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917be52af1a3217fe14d43258a1ec3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人是李家的七長老,五階武者,但實力要比李翰嶽稍弱一些。

劉問冇有拔劍,提起拳頭,正麵轟向李家七長老。

“噗!!!”

李家七長老吐血倒飛了出去,砸倒了一座假山,再也爬不起來。

“七長老!”

李家眾人驚呼,怒視著劉問。

“果然有點本事,難道五長老他們真是他殺的?”

“他這麼年輕,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無論如何,殺了我李家的人,他都要以死謝罪才行。”

李家眾人震驚於劉問的實力,但他們並不害怕劉問,這裡可是他們李家的大本營,強者眾多。

劉問既然來了,就彆想活著走出去!

“看來五長老真是死於你手,你既然來了,那就留在這裡吧。”

李家三長老冷漠的走了出來,他也是李翰嶽的哥哥,實力比李翰嶽更強,力量足有兩萬一千斤。

“給我去死!”

李家三長老拿著一口巨型斬馬刀,如力劈華山一般,狠狠朝著劉問斬下,要把劉問一刀斬成兩截。

嗤!!!

一抹淡青色的光芒劃過,青鈞劍刺入了李家三長老的胸口之中,劍尖從他的背後洞穿出去。

李家三長老難以置信的看著插入自己身體的青鈞劍,他不明白這一劍為什麼會這麼快,快到連他的眼睛都反應不過來。

拔出劍來,一抹血色飛濺,青鈞劍上不沾染一絲,李家三長老目光黯淡,踉踉蹌蹌的倒了下去。

這又引得李家眾人一陣驚呼,連忙把李家三長老抬走。

“乖乖聽話,把你們李家所有的錢交出來,你們李家還有一條活路。”

青鈞劍遙遙指著李翰振,“否則,陳家現在的下場,就是你李家的未來。”

“狂妄!”

連續兩個弟弟死在自己的麵前,李翰振怒髮衝冠,佩掛在腰間的寶劍出鞘,如靈蛇一般殺向劉問。

“不知死活。”

劉問口中吐出四個字,狂風第二劍施展出來,如風一般掠過李翰振的身體,洞穿了他的喉嚨。

李翰振的力量,不過兩萬四千斤,連劉問都比不上,武技境界更是比劉問低得多,瞬間劉問就殺了他。

李家家主,三長老,五長老,李翰振一脈的李家高層,轉瞬間就死了個一乾二淨。

一眾李家人,眼神中終於流露出恐懼的神色。

他們先前的自信,被打擊的支離破碎,有不少人被嚇得向後退去,甚至不敢看劉問的眼睛。

但還是有一些人,依舊憤怒的瞪著劉問,甚至朝劉問衝了過來,要和劉問拚命。

劉問當然不會仁慈,要和自己拚命的,劉問全都把他們送走了。

“還有誰要和我拚命?”

劉問似笑非笑的看著李家眾人。

他的笑容,落在眾人的眼中,就像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魔。

他知道,李家肯定有慫逼,不願意和自己拚命,他們會妥協答應自己的一切要求。

這樣的人,在任何地方都不會少,甚至占大多數。

為了自己能夠活命,他們能夠出賣一切。

果不其然,李家大長老躬身行禮道:“這位大人,請您不要殺我們,您的一切要求,我們都願意答應。”

“我,隻要錢,不要你們的命。”

劉問淡淡道:“拿錢來買你們的命,用你們整個家族的錢和所有的資產,來買你們活命。”

“好!”

李家大長老當即答應下來。

隻要能活命,他願意奉獻出所有的錢,其餘李家人一言不發,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敢拚命的,全都死光了,剩下的自然都是妥協派。

隻要不殺他們,無論讓他們做什麼,他們都會答應的。

李家大長老帶著人,在半個小時之內,就將李家內部所有的現錢收集了起來,送到了劉問的麵前。

總共八萬七千五百兩的現錢。

將錢交到劉問手中後,李家大長老恭敬道:“大人,剩下的都是固定資產,我們需要一些時間來進行出售。”

劉問伸出兩根手指,“兩天,我隻給你們兩天的時間,每天我都要見到至少十萬兩現錢,否則你們就等著人頭落地吧。”

經過陳家上一次的事情,劉問這一次不願意再多浪費時間了,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儘可能得到更多的錢。

哪怕一些資產低價出售也無所謂,關鍵在於要儘快賣出去,儘快把現錢送到他手裡才行。

反正也不是他的資產,低價賣掉他也不會心疼。

“是,大人,我們知道該怎麼做。”

李家大長老看出了劉問想要現錢的急切,他立馬安排人去出售固定資產,隨後他問出了一個所有李家人都關心的問題,“大人,請問我們李家究竟是什麼地方得罪了您?”

他們不記得自己跟劉問有仇啊,為什麼劉問會來對付李家,就為了錢銀嗎?

劉問掃了眾多李家人一眼,說道:“告訴你們也無妨,我本來是在陳家作客,你們李家殺入陳家,要滅了陳家也就算了,你們的人連我也想殺。”

“你們說,我該不該找你們報仇?”

李家眾人愕然,竟然是因為這個?

他們忍不住想到,要是李翰嶽冇去陳家,或者隻是滅了陳家,卻不招惹劉問,李家或許就不會遭受這樣的災難了。

劉問又在李家住了下來,就跟之前住在陳家一樣。

八萬七千五百兩的銀票,被他兌換成了兩千三百九十七年的修煉時間。

首先修煉的自然是《淩波步》這門中品身法,花了二十年時間纔將它修煉到圓滿,比《狂風五劍》用的時間更多。

花費的時間更多,也從側麵說明瞭這一門中品身法的強大。

要是劉問早有這樣一門身法,截殺霍遲嚴的時候將會更加的簡單輕鬆。

剩餘的時間,劉問全部用來修煉《虎魔大力卷》,力量瞬間暴漲兩萬斤。

隨意捏了捏拳頭,感受到體內恐怖的爆炸性力量,劉問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不愧是中品功法。”

他之前修煉兩千年的時間,才提升了一萬斤的力量。

現在修煉難度變得更大,隻多修煉了三百年的時間,力量卻多提升了一萬斤,正是來自於《虎魔大力卷》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