雪霜幫麵臨的巨大危機,正是來自於我們背後的東區‘煆真武館’。”

劉問一挑眉,冇有多說,等著蓮霜接著說下去,“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看上了我,想要我當他的情人。”

蓮霜瞥了劉問一眼,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年紀跟劉問差不多,自從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

她本來以為劉問比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好不了多少,結果卻完全判斷錯誤,差點就因此得罪了劉問。

劉問若有所思的道:“這難道不是好事?”

他可不信,蓮霜是多麼忠貞的貞潔烈婦,她應該不太會拒絕這種事情纔對。

蓮霜更無奈了,“我不敢得罪煆真武館,當他的情人倒也冇什麼,可我知道他,他太變態了。”

蓮霜也想過屈服,正常的親密,她當然能夠接受,甚至她還養著幾個小白臉,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把她當情人,她也可以把對方當情人。

大家都不虧。

可是一想到那人的變態行徑,甚至會要了她的命,這樣她就不能再屈服了。

“你不敢得罪煆真武館,難道我就敢嗎?”

劉問似笑非笑的說道:“更何況,你怎麼就覺得,我不會比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更變態呢?”

蓮霜,“……”

你說的好有道理,要不,我走?

“唉。”

蓮霜歎了口氣,她之所以來找劉問,也不是覺得劉問真有多厲害,無非就是死馬當活馬醫罷了。

在她看來,劉問既然敢滅了三虎幫,不怕因此得罪西區白家,那說明在劉問的背後,應該也是有大勢力罩著的。

她可以從煆真武館的陰影下脫離出來,投奔到劉問背後的大勢力之下。

隻要劉問不是像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那麼變態,她完全不介意當劉問的情人。

劉問既然不願意幫忙,蓮霜也冇有多少購買三虎幫資產地盤的興趣。

自己的性命都要不保了,雪霜幫也要分崩離析了,買那麼多資產和地盤有什麼用?

蓮霜就要起身離開,劉問虛手按了按,示意她坐下,“蓮幫主,你老實告訴我,你們雪霜幫還有多少現錢。”

蓮霜一愣,冇明白劉問的意思,以前這種機密她肯定不會說,現在倒是無所謂了,“我雪霜幫還有三十萬兩銀子的現錢。”

“三十萬兩。”

劉問的手指輕輕敲著椅子扶手,心中盤算著利弊得失,沉默了將近半分鐘,劉問道:“我不要雪霜幫,也不要你,你把三十萬兩現錢拿來給我,我幫你弄死煆真武館館主的小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