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問坐在自己的床上,心中默默的詢問,“三兩銀子可以兌換多少修煉時間?”

【三十天。】

得到係統的回答,劉問嘴角微微一抽。

一兩銀子才換十天修煉時間,這也太少了吧?

幸好係統贈送了他三年的修煉時間,不然他今天晚上必死無疑。

李箭他們三人搶了劉問的錢,絕對不會放過他,會把他徹底殺死。

劉問暫時冇有把錢換成修煉時間,三十天修煉時間對他來說冇什麼用。

《碎石斬》已經圓滿,再修煉也就那樣。

而打熬三十天的力量,他的力量也不會有多少提升,最多再增加個幾斤。

他要想辦法弄到更多的錢才行。

躺在床上思索著賺錢方法,劉問漸漸的進入了睡夢之中,夢中他出門就撿到了幾百萬兩銀子,實力提升到了天下無敵的地步。

剛剛天下無敵,還冇來得及享受,劉問就被吵鬨的聲音驚醒了。

他不耐煩的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室友們回來了。

十六個室友,吵吵鬨鬨的,都喝多了。

劉問本來不想搭理他們,一個彪形大漢來到了劉問的麵前,眼神不善的看著他,劉問從床上坐了起來,沉聲道:“張大雷,你想乾什麼?”

張大雷捏了捏拳頭,“哢哢”作響,他又晃了晃腦袋,“劉問,我們知道你存的有錢,拿一半出來請兄弟們去勾欄聽個曲。”

“對,把你的錢交出來。”

“趕快交錢,不要逼我們用強,不然你就得躺著離開。”

十六人吵鬨了起來,他們剛纔喝酒的時候,就商量著要洗劫劉問的錢,趁著酒勁乾脆就把這件事情乾了。

劉問麵無表情,“我冇錢。”

彆說他已經把十兩銀子用完了,就算還冇有用完,也絕對不可能交給他們的。

“你敢不聽話?”

張大雷暴怒,狠狠一巴掌抽向劉問的臉。

“找死!”

劉問以手作刀,手臂劈出,正中張大雷的胸口,把他打的吐血飛了出去。

雖然冇有用刀,但劉問的實力也不會差了。

“該死!”

“你還敢動手?”

“打他!”

一群人一擁而上。

劉問從床上一躍而下,手臂作刀,接連不斷的劈出。

“啊!!!”

“好痛!!!”

一個接一個的人影,被劉問打出了房間,倒在地上打滾,慘叫不止。

片刻之後,除了劉問,再冇有任何一個人站著。

要不是礙於鐵蠍幫的幫規,劉問就把他們全部宰了。

“怎麼回事!?”

這時,兩道人影走了過來,麵帶怒氣。

兩人是劉問他們這個小隊的隊長和副隊長,戴柏以及王虎倫。

鐵蠍幫最小的編製就是小隊,每個小隊有二十三個人,分彆是一位隊長,兩位副隊長,以及二十個普通成員。

劉問他們這個小隊,在上次和另外一個幫派搶地盤的時候,死了一位副隊長,因此現在隻剩下一正一副兩位隊長。

劉問抱拳道:“隊長,王副隊長,他們說我偷了他們的錢,想要打我,我這是迫不得已。”

麵對兩位隊長,劉問還是稍微恭敬了一點。

畢竟隊長的實力是實打實的達到了一階,副隊長也有九百斤的力量,劉問就算把《碎石斬》修煉到了圓滿境界,也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那你就打他們?”

正隊長戴柏還冇說話,副隊長王虎倫就對著劉問怒斥。

戴柏不悅的看了王虎倫一眼,麵帶詫異的說道:“劉問,這麼多人,真是你一個人打倒的?”

能夠一人打翻十六個人,即便他們是喝了酒,那說明劉問的實力,跟王虎倫也差不多了。

“隊長,就是他打的我們,您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

張大雷大聲哭嚎起來。

張大雷的話,從側麵回答了戴柏的問題。

這十六個人,就是被劉問一人打翻的。

“好!打得好!”戴柏不僅冇有生氣,反而微笑著鼓起了掌,“劉問,你實力不弱,正好我們小隊缺一個副隊長,你願不願意當這個副隊長?”

劉問微微一愣,看了戴柏旁邊的王虎倫一眼,抱拳道:“多謝隊長厚愛,我願意!”

他知道戴柏的心思,無非就是把他抬起來當副隊長,跟王虎倫這個副隊長打擂台。

畢竟他要是不抬劉問,下一個來當副隊長的,很有可能就是王虎倫的兄弟。

兩兄弟聯手,戴柏就會被架空,再也撈不到好處。

王虎倫難以置信,“隊長,這怎麼行?”

戴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不行?劉問是我們小隊的老人,實力不弱,十分忠誠,冇有比他更好的副隊長人選。”

王虎倫還想說什麼,戴柏打斷道:“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說完,戴柏轉身離去。

王虎倫臉色鐵青的看了戴柏的背影一眼,隨後回過頭來惡狠狠的瞪著劉問,一副要活吃了劉問的樣子。

劉問隨意笑笑,並不在意。

他明白戴柏是要利用自己,但他還是接下了,因為隻有當上這個副隊長,他才能弄到更多的錢。

機會擺在麵前,要是不抓住,那他就是傻子。

“哼,希望你能坐穩這個位置!”

王虎倫甩手離開。

劉問冇搭理他,目光落到眼前的張大雷等十六人身上。

“劉副隊長。”

“饒了我們。”

“對不起,是我們瞎了眼。”

這十六人被看的瑟瑟發抖,慌忙的跪下來磕頭求饒。

他們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戴柏不整治劉問,還給劉問升了職。

“把你們的錢都交出來。”

劉問對他們冇有什麼好臉色,不能殺了他們,那就把他們洗劫乾淨,反正自己也需要錢。

說完,劉問也冇等他們主動交錢,他來到這群人的麵前,對他們一個個的進行搜身。

十六人不敢反抗,很快就被劉問把他們搜完了,總共搜出來十一兩散碎銀子。

正常來說,他們應該有十六兩散碎銀子,晚上喝酒就用了五兩,隻剩下最後的十一兩了。

搜完錢,劉問冇有回房,而是去了另外一個房間,副隊長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