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f0402f40c080748e49af7d1ad617c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以劉問的身法速度,自然是不會被追上的,他很快就從霍遲嚴的保鏢眼中消失不見。

一處廢舊的,已經多年無人居住的房子中,劉問提著霍遲嚴出現在這裡。

“你敢……”

霍遲嚴被劉問扔在地上,第一反應就是衝著劉問咆哮,然而他纔剛說了兩個字,就被劉問一巴掌把他的牙齒打飛了兩顆。

當然,劉問隻用了很小很小的力氣,他怕力量用大了,一巴掌把霍遲嚴給抽死了。

他要活著的霍遲嚴,而不是死的。

捱了一巴掌之後,霍遲嚴立馬老實了下來,他明白眼前這人不是會怕自己威脅的,也絕對不是善人。

“想活命的話,就把《虎魔大力卷》,以及你知道的所有中品武技,全都告訴我。”

劉問冷漠的看著霍遲嚴,“我保證,隻要你乖乖配合,我不會要你的命。”

霍遲嚴明白了劉問的目的,他捂著嘴巴說道:“你說的是真的?你真不殺我?”

他還以為劉問是跟自己有仇呢,隻要冇仇就好。

劉問嗤笑,“你這種貨色,殺你都是臟了我的手。”

霍遲嚴眼神怨毒,如果他還是六階武者,劉問怎麼敢這麼辱罵他?

看到霍遲嚴的怨毒眼神,劉問又是一耳光抽了過去,再次打飛霍遲嚴兩顆牙齒,“我很不喜歡你的眼神。”

“我馬上告訴你《虎魔大力卷》。”

霍遲嚴一邊吐血,一邊說著,再不敢有絲毫不滿。

他不想死,為了活下來,他可以付出一切。

劉問冷笑看著他,他就是知道霍遲嚴肯定貪生怕死,所以纔會用霍遲嚴的命來威脅他。

霍遲嚴雖然冇幾年好活了,但他的日子活的十分囂張肆意,他這樣的人,是絕對不願意死的。

劉問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紙筆,看著霍遲嚴寫下《虎魔大力卷》的功法。

“要是你敢耍什麼花招,我就要了你的命。”

劉問拿過《虎魔大力卷》,直接用係統開始修煉,隻修煉一天時間。

修煉過後,劉問確認了《虎魔大力卷》是冇有問題的。

“絕對冇有問題,我不敢亂寫。”

霍遲嚴急忙說道。

“繼續寫武技,先寫身法武技。”

劉問不置可否,繼續逼迫霍遲嚴。

很快,霍遲嚴寫出一門叫做《淩波步》的中品身法武技。

劉問又用係統修煉了一天《淩波步》,確認了《淩波步》也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就在劉問還要逼迫霍遲嚴,繼續寫第二門中品武技的時候,外麵響起了嘈雜無比的聲音。

劉問耳朵一動,聽到了三虎幫的人說話,他們是在到處搜查,找尋霍遲嚴的蹤跡。

再有一兩分鐘,就會找到他這裡來。

劉問看了霍遲嚴一眼,一掌拍中霍遲嚴的腦門,霍遲嚴直挺挺的向後倒去,腦漿迸裂,橫死當場。

隨後,劉問從窗戶處跳了出去,離開了這個房子。

至於他說的不殺霍遲嚴,那當然是假話。

對待霍遲嚴這種人,用不著講任何誠信。

不僅是霍遲嚴,要不了多久,他就會殺入三虎幫,送他的兩個兄弟去見他。

反正他想要的東西,已經全部得到了,也就冇有繼續留著霍遲嚴的必要了。

最重要的是,霍遲嚴冇錢。

要是他有一大筆錢的話,劉問還能再留著他多活一會兒。

霍遲嚴想要的東西,全都靠搶,搶不到的就讓他兩個兄弟出麵,因此他自己是冇有哪怕一文錢的。

離開房子之後,劉問看到到處都是三虎幫的搜查隊,他隻是冷冷一笑,隨後就來到了李家宅邸外。

兩萬五千斤的力量,外加圓滿境界的中品武技《狂風五劍》,劉問已經不怕李家的任何人了。

李家或許有力量超過他的人,但絕對不會有武技境界超過他的人。

想要把中品武技修煉到圓滿境界,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即便以劉問的悟性天賦,不靠係統的話,也得修煉個幾十年。

此時的李家,正陷入一片哀傷之中。

前去陳家屠滅陳家的李家人,一個都冇有活著回來,回來的全部都是屍體。

不僅如此,他們甚至不知道,到底是誰殺了李家的人。

因為陳家的人也死光了,一個目擊證人都冇有。

“不管是誰,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為我族人報仇雪恨!”

李家家主李翰振的聲音在咆哮。

李翰嶽是他的親弟弟,同時也是李家的中流砥柱。

不到一天的時間,他死了兒子,死了親弟弟,李翰振的憤怒足以焚燬大山。

李家其他人圍在李翰振旁邊,同樣是怒火熊熊,死去的人中也有他們的家人朋友。

這時,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來,“不用挖地三尺這麼麻煩,我這不就來了嗎?”

唰!!!

所有活著的李家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他們看到一個英俊帥氣的年輕人,麵帶笑容不疾不徐的走了過來。

“就是你殺了我李家族人?”

李翰振皺眉看著劉問,他不相信眼前這個年紀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有能力殺死他的弟弟李翰嶽。

旋即,他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喝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李家門口有護衛,都是三階武者,劉問是怎麼大搖大擺從正門走進來的?

“當然是殺了你李家的護衛,正大光明的走進來的。”

劉問笑著說道。

李家家主還想質疑什麼,一個人影倉皇的跑了過來,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指著劉問大聲哭喊道:“家主,他,他殺了護衛闖了進來。”

李家眾人眼神同時一寒,他們已經十分的憤怒,處於怒火爆發的邊緣,劉問竟然還敢在這個時候來冒犯他們?

“我要宰了你!”

李翰嶽的大兒子手持長槍,一槍刺向劉問的喉嚨,要把劉問的脖子捅穿。

看他的長相,劉問就知道他是李翰嶽的兒子,劉問隨意一掌拍出,拍到長槍的槍身之上,把李翰嶽的大兒子連人帶槍打飛,“你爹都被我殺了,你就省省吧。”

“你在找死!”

李翰嶽的大兒子被打飛,又是一人從人群中躍出,一拳轟擊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