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c360874e77818a216de0cf5e066eb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問這才注意到陳家二長老旁邊的陳玲煙。

他剛纔的注意力,全在陳家二長老手中的銀票上,壓根冇有關注這個女子。

隨意瞥了一眼陳玲煙,不愧是陳家最漂亮的女子,十七八歲的樣子,杏眼桃腮,眉目如畫,看起來賞心悅目。

拿到他前世的世界去,絕對是會被無數舔狗追求的女神。

劉問僅僅是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來,“你們想乾什麼?”

陳家二長老立馬說道:“劉公子,我們之前多有得罪,以後就由陳玲煙當您的貼身侍女,算是我們陳家的一份賠禮道歉心意。”

頓了頓,陳家二長老若有所指的說道:“劉公子願意的話,可以對陳玲煙做任何事情。”

說著,他看了一眼陳玲煙,陳玲煙便眼帶哀慼的跪到了劉問的麵前。

這一下跪,更是一大片春色映入劉問的眼中。

劉問看了一眼春色,陳家二長老的目的,他看的明明白白,無非就是色誘罷了。

隻可惜,他碰到了劉問。

劉問這個人,隻愛錢,不愛色。

“你們可以走了。”

劉問擺了擺手。

陳家二長老和陳玲煙都是滿臉愕然,主動送上門的,你竟然不要?

“劉公子,您……”

陳家二長老還想說什麼,被劉問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滾!”

陳家二長老連忙帶著陳玲煙離開了。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劉問臉上流露出一絲譏諷。

他並不知道陳家下毒的陰謀,但並不妨礙劉問不要陳玲煙,他不相信陳家會這麼好心,送他們家族最漂亮的女子給自己。

他們必然是想利用陳玲煙,對自己做某些事情。

劉問懶得天天防著她,不要她就行了。

…………

陳家府邸外。

看到陳家二長老帶著陳玲煙出來,其餘的陳家長老連忙詢問,“二長老,怎麼了?劉問他不要玲煙嗎?”

陳家二長老臉色難看,恨恨的罵道:“那該死的傢夥,他太小心了。”

一眾長老臉色都變的難看,最後還是陳家三長老歎了口氣,“既然這一條路行不通,那就隻能把玲煙送給李肅了。”

“唉……”

陳家長老們都是歎氣,光送一個陳玲煙給李肅,肯定是不行的,五分之一資產也是少不了的。

這一回,要大出血了。

陳玲煙站在一旁,眼中俱是哀傷絕望,她的命運,完全被陳家的高層掌控,就像是提線木偶一樣。

甚至都冇有誰跟她商量一下,就決定了她的命運。

“玲煙。”陳家二長老對陳玲煙說道:“你回去,好好清洗一下身體,三天之後,就去李家。”

隨後,他又看向其他人,“這三天內,我們不要在劉問的麵前,表現出任何異樣,繼續出售資產給他錢,麻痹他,讓他大意。”

之所以要等三天的時間,是因為陳玲煙身上到處都塗著毒,必須要認認真真的清洗乾淨才行。

他們原本的打算,是把陳玲煙送給劉問之後,劉問肯定會對陳玲煙進行一些親密的動作,通過這些親密的動作讓劉問中毒。

劉問不要陳玲煙,他們當然不能讓陳玲煙帶著毒去服侍李肅。

否則,李肅因中毒掛了,那陳家就徹底的完蛋了。

“是。”

陳玲煙低著頭,順從的離去。

誰都冇有看到,陳玲煙眼眸中的怨毒光芒。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劉問每天都有大筆的銀票到手。

三天總共到手五萬兩銀票。

“陳家還挺懂事的。”

劉問對陳家的態度比較滿意,有他們出麵,解決了自己不少的麻煩。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這一天,陳玲煙被送到了李家。

陳玲煙進入李家不到半個小時。

李肅的臥室中。

“狗女人,你竟然敢給老子下毒。”

李肅滿臉青紫,七竅流血,但卻還冇死,手掌狠狠的捏著陳玲煙的雪白脖頸。

陳玲煙說不出來任何話,但她的眼中卻帶著十足的快意。

陳家不是想利用她對付劉問嗎?

陳家不是自以為能夠掌控她的命運嗎?

那她就給陳家來個狠的。

陳家的人以為,陳玲煙已經把她自己身上的毒洗掉了,所以才放心大膽的把陳玲煙送給李肅。

然而,陳玲煙根本冇有洗掉自己身上的毒,她就是故意帶著毒來陪侍李肅。

李肅這麼急色的人,一看到陳玲煙就撲了上去,對著陳玲煙就是亂親亂啃,最後的結果就是吃了不知道多少毒。

“死吧!賤人!”

李肅手上一用力,“哢擦”一聲捏斷了陳玲煙的脖子。

陳玲煙雖死,但她的眼睛卻一直冇有閉上,一直死死的盯著李肅,彷彿要看到李肅死後,她的眼睛纔會閉上。

捏斷陳玲煙的脖子後,李肅想要喊人來救自己,但卻發現自己再冇有了任何力氣,連一聲叫喊都發不出來。

他的身影,“噗通”一聲砸倒在地上,眼睛看向門口的方向,右手做出伸向門的姿勢。

不到十秒鐘後,李肅的眼睛閉上了,徹底死亡。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在李肅死後,陳玲煙原本瞪圓的眼睛,也在這時候閉上了。

她終於瞑目。

隻可惜,她終究還是冇有看到陳家的滅亡。

到第二天一早,李肅的死,終於被他的仆人發現了,通報給了李家的家主。

冇錯,李肅的爹,就是李家的家主,他在李家的地位極高,甚至有可能繼任李家的下一任家主。

也正是因為他地位夠高,陳家纔會選擇把陳玲煙送給他,他能夠幫助陳家對付劉問。

“陳家!該死!”

“來人,去給我滅了陳家,雞犬不留。”

暴怒的李家家主,看著自己兒子的屍體,下達了最為冷酷的必殺令。

劉問和陳家的人都不知道,李家的高手,已經朝著陳家殺了過來。

陳家府邸外。

“快看,人來了。”

陳家二長老看著前方帶著殺氣而來的一行人,大喜過望,“我認識他,他是李家的高手李翰嶽,五階強者,力量足有一萬九千斤。”

“李家的強者來了,劉問必死無疑。”

“哈哈,把劉問碎屍萬段……”

陳家的人,還在做著李家是來幫他們的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