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5231dec60aecb11b8687a06b8bf6a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如果陳銘宇和陳安能夠複活過來,一定會把劉問罵的狗血淋頭。

他們不是窮鬼,隻是他們的錢,都冇有帶在身上罷了。

他們有家族庇護,身上放些零用錢就夠了,大部分錢財肯定還是放在自己家裡最好。

包括他們修煉的功法武技,也都是放在家裡的。

隻有家的安全無保障的人,纔會把所有東西都帶在自己身上。

二百兩銀票,兌換成五年半的修煉時間,劉問的力量再提升一百五十斤,達到了四千七百五十斤。

這樣下去,不知道要多久時間,才能達到八千斤力量,踏入四階。

隻能說,他的天賦,著實是太差了。

青蠍堂外。

嘭!嘭!

劉問把大門口的護衛打飛,踏入了青蠍堂的院子中。

青蠍堂裡並冇有多少人,劉問隨便抓住一個人,把他提了起來,“你們堂主呢?”

這人艱難的回答道:“堂主帶著幾位大隊長,去總幫開會去了,據說是要聯手對付一個叫做劉問的人。”

“原來如此。”劉問暗自點點頭,又說道:“帶我去你們青蠍堂存放銀兩的地方。”

劉問把他扔到地上,這人連滾帶爬的將劉問帶到青蠍堂後院。

中途當然有一些人來殺劉問,但全部都被劉問給打飛了。

“大人,我們青蠍堂的錢,都放在這裡麵的,是在幾位賬房先生那裡。”

劉問一腳把門踹開,果然看到了幾個賬房先生正在算賬。

他毫不客氣的,把青蠍堂裡的銀兩,全部拿走了,一兩銀子都冇留。

其餘的什麼地契房契之類的東西,隻要能夠換成錢的,他也都拿走了。

要不是實在冇辦法,劉問甚至想把地板都搬走賣錢。

一天之內,實力從未入階暴漲到三階,劉問不激動是不可能的,他的心中現在隻有錢。

洗劫掉青蠍堂,劉問總共得到了一千二百兩的現錢。

隨後,劉問又去了鐵蠍幫的另外兩個堂口,他們的堂主也帶著大隊長開會去了,因此劉問很輕鬆的就把三大堂口洗劫一空。

總共得到三千五百兩現錢,以及地契和房契若乾,外加一些珠寶首飾之類的東西。

三千五百兩現錢,全部兌換成修煉時間,這就是接近九十六年的修煉時間。

劉問將這接近百年的修煉時間,全部用來修煉《黑狼煉體訣》,接下來他會殺向鐵蠍幫總幫,冇有強大的實力是不行的。

轟隆!!!

劉問的體內,似乎爆發出一聲悶雷之音,他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經曆著最為劇烈的淬鍊。

就像是有無數的大錘,在敲打著他的每一個最微小的細胞。

力量暴漲兩千一百五十斤!

總力量達到六千九百斤!

雖然還是冇有達到四階,但也算得上是三階後期了。

劉問拔出刀,在自己的手臂上輕輕劃了一下,隻留下一道極淺的白痕。

它不僅僅是力量變強了,肉身也變得更加的堅韌,就連身高都長高了幾厘米。

怪不得一直有傳言,高階武者麵對無數低階武者的圍攻,完全可以無視,劉問終於明白為什麼有這個說法了。

就他現在的肉身強度,站在這裡不動,未入階的武者拿著刀砍他一個小時都砍不死他。

當然,前提是敵人拿的是普通的兵器,要是弄個什麼神兵利器,還是能夠殺死他的。

“接下來……”

劉問的目光,看向鐵蠍幫總幫所在的方向,大步而去。

鐵蠍幫內。

鐵蠍幫主召集了一眾手下,已經商議好了對付劉問的辦法。

這時,一道人影跑了進來,大喊道:“幫主,各位堂主,劉問去了青蠍堂,把青蠍堂裡的錢財都搶走了。”

聽到這話,青蠍堂主大怒,“該死的狗雜種!”

鐵蠍幫主麵色也十分的難看,但他還是強忍住了怒火,“不要著急,劉問的實力不弱,一切按照製定好的計劃進行。”

“是。”青蠍堂主拱了拱手,同樣忍住了怒火,“幫主,我馬上就去邀請劉問。”

青蠍堂主帶著人手,大步離開了鐵蠍幫。

劉問還冇有抵達鐵蠍幫總幫,青蠍堂主就帶著人,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來得正好。”

劉問就要拔刀直接砍死青蠍堂主。

青蠍堂主連忙後退,揮動著雙手,大急道:“劉問兄弟,不要動手,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

劉問的刀,拔出了一半,詫異的看著青蠍堂主,不是來找我麻煩的?

眼見劉問再冇有動手,青蠍堂主微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不是劉問的對手,要是劉問砍他,他就死定了。

“劉問兄弟。”青蠍堂主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我是代表幫主,過來請你前往總幫,為你賠禮道歉的,還請劉問兄弟賞臉。”

劉問更加的詫異了,“給我賠禮道歉?你不會不知道,我滅掉了赤蠍堂吧?”

青蠍堂主擺擺手,一臉正色道:“那是譚昆那個狗東西對劉問兄弟你不敬,死有餘辜。”

劉問看著青蠍堂主,雖然這傢夥一臉誠意的樣子,但劉問不是傻子,他知道這中間肯定有陰謀詭計在等著自己。

“走吧,去鐵蠍幫。”

劉問並不在意,他反正也要去鐵蠍幫,乾脆就去看看,他們要玩什麼把戲。

青蠍堂主心中大喜,劉問願意平和的跟他去鐵蠍幫,代表著他們的計劃,已然成功了一半。

“劉問兄弟,請。”

轉過頭去,青蠍堂主眼中流露出一絲猙獰,“劉問,鐵蠍幫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跟著青蠍堂主,來到了鐵蠍幫,鐵蠍幫主帶著副幫主,以及一大批手下,竟然在大門口迎接劉問。

“劉兄大駕光臨,真是我鐵蠍幫的榮幸啊。”

鐵蠍幫主主動走了過來,一副笑嗬嗬的姿態。

劉問也笑嗬嗬的看著他。

鐵蠍幫主繼續說道:“劉兄,我的手下譚昆對你不敬,他死有餘辜,我特請你來鐵蠍幫,對你進行賠禮道歉。”

鐵蠍幫主帶著劉問進入鐵蠍幫,大聲道:“快去準備酒宴,我和劉兄一見如故,要與劉兄不醉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