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ea5d0b16afa35ea0ee4f499d9d7ba4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磅礴浩瀚的力量,在劉問的身體中運轉,甚至讓他生出一種感覺,哪怕自己麵前有一座千米高山,他都能一拳乾碎。

當然,這隻是一種錯覺,是力量暴漲之後誕生的錯覺。

劉問返回了鐵蠍幫。

這裡還有他的一批資產,他當然要回來,把這批資產連帶著另外兩幫的資產,一起打包賣出去。

然而,剛一回來,劉問就發現了不對勁,他看到竟然有人在鐵蠍幫內,往外搬著各種東西。

看到這一幕,劉問不由得笑了。

敢來偷自己的東西,真的是很不怕死啊。

劉問出現在一個抱著大花瓶的人麵前,把這人嚇得連連後退。

旋即,他反應了過來,惱羞成怒道:“你是誰?打擾陳家辦事,你找死嗎?”

“陳家?”

劉問一下子就明白了,看來是陳家來找自己的麻煩,自己卻跑去了飛鷹幫和黑風幫,他們冇有找到自己的人,就乾脆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拿走。

明白了之後,劉問一耳光抽了過去,直接把這個抱著大花瓶的人抽飛。

大花瓶落地,被劉問穩穩的接住。

這花瓶好歹也能值個一兩銀子,相當於自己以前三個月的工資,可不能打碎了。

“誰敢打我們陳家的人。”

“哪來的狗東西!”

其餘搬東西的陳家人大怒,紛紛放下手中的東西,朝著劉問攻擊而來。

劉問毫不客氣,一人一個耳光,把他們全部抽飛。

“劉問,你竟然還敢回來,真是不知死活。”

一道人影從鐵蠍幫內殺出來,是一位頭髮有些發白的老者,他就是之前劉問離開的時候,來到這裡的三個人之一。

他們本以為劉問跑路了,冇想到劉問膽大包天,這都敢回來。

“我為什麼不敢回來?”

劉問衝到老者麵前,一拳打向老者的胸口。

“噗!!!”

老者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鮮血中夾雜著內臟碎片,他被劉問一拳打飛到十米之外。

“你!”

落地之後,老者腦袋一歪,當場橫死。

老者也就七千多斤的力量,還不到八千斤,麵對一萬五千多斤力量的劉問,自然是一丁點的還手之力都冇有。

“陳家,哼哼。”劉問口中冷笑著,“看來要好好收拾你們一頓了。”

陳家好歹是有四階武者坐鎮的家族,實力不容小覷,家族積攢的財富必然不少。

不僅如此,陳家內部肯定有更好的功法武技,這也是劉問需要的東西。

“希望陳家有中品的功法武技。”

劉問大步走向陳家,他所修煉的功法武技,全都是低品,威力小,修煉的慢,要是有中品的功法武技,他的實力還能再上漲一大截。

陳家府邸外,劉問的身影出現在這裡。

“是誰在鬼鬼祟祟的窺視陳家?”

劉問還冇有走近陳家,陳家的護衛就發現了他,紛紛拔出手中的兵器,冷冷的看著他。

劉問揹負著手,不疾不徐的走了過去。

“陳家府邸重地,你再往前走一步,死!”

一名護衛冷喝道。

劉問的步伐絲毫冇有減緩,依舊在不斷的向前。

“殺了他!”

護衛隊長一聲令下,四個護衛手中的兵器,全部往劉問身上招呼。

劉問隨意的揮了揮手,把四個護衛打的吐血倒飛了出去。

隨後,劉問來到他們身旁,把他們身上的錢全部拿走。

護衛們的叫喊聲,驚動了整個陳家,距離陳家府邸大門最近的陳家四長老麵帶怒色的走了過來。

這位陳家四長老,有著三階頂尖的實力,力量達到七千五百斤,是陳家實力排在前十的高手。

“是你!劉問!”

陳家四長老一眼就認出了劉問,因為對付劉問的事情,就是他負責處理的,他自然知道劉問的相貌。

陳家四長老看到劉問,不怒反笑,“好啊,你膽子倒是夠大,竟然敢主動來我陳家,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活得不耐煩的是你們。”

劉問衝到陳家四長老麵前,一拳轟到了他的胸口處。

陳家四長老被打的噴血倒飛出去,徹底失去戰鬥力。

陳家四長老身上的錢,自然也被劉問全部拿走。

隨後,劉問直接衝進了陳家。

進入陳家之後,劉問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掠奪過去。

他來陳家的主要目的,就是一個字,錢。

對付陳家都是小事,洗劫陳家的錢財,纔是重中之重。

陳家頓時被攪得混亂不堪,雞飛狗跳。

陳家後宅。

“家主,不好了,劉問來了,還打傷了我們很多人。”

一名陳家年輕人驚慌失措的向陳家家主彙報。

“劉問是誰?”陳家家主怔了一下,旋即纔想起這個名字,“他不是被殺了嗎?”

他下意識的認為,陳家派了人去對付劉問,劉問就應該已經變成一具屍體了。

然而,事實卻完全和他所想的相反。

劉問不僅冇有死,竟然還敢找上門來。

簡直是膽大包天到了極點。

“走,過去看看。”

陳家家主麵色陰沉,帶著人走向前院。

等到陳家家主帶著人,見到劉問的時候,劉問已經洗劫了近千兩的銀子。

不過這對劉問來說,還是遠遠不夠的,他的力量提升越來越難,必須要更大量的錢財才行。

千兩銀子,他都有些看不上了。

當然,蚊子再小也是肉,劉問是不會不要的。

走出房間,劉問看到了陳家的一眾高層高手,他們都是麵帶殺意的瞪著劉問。

從來冇有誰敢這麼膽大包天的闖入陳家。

要是不能把劉問千刀萬剮,以後陳家也就冇臉出去見人了,乾脆從濮泉城除名算了。

“你們都來了啊,很好。”劉問笑看著陳家家主等人,淡淡的說道:“給你們一個機會,給我拿十萬兩的現錢,我就不滅了你們陳家。”

“嗬嗬,你還敢要錢?”

陳家家主眼神凶戾無比。

彆說十萬兩現錢,就是三萬兩現錢,陳家也難以拿出來。

倒不是說陳家冇有那麼多錢,主要是冇那麼多的現錢。

更何況,就算是有,也不可能給劉問,一文錢都不會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