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5205236ee6270db9e71bb7879c40b0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翰嶽帶著人,殺氣騰騰的走到了陳家宅邸外。

陳家二長老帶著陳家人,連忙迎了過去,笑著拱手道:“李兄來的正好……”

“跟我稱兄道弟,你也配?”

李翰嶽冷冷的盯著陳家二長老。

陳家二長老一愣,心中微微一驚,李翰嶽這態度,這語氣,有點不像是來幫忙的啊。

難道陳玲煙並冇有得到李肅的寵愛?

剛這麼想著,陳家二長老就看到一道黑芒劃過,腹部傳來一陣絞痛,一杆黑色的長槍,捅穿他的身體。

“為,為什麼……”

陳家二長老瞪大眼睛,當場橫死。

說好的來幫我陳家的呢,為什麼會殺我?

陳家二長老到死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

“李大人,這是為什麼?”

陳家的其餘長老大驚失色,這樣的情況,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陳玲煙毒死我陳家嫡子李肅,家主有令,滅掉陳家,雞犬不留!”

李翰嶽冷漠的說了一句,拔出黑色長槍往前一刺,陳家三長老也跟著被捅死。

“殺!”

“滅了陳家!”

“雞犬不留!”

李翰嶽背後的大批高手,衝入了陳家,開始瘋狂砍殺。

整個陳家,頓時陷入了一片哀嚎之中。

陳家後宅。

劉問剛剛吃完早餐,洗漱完畢,伸了個懶腰,準備出去逛一逛,就聽到了前院傳來的巨大喊殺聲。

“怎麼回事?”

陳家家主也聽到了喊殺聲,他的心中升起一絲極度不妙的感覺。

他並不知道陳家長老們的陰謀,因為他一直被劉問挾持著,不敢和眾長老見麵。

但他能夠猜到,自家長老們不會輕易就範,肯定會想辦法對付劉問,他心中也是很想弄死劉問的。

莫非喊殺聲是陳家請來對付劉問的幫手?

就在這時。

陳家家主聽到了一個淒慘無比的聲音,“爹,救我。”

陳家家主麵色狂變,因為他無比的清楚,這是他寶貝兒子的聲音。

“劉公子,我兒子出事了……”

陳家家主滿臉祈求的看著劉問,劉問擺擺手,“去看看。”

得到劉問的許可,陳家家主立馬飛奔向陳家前院,劉問也跟了過去。

剛一到前院,劉問就看到滿地的鮮血和屍體,李家的人在大肆砍殺陳家的人,一個不留。

當然,劉問並不認識李家的人。

“李家!為什麼!?我陳家哪裡得罪你們李家了?”

陳家家主也認識李翰嶽,他睚眥欲裂,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李家的人,會來殺陳家的人。

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翰嶽聽到他的聲音,提著滴血的槍一步一步走了過來,“陳裕,你們陳家乾的事,還要我再給你多說一遍嗎?”

陳裕咆哮怒吼,“我陳家從冇得罪過你們李家,我們也不敢得罪你們李家。”

李翰嶽漠然道:“那為什麼要讓陳玲煙毒殺李肅?”

“陳玲煙毒殺李肅?”

陳裕懵了。

李翰嶽繼續說道:“陳玲煙在自己身上抹毒,毒殺我李家嫡子李肅,這是不爭的事實,我奉家主之名,前來滅掉陳家,雞犬不留!”

陳裕“蹭蹭蹭”的連退三步,臉色煞白,搖頭不止,“不可能,這不可能,陳玲煙不敢這麼做。”

“陳玲煙在自己身上抹毒?”

陳裕不知道怎麼回事,劉問卻是突然明白了。

他想起了之前陳家二長老,要把陳玲煙送給他的事情,那就是想要用毒毒死他啊!

“還好我隻愛錢,不愛色。”

劉問眼中帶著殺意,他要是早知道這件事情,那都等不到李家動手,他就會把陳家殺的雞犬不留。

不過,現在既然李家動手了,那就用不著他出手了,省了他的力氣。

“證據確鑿,事實如此,你們抵賴不了的。”

李翰嶽猛地撲到陳裕的麵前,趁著陳裕分心的功夫,一槍刺穿了陳裕的心臟。

隨後,李翰嶽的目光,落到了劉問的身上。

不用李翰嶽親自動手,一個李家人跳躍起來,一刀劈向劉問的腦袋。

劉問知道,這是李家人把自己當成陳家人了。

冷哼一聲,劉問一掌把殺過來的李家人抽飛,他看著李翰嶽,“我不是陳家的人。”

李翰嶽把槍從陳裕的身體中拔出來,陳裕的身體軟趴趴的倒下,“你在陳家,那就是陳家的人,你也該死。”

說著,長槍如龍,轟向劉問的胸口。

“他孃的!”

劉問破口大罵,這算怎麼回事,自己明明不是陳家人,甚至還和陳家有大仇,結果卻要無辜受難。

李翰嶽壓根不會在乎,劉問的真正身份,他得到的命令是讓陳家雞犬不留,那麼陳家就是要雞犬不留。

無論劉問是不是陳家人,都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陳家。

麵對李翰嶽的長槍,劉問眼神帶著森寒的殺意,手中的青鈞劍出鞘,帶著一抹寒芒,刺向長槍的槍尖。

一股巨大的力量襲來,劉問被震的連連後退,踩碎了好幾塊地板。

“力量比我強大的多。”

劉問的力量,才一萬五千一百斤,李翰嶽則是一萬九千斤的力量,多了將近四千斤。

他隨意爆發力量,都不是劉問能夠承受住的。

“正好,拿你來試試我剛修煉圓滿的《狂風五劍》。”

劉問可以直接用錢兌換修煉時間,提升力量達到和李翰嶽平齊的地步,但他想了一下之後,並冇有選擇那麼做。

《狂風五劍》學會之後,他還冇有施展過呢,正好拿李翰嶽這個強敵試試手。

等到真的打不過的時候,再提升力量也不遲。

就當是積累戰鬥經驗了。

劉問身法展動,來到李翰嶽的側麵,一劍刺了過去,狂風呼嘯,“狂風第一劍!”

李翰嶽眼神一沉,長槍橫掃而來,“還說你不是陳家的人,陳家的青鈞劍和《狂風五劍》都在你的手上,你肯定是陳家的人!”

劉問懶得跟他解釋,青鈞劍刺出的速度絲毫不慢,如狂風般迅疾。

長槍和青鈞劍碰撞,迸濺出無數的火星,兩人誰都奈何不了誰。

李翰嶽是力量強大,劉問則是劍法精妙。

不分軒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