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d22529bb5a3cd9db4c8d857d77b7f7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命令李家剩餘的人,繼續出售家族資產之後,劉問便離開了李家,帶著霍遲深的人頭前往三虎幫。

此時。

三虎幫內。

大幫主霍遲摩還不知道自己的三弟,已經跟著自己的二弟去了,他正畢恭畢敬的站在一個長相陰柔的年輕人麵前。

如果北區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被震驚的無以複加。

身為濮泉城北區數一數二的高手,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人物,能夠讓三虎幫的大幫主如此的恭順,甚至是諂媚。

“崖少。”霍遲摩恭恭敬敬的奉上茶水,“崖少大駕光臨,是我三虎幫全幫的榮幸。”

陰柔年輕人白崖隨意瞥了一眼霍遲摩,“大幫主不必如此客氣,我就是隨便出來看看。”

霍遲摩臉上還是帶著恭順的笑,心中撇撇嘴,我要是真對你不客氣,我就見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了。

這位白崖少爺,那可是實打實的大人物,而且不是濮泉城北區的大人物,是整個濮泉城有名有姓的大人物。

他本身的實力雖然不強,還不到四階,霍遲摩一巴掌可以拍死十個他。

但,白崖的後台背景極大,他是濮泉城西區白家的嫡係少爺。

西區可不同於北區。

北區算是濮泉城的貧民區,濮泉城裡真正的大人物,幾乎不會到這裡來,他們覺得這裡臟。

而西區則要富裕的多,也要比北區穩定的多,高手也更多。

雖然其他各區的人看不起北區,但他們看得起北區的錢。

白崖來此,就是來找霍遲摩要錢的。

彆看三虎幫在北區耀武揚威,無人敢惹,其實三虎幫隻是白家的一條狗罷了。

北區的另外幾個一流勢力,也是其他各區大勢力的狗。

在自己的主人麵前,霍遲摩當然是萬分的恭敬。

更何況……

霍遲摩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站在白崖身後的老者。

這個緊閉著眼睛,一言不發的老者,看起來就像死了一樣,但霍遲摩十分清楚,這位老者的實力比自己更強。

老者和他一樣,都是六階,但老者的力量達到了恐怖的六萬斤,他不是老者的對手。

“不知崖少來此,有何要事?”

霍遲摩給白崖的茶水摻滿,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位大人物到來的目的要是不弄清楚,他覺都睡不好。

白崖端起茶杯,並冇有喝,而是拿在手中隨意的把玩著,“大幫主,該到你上供的日子了,你不會忘了吧?”

霍遲摩笑道:“崖少放心,這件事我一直牢記在心,我死了都不敢忘。”

身為白家的狗,三虎幫每年都要給白家上供,而且供奉還不少,一年就是二十萬五兩銀子。

霍遲摩心中還有絲絲疑惑,以往都是他拿著錢去白家,主動給白家上供。

這回白家的人怎麼親自來了?

正常來說,白家的人看不起北區,一般是不會親自進入北區的。

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上供的日子還冇有到,要在五天後纔到時間。

難道白家就這麼缺錢,需要白家的嫡係少爺親自跑來要錢嗎?

還是說,這其實不是白家的意思,而是眼前這位白崖少爺自己的意思?

霍遲摩猜的倒是冇錯。

這就是白崖自己的意思。

他缺錢花了,於是就想到了三虎幫上供的事情,乾脆就帶著人來了三虎幫,要把三虎幫上供給白家的錢拿走。

至於五天後正式上供的日子到了,霍遲摩該怎麼跟白家交代,那就是霍遲摩自己的事情,跟他白崖完全無關。

而且就算霍遲摩知道自己被騙了,他也不敢揭發白崖。

錢被騙了,還可以再賺回來。

揭發白崖的話,命就冇了,再多的錢也冇用。

霍遲摩混跡江湖幾十年,人老成精,他把白崖的心思猜了個**不離十。

他心中苦笑無奈,就算是猜到了白崖的想法,又能怎麼樣呢?

他敢說半個“不”字嗎?

他不敢!

“怎麼?大幫主,你在想些什麼?”

白崖看了過來,似乎看透了霍遲摩的心思,“你磨磨蹭蹭的,難道是在懷疑本少?”

霍遲摩知道白崖的想法,白崖也知道霍遲摩知道他的想法,但他依舊要這麼做。

欺負一條狗罷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冇有,冇有,我馬上就去……”

霍遲摩心中暗罵幾聲白崖,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

就在這時。

“大幫主,大幫主,不好了。”

一道人影狂奔了進來,一下子撲倒在地上,滿臉驚慌失措,恐懼駭然。

霍遲摩本就心情不好,這時更是暴怒如雷,“混蛋!我不是說過,冇有我的命令,不準任何人進來嗎?”

“打擾了我的貴客,我要你的狗命!”

霍遲摩就要一巴掌拍死人影,人影急忙道:“大幫主,三幫主被人殺了,殺他的凶手正提著三幫主的腦袋往我們三虎幫而來。”

“什麼!?”

聽到這話,霍遲摩如遭雷擊,原本要拍死人影的手掌,停在了他的額頭前,一把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大幫主,三幫主被人殺了……”

人影又把剛纔的話重複了一遍。

霍遲摩丟下人影,“蹭蹭蹭”的連退好幾步,整個人的雙眼在驟然間變成了血紅一片。

他的眼前,閃過自家三兄弟一生以來的所有場麵。

從小時候的撿垃圾來吃度日,到後來意外得到一門修煉功法,三人便開始闖出一番事業。

一直到五年前霍遲嚴被強敵廢掉,再到霍遲嚴死亡的訊息,以及剛剛得到霍遲深死亡的訊息。

在短短的一兩天內,他的二弟三弟就相繼被殺死,霍遲摩的頭髮在刹那間就變成了枯黃色,猶如秋天即將枯死的乾草。

霍遲摩再也不管白崖,他“嗖”的一聲從房間中竄了出去,迅速的消失不見。

白崖臉上流露出濃濃的不悅,把手中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地上,“霍遲摩這個卑賤的畜生,竟然敢不告而彆?”

他壓根不管霍遲摩的弟弟是不是死了,他隻知道霍遲摩不告而彆,這是不把他放在眼裡,“我們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