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真是七竅流血!

林家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都驚呆了。

“怎麼回事?爺爺真的七竅流血了!”

“明明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快住手,你個混賬庸醫!今天老爺子要是有什麼事情,非活剮了你!”

……

郭懷仁見林老爺子突然出現如此恐怖的征兆,也被嚇了一大跳,迅速停下手中的動作,神情慌亂無比。

“這……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是這樣?”

而林老太太,早已經是老目圓瞪,顫抖的指著郭懷仁,身體搖搖欲墜,如果不是被人攙扶著,恐怕已癱軟在了地上。

“你……你不是說能治好我家老爺嗎?現在老爺怎麼會成這樣?若不交代清楚,我讓你出不了這個門!”

彆看老太身體不行,但長久以來身居高位的那種氣場爆發出來,非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

郭懷仁駭的簌簌發抖,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應該……應該可以的!”

他和秦老鬥了大半輩子,雖被同稱為江州二老,但秦老的名氣一直壓在他頭上。

本想通過林老爺子這件事情,打個漂亮的翻身仗,證明自己才更強一籌,冇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林家老五倒是冷靜的多:“媽,您先彆急,還記得剛纔那個年輕人說的話嗎?他既然猜到了父親會有如此症狀,肯定會有解決辦法的!”

“對,對!”林老太太聞言,眼睛一亮,也顧不上之前的態度如何,對林老五道:“趕緊去把那個年輕人叫回來!”

“奶奶,還是讓我去吧!”

這時,那個差點動手,名叫林浩的青年搶先一步走出來,主動請纓。

“也好!”林老太太點點頭。

看著林浩離去的背影,林老五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事實上,陳風和秦老剛離開病房不遠,就聽到了後方傳來的動靜。

秦老本來想開口說些什麼的,不過看陳風一臉漠然的樣子,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

二人來到電梯門口,等待電梯期間,林浩追了上來。

“喂,你們等等!那個誰,你之前說的挺準的,現在可以回去給爺爺看病了!”

陳風麵朝電梯,恍若未聞。

秦老皺皺眉,轉頭看著林浩:“林浩少爺,你在對我們說話?”

“當然了!難道這裡還有其他人?”林浩眉毛揚了揚,不耐煩道:“趕緊的吧,爺爺現在情況危急,半點時間都不能拖延!”

雖然林浩的態度讓人很難接受,但想到林家的情況,秦老還是強行忍了下去,對陳風道:“陳先生,你看……”

陳風略微扭頭,瞥了林浩一眼:“抱歉,我現在不想治了!”

“什麼?”

林浩聞言,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我爺爺是什麼身份嗎?知道我林家在江州代表著什麼嗎?我能親自來請你事你的榮幸,你竟然敢拒絕?”

秦老見此,也想張口勸解。

陳風卻絲毫不為之所動,冷冷開口:“滾!”

“好好好,你有種!等著瞧吧,到時候千萬彆後悔!”

林浩身為貴族子弟,什麼時候這樣被人對待過,氣的臉色鐵青一片,丟下一句狠話轉身離去。

“陳先生,得罪林家,冇有必要啊!”電梯門打開,二人走進去,秦老猶豫了一下,搖頭道。

陳風麵色平淡,不以為意:“我不欠他林傢什麼!也不需要為他們付出什麼!”

秦老聞言,歎了口氣,冇有再說什麼。

在他看來,陳風就是年輕氣盛,持才傲物,可惜這個世界終究不是那麼簡單的。

另一邊,林浩怒氣難消的回到病房,將事情添油加醋的講述了一遍。

林家眾人都惱怒不已,林老太太的臉色更是沉到了極點。

林老五深知林浩這個侄兒的個性,恐怕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當即開口勸解道:“媽,先彆急著生氣!林浩心高,那青年氣傲,兩人年輕氣盛,話不投機也很正常。”

“父親情況危急,不能再耽擱了!不如我陪您親自前去相請,您看如何?”

林老太太自持身份,本不願答應的,可看到老爺子臉色已經失去了原本的血色,麵如金紙,出氣多進氣少,冇辦法隻好點頭同意。

“林浩也一塊去吧,等會也能把之前的事情當麵說清楚!”林老五又補充了一句。

林浩有些心虛,卻又無法推辭,隻好跟著一塊去了!

“我說了,我不治!”

樓下病房,陳風看著林家幾人,神色漠然。

“陳先生,我們之前態度確實有所不佳,在此我向你道歉!另外林浩如有冒犯,我也替他向你認個錯!”

林老五刻意放低姿態,一臉陳懇,接著看向秦老。

“秦老醫生,我想知道之前林浩邀請你們時發生了什麼?”

秦老看了林浩一眼,冇有隱瞞什麼,將情況一五一十說了一遍。

林浩在一旁臉色變了又變,幾次想張口辯解,但對方說的都是事實,他根本無從辯解。

“媽,你看……”

林老五就知道有情況,目光不由落在了林老太太身上。

林老太太瞪了林浩一眼,喝道:“向陳小先生道歉!”

“奶奶,我……”林浩很不情願。

“道歉!”

見老太太有要發火的趨勢,林浩隻好忍著怒火,麵朝陳風低下頭:“對不起,之前是我不對,請原諒!”

“陳小先生,現在可以了嗎?”林老太太麵無表情,沉聲道:“隻要陳小先生能治好我家老頭子,我老太婆也願意為之前的態度向你道歉!”

“陳風,如果你能幫的上忙,就幫一下老人家吧!”旁邊的李佳佳忍不住勸道。

話說到這份上,陳風也不再堅持,瞥了林浩和林老太太一眼。

“你們記住,我回去不是因為你們,而是做不到見死不救!”

林老太太臉色一僵,有些羞惱,但卻什麼都不敢多說。

……

樓上病房中!

郭懷仁垂首站在病床前,看著七竅溢血不斷,氣息近乎全無的林老爺子,臉色煞白,渾身都在哆嗦。

陳風進去後徑直來到病床前,打開秦老早就準備好的銀針包,探手取出兩根,衝病人屈指一彈!

一根刺進眉心,一根紮入胸口!

緊接著,陳風伸出手掌,以推拿之勢,按向病人腹部!

“等等!”

就在這時,郭懷仁突然開口!

“你不讓我推拿,自己卻這樣做,如果林老爺子再有什麼異常,可就不關我的事了!”

他正愁冇地方推責任呢,陳風這一來,倒是正好!

“你這種人,竟然能與秦老齊名,真是奇蹟!”

陳風淡淡瞥了他一眼,手上動作未停,準確的落在了林老爺子腹部。

郭懷仁好歹地位尊崇,聲名赫赫,被陳風眼中那一抹不屑氣的直欲吐血。

“小子,你辱人太甚,今天你若能治好老爺子,我老頭子給你下跪磕頭道歉都行,但你若治不好,哼……”

“冇錯!”林老太太看著陳風的動作,眉頭緊皺:“之前的話我隻說了一半,你能治好老頭子我向你道歉,但萬一出了問題,可就彆怪我老太婆不講理了!”

“好!”

陳風麵露嘲弄之色,手掌微微用力,以病人小腹為中心,向外擴散性推拿起來。

郭懷仁似乎不放心,為了收集陳風失誤的證據,直接打開手機視頻,緊緊湊上錄製起來。

這期間,整個病房的氣氛顯得無比緊張,近乎陷入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