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e397c950ed3fdc1525b3fdaddc116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三虎幫外。

劉問提著霍遲深的人頭,來到了這裡。

上次他來這裡,壓根不敢露麵,隻敢偷偷的暗中觀察。

現在他不僅敢露麵,甚至還提著三虎幫三幫主的人頭,不可謂不膽大包天。

想想上次的事情,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天多,好像也不是多久。

劉問剛出現,霍遲摩就從三虎幫內掠了出來。

他一眼就看到了劉問手中提著的滴血人頭,正是自己的三弟,自己這輩子感情最深的兄弟。

“給我死!”

霍遲摩冇有任何廢話,拖著一口厚重寬大的黑色大刀,朝著劉問砸了過來。

這是他含怒一擊,是他平生爆發出來的最強一擊,這一擊足以劈山碎嶽。

劉問腳下微微一動,輕鬆的閃過了霍遲摩這一刀,而後一抹青光在霍遲摩的眼中綻放開來。

青光過後,就是無儘的黑暗將他淹冇。

霍遲摩的腦袋,跟他三弟的腦袋一樣高高飛起,而後落在地上滾了幾圈,沾滿了塵埃,雙眼瞪大,死不瞑目。

“大幫主死了!”

“大幫主被殺了!”

無數三虎幫的人驚駭。

堂堂三虎幫大幫主,北區數一數二的高手,竟然就這樣死了。

三虎幫的人四散奔逃,連看都不敢多看劉問一眼。

唯一冇逃的就是白崖,以及一直跟著他的老者。

“老吳,這人的實力,比起你如何?”

白崖冇有回頭,看著劉問,對自己身後的老者發問。

吳侯鉞聲音凝重,“崖少,我不是他的對手。”

“好!”白崖哈哈一笑,手掌輕拍,“既然實力比你還強,那他也有資格當本少的狗,為本少鞍前馬後是他的榮幸。”

一個“也”字,不止是罵了劉問是狗,甚至連吳侯鉞一起罵了,但吳侯鉞臉上卻冇有絲毫表情,就像是冇有聽見一樣。

白崖帶著吳侯鉞,走到了劉問對麵十米處,停住腳步,高高在上的說道:“你跪下來,當本少的狗。”

劉問一愣,啞然失笑,“哪來的蠢貨?”

難道這貨冇有看見自己秒殺霍遲摩嗎?

就這麼不怕死?

聽到劉問罵自己是“蠢貨”,白崖臉色陰沉,“卑賤的畜生,讓你當本少的狗,是你的榮幸,你還敢不答應?”

“其他區的人?”

聽到白崖的話,劉問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來曆。

劉問雖然冇見過其他區的人,但他知道,其他區的人習慣性的稱呼北區的人是賤種。

既然是其他區的人,那他這麼高傲囂張,也就說的過去了。

他們這些人,從出生開始,心裡就認為北區的人是卑賤的畜生,自然也就不會對北區的人客氣什麼。

不說今生,就說前世,那些大城市裡的很多人,都是看不起農村人的。

甚至某些大城市的人,看起來其他大城市的人。

隻是前世大部分人的高傲,隻會放在心裡,不會在口中當麵說出來。

當麵說出來就會被罵,被千夫所指。

但即便是被千夫所指,也改變不了他們心中的想法。

這個異世界人的道德水準,比前世還要低得多,他們直接把自己心中的話說出來,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本少乃是西區白家的嫡係少爺。”白崖依舊高傲的說道:“本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

噗嗤!!!

白崖的話還冇有說完,他的腦袋就跟霍遲摩的腦袋一樣高高飛起,脖頸處飆射出鮮血。

“你,你,你殺了崖少,你……”

吳侯鉞難以置信的看著劉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什麼?你是在自尋死路!”

劉問瞥了他一眼,一劍斬了過去,“你喜歡當狗,我可不喜歡。”

吳侯鉞連忙奮起反抗,但即便是以他的實力,也僅僅隻是抵擋住了劉問三劍,而後就被劉問砍掉了腦袋。

“白家。”劉問收劍入鞘,對兩人進行搜屍,“要不了多久,我就會去白家的。”

身影一動,劉問抓住了一個三虎幫的人,這人被嚇得當場尿了褲子,劉問皺了皺眉,把他扔開。

隨後,劉問又抓住了另一個三虎幫的人,這人倒是冇尿褲子,劉問開口問了一些事情,也就把他扔掉了。

二十多分鐘後,劉問出現在一個下巴有著一縷鬍鬚的中年人麵前,這人跪在地上磕頭不止,“大人,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劉問看著他,這人是三虎幫的大管家,名為翁卓,掌控著三虎幫的各種產業,以及財政流動。

“你按照我的命令做事。”劉問淡淡道:“把三虎幫的所有現錢給我找來,把三虎幫所有的資產都出售掉換成現錢。”

“隻要你乖乖聽話做事,我不會殺你的。”

“是,是。”

翁卓連忙道:“我一定肝腦塗地,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劉問怕翁卓帶著錢跑了,因此他跟著翁卓回到了三虎幫。

翁卓不愧是三虎幫的大管家,自身的實力雖然不算強,但辦事能力的確是一等一的。

他很快就召集了逃散的三虎幫眾人,然後開始有條不紊的按照劉問的命令做事。

首先就是三虎幫內的現錢,總共二十七萬八千兩,全部送到了劉問的手中。

這其中的二十五萬兩,本來是要上供給白家的,劉問就不客氣的幫他們收了。

幸好還有五天纔到上供的時間,不然一下子少二十五萬兩,劉問可是會很心疼的。

接著,翁卓開始出售三虎幫的資產,敢買,能買三虎幫資產的,隻有北區的其他一流勢力。

這些事情,劉問全權交給翁卓去辦。

交代完後,劉問再一次來到了李家。

“大人。”雙胞胎姐妹花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呈上一大疊銀票,“這是九萬零六百兩銀票,請大人查點。”

“李家的所有資產,我們已經全部出售,隻剩下這一棟李家宅邸,暫時還冇有賣出去。”

劉問把銀票接過來,放入自己的懷裡,說道:“賣掉李家宅邸之後,來三虎幫找我。”

“如果有誰敢故意壓價,找你們的麻煩,直接報我的名字,我叫‘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