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37章

未來可期!

“你們雖然實力大漲,但在這裡行動切記不要離開我太遠,更不能擅自亂闖,明白嗎?”

“明白!”

“謹記!”

兩姐妹重重點頭。

“姐姐,我覺得有必要讓公子感受一下咱們現在的靈力狀況!”薇雨躍躍欲試,看起來異常興奮。

“咱們的實力跟公子相比還差得很遠呢!”薇風微微皺眉,有些遲疑。

薇雨搖頭一笑,眼中有著神秘之色:“姐姐此言差矣,我讓公子感受咱們的靈力狀況,並不是要向他炫耀什麼,而是因為咱們煉化了天道機緣,必定會有一些特殊的變化,而這種變化,我覺得有必要讓公子仔細感受一下!”

“薇雨說得對,來吧!”

薑天點頭一笑,兩姐妹麵帶喜色,立即開始催動血脈靈力。

轟隆……轟隆隆!

刹那之間,兩道巨型火柱沖天而起。

進階星空境初期之後,兩姐妹的實力大幅攀升,早已今非昔比。

她們本就是火屬性同源血脈,乃是火靈一屬中的罕見天賦之體。

煉化了天道機緣“極焰火精”之後,自身的靈力已經發生了某種奇異的變化。

這種變化,在促成她們進階的同時,也帶給她們額外的巨大的好處。

“天道機緣果然了得!”

薑天緩緩點頭,忍不住為之驚歎。

雖然纔剛剛邁入星空境初期,但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以兩姐妹現在的實力,任何一人都能跟中域星空境後期乃至巔峰強者正麵一戰!

而若是兩人聯手,中域星空境巔峰的頂尖大能,也要被她們壓製!

“不錯,很好!”

薑天仔細感應著兩姐妹的氣息變化,眼中精光大放。

他雖然不是火靈力天賦之體,但自身也掌控了種種異火和靈焰,而且寒熱皆有。

對於薇風、薇雨的氣息變化,自然也是頗有一番感受。

相比以往,她們的資質明顯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而這種提升,是正常進階所不可能帶來的。

“天道機緣的功效果然非比尋常!”

薑天深深呼吸,默默感受著兩姐妹的氣息變化,心中無比驚喜。

也就是他的焚器陣火已經升級為焚器真火,否則這會兒工夫,他很可能要讓兩姐妹幫忙,助他提升這種靈火了。

“有了天道機緣的推動和加持,你們未來的成就將會大幅攀升,未來可期!”

薑天傲然說道。

“多謝公子!”

兩姐妹迅速收起血脈靈力,內心一片自豪。

雖然她們的戰力未能超越薑天,甚至距離依舊很大,但至少她們不再像以往那般弱勢。

而且已經得到了薑天的高度讚賞,至少這一次,她們有了小小的驕傲的資本!

“這些儲物戒裡好東西可不少,有些東西對你們更是大有助益,放手享用吧!”

薑天把剛纔收穫的數十枚儲物戒交給兩姐妹。

“多謝公子!”

雖然兩姐妹一直都在替薑天打理這些戰利品。

但這一次卻有所不同!

因為這幾十枚,加上之前的一百多枚,一共兩百枚左右的儲物戒,全部都是來自本土大能!

這些人的身上的資源跟中域武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哪怕隻是一顆丹藥,功效也要淩駕於中域的丹藥之上。

對剛剛進階的她們來說,是最好的修煉資源!

轟隆……轟隆隆!

這個時候,又有一些本土大能陸續現身。

“公子,怎麼辦?”

薇風、薇雨臉色有些尷尬。

前一刻她們還處在進階的喜悅之中,這一刻又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和無奈。

哪怕合她們二人之力,也敵不過一個星空境初期的本土大能。

這就是武道差距的最直接體現!

因為血脈天賦的原因,又因為天道機緣的加持,她們兩人聯手的效果,要比同級彆的兩個武者聯手高出許多。

但在同階的本土大能麵前,卻依舊處於下風!

深深的無力感,再次將她們籠罩,她們意識到自己的實力終究還是很弱,隻是在中域範圍內初步達到頂尖。

而在“臨界道域”這種地方,依舊不夠看!

“不用理他們,走!”

嗡!

波動一起,薑天帶著兩姐妹瞬間消失在原處。

他之所以冇有直接動用化空大陣,為的就是防止留下痕跡,避免那些本土大能追蹤。

嗡隆隆!

離開這片虛空之後,他果斷開啟化空大陣,帶著兩姐妹遠遠遁走。

不久之後,三人來到一片原始山脈之中。

落在一座數萬丈高的冰峰之頂!

這裡寒意徹骨,但對他們三人來說並無任何影響。

薑天肉身異常強橫,絲毫懼這些寒意侵襲。

薇風、薇雨乃是火屬性天賦血脈,先天就能抵禦這種環境,同樣無礙。

四周有冰寒氣息籠罩,亦有寒霧繚繞不散,形成一道天然的遮蔽。

“不錯!”

薑天很滿意這裡的環境。

示意兩姐妹繼續修煉,自己則喚出吞靈鼠,準備檢視那道宮遺卷。

“咦?”

吞靈鼠現身的瞬間,薑天不由得一愣!

此刻的吞靈鼠,跟之前似乎有所不同了。

具體如何不同,他也說不出來,隻是氣息有了某種微妙的變化。

硬要形容的話,就是多出了某種難以言說的神韻!

而這種神韻,是吞靈鼠以前從未有過的,哪怕經曆過一次次進階,也從來冇有出現過這種變化。

“難道是道宮遺卷的影響?”

薑天想到了某種可能,臉色卻變得古怪起來。

該不會,那道宮遺卷已經被吞靈鼠自行煉化了吧?

當然,這並不代表他懷疑吞靈鼠有什麼問題,而是因為天道機緣神秘莫測,很多時候並不會像想象中那樣一成不變。

所謂機緣天註定,而天意往往難以預測,也許吞靈鼠在吞下道宮遺卷之後,獲得了上麵附帶的好處。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的確算是天意了。

畢竟道宮遺捲到手之初,薑天正身陷重圍,不方便去檢視,所以才讓吞靈鼠暫時保管。

而現在,如果那機緣真的便宜了吞靈鼠,他也冇什麼好抱怨的。

“吱吱!主人怎麼不說話了,是在擔心那道宮遺卷被我偷吃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