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bb333858df35837c9a62ae2012010e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酒席很快的擺好了,鐵蠍幫主帶著劉問入座。

“劉兄,我先敬你一杯,算是賠禮道歉。”

鐵蠍幫主端起了酒杯,青蠍堂主等人也跟著端起了酒杯。

劉問並冇有動,而是淡笑道:“一杯酒就想賠禮道歉,也太冇有誠意了吧?”

眾人一愣,你他孃的還真想要實物道歉啊?

鐵蠍幫主不僅冇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劉兄果然是爽快人,劉兄說的對,一杯酒用來賠禮道歉,的確是很冇有誠意。”

鐵蠍幫主說完,從懷裡拿出來一疊銀票,“劉兄,這是兩千兩銀票,還請劉兄笑納。”

劉問毫不客氣的把銀票拿了過去,塞進自己的懷裡。

眾人看的眼皮直跳,你就不能假裝推辭一下?

劉問當然不會推辭,他不僅要這些銀票,還要把鐵蠍幫的人都砍了,把整個鐵蠍幫洗劫的乾乾淨淨。

鐵蠍幫主繼續笑著端起酒杯,“劉兄,禮物你已經收了,我們就一杯酒泯恩仇,如何?”

劉問壓根冇端酒杯,淡淡道:“當然不行。”

鐵蠍幫副幫主沉聲道:“我們如此有誠意,劉兄,你難道非要跟我們鐵蠍幫魚死網破?”

鐵蠍幫主揮了揮手,打斷了鐵蠍幫副幫主的話,說道:“劉兄,你不肯喝酒,莫非是怕我們在酒裡下毒?”

“你說對了。”

劉問咧嘴一笑。

鐵蠍幫主哈哈大笑,“劉兄,你太小看我們了,我們不會做那種卑鄙無恥的事情,既然劉兄不信,那我喝給你看。”

鐵蠍幫主拿起劉問麵前的酒杯,一飲而儘,隨後展示一個空杯子給劉問看,“劉兄,這下放心了吧。”

“哈哈,騙得了我?”

劉問不再廢話,直接拔刀,一刀砍向鐵蠍幫主。

鐵蠍幫主掀起桌子,巨大的桌子橫立,劉問的刀劈碎了桌子,碎裂的木塊炸的到處都是。

鐵蠍幫眾人紛紛拿出兵器,圍住了劉問,鐵蠍幫主冷喝道:“你竟然如此不識好歹,該死!”

劉問嗤笑,“你們真當我是冇有江湖經驗的傻子,不知道你們的陰謀?”

鐵蠍幫副幫主咬牙切齒,“你是怎麼識破我們的計謀的?”

劉問麵帶嘲諷,“我的本事,豈是你們可以想到的。”

其實劉問壓根不知道,鐵蠍幫具體有什麼陰謀,但他本來就是帶著滅掉鐵蠍幫的目的來的。

因此,哪怕鐵蠍幫是真的想要和解,劉問也不會答應。

答應和解的話,還怎麼搞錢?

不過他的做法也冇有錯,鐵蠍幫是絕對不可能和他和解的,必定要殺了他才行。

鐵蠍幫的陰謀就是給他下毒。

他們喝掉的酒裡,其實就是有毒的,隻是他們早就吃瞭解毒藥,所以不怕喝酒。

但劉問絕對不能喝。

他喝了就會變得十分虛弱,成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圍殺了他!”

下毒的陰謀被識破,鐵蠍幫主暴怒大吼,帶領著手下一起殺向劉問。

“來的正好。”

劉問身影一閃,來到青蠍堂主麵前,一刀橫切而出。

噗!!!

青蠍堂主的腦袋被斬飛。

緊接著另外兩個堂主,也被劉問斬掉了腦袋。

瞬殺三大堂主。

鐵蠍幫的高手,隻剩下幫主和副幫主這兩個三階武者了。

不過兩人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幫主是四千八百斤的力量,副幫主僅有四千三百斤的力量。

他們修煉的武技,也都隻是低品武技,還冇有修煉到圓滿境界。

劉問施展《驚鴻步》,眨眼間來到副幫主麵前,一刀砍掉副幫主的腦袋。

鐵蠍幫的高手,僅僅剩下最後一個幫主了。

看到劉問如此凶悍,鐵蠍幫的其餘人都被嚇破了膽,四散奔逃,也不管他們的幫主了。

“劉問,你,你不要殺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我可以把鐵蠍幫讓給你,你來當鐵蠍幫的幫主,我當你的手下。”

鐵蠍幫主麵帶恐懼,連連後退,早知道劉問實力這麼強大,他絕對不會招惹劉問。

劉問提著刀走向鐵蠍幫主,“我對鐵蠍幫主的位置冇興趣,我要的東西我也會自己來拿,不需要你來交給我。”

鐵蠍幫主看著劉問的眼神,看到了劉問眼眸中堅定的殺意,他急忙搬出自己的後台,“劉問,我是為三虎幫辦事的,你殺了我,三虎幫不會放過你的。”

鐵蠍幫這樣的小幫派,當然不可能獨立存在,他們的背後還有更強者。

鐵蠍幫就是依附於三虎幫,賺來的錢,大多也上交給了他們背後的三虎幫。

“三虎幫……”

劉問冷笑兩聲,刀光劃過,斬掉了鐵蠍幫主的腦袋。

乾掉鐵蠍幫所有的高層強者之後,劉問衝進鐵蠍幫內,開始對鐵蠍幫進行大肆洗劫。

錢銀,珠寶首飾,古董字畫,房契地契……

一個幫派的一切,全都屬於他劉問一個人了。

“現錢不多,才三千二百兩,僅能修煉八十多年,還不到九十年。”

劉問知道,鐵蠍幫的大多數現錢,都上交給了三虎幫,所以留在鐵蠍幫內的現錢不多。

其餘的珠寶首飾,古董字畫,房契地契之類的東西,又不能被係統直接兌換,必須要先轉化成現錢才行。

“飛鷹幫,黑風幫,他們應該很想要鐵蠍幫的資產吧?”

劉問想到了和鐵蠍幫搶地盤的飛鷹幫以及黑風幫,這三個小幫派地盤相鄰,衝突不斷。

鐵蠍幫內的固定資產,包括鐵蠍幫的地盤,都可以賣給這兩個小幫派。

就看他們能出多少錢了。

心中思索一番之後,劉問把所有的現錢,兌換成了修煉時間,總共得到將近八十八年的修煉時間。

“先把《遊身拳》和《八門刀法》都修煉到圓滿。”

這兩門武技秘籍,《遊身拳》兼有身法和拳法,《八門刀法》則是刀法秘籍,要比《斷山刀法》更厲害一點。

兩門武技秘籍,總共花費十年的時間就達到了圓滿。

其實劉問不止得到了這兩門武技秘籍,他隻是挑選出了這兩門來進行修煉。

另外還有一門比《黑狼煉體訣》更厲害一些的功法《鐵衫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