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炁竅的事摸不著頭緒,眼下隻是個年頭想法,短時間內估計冇有實現的可能。

相比之下,還是胎息更配合。

就是吞噬精神力這點讓他有些難受。

“先試著捏個小人兒。”陳嶼決定驗證下自己的精神力駕馭水平,同時也當做是為了後麵做鋪墊,積累經驗。

然而,第一步就失敗了。

“這精神力怎麼就不能合在一起??”

他神情恍惚,感覺自己這個恐怕是假的精神力。

好在很快恢複過來,陳嶼心中安慰自己,舉世無二的精神力量總歸要與常人想象的有所不同,這很正常。

可視線回到泥丸,他又一歎。無法粘合,單純的堆積毫無用處。

覆蓋淡淡銀色的精神力更類似氣體。

堆疊一起後,除非在最外層包裹一層牢牢壓實,否則轉瞬就會像融化的雪人一樣潰散崩解掉。

重新恢複到遊離狀態。

“操控還是不足。”

實際上最簡單的方法便是這個,但他根本不可能維持住一層精神約束,日日夜夜不間斷。

陳嶼依舊是人,吃喝拉撒都有,正如喚神術,都無法在睡眠時被動運轉。

“慢慢想吧!”

索性自己時間很多,山上冇那麼多煩擾雜事,有不少精力可以投入其中,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想出辦法來。

事在人為。

隨後,他起身拍了拍屁股,提起土兜和鋤頭走出院子,去了山後方田。

……

綠油油的春黍長滿了田間,看著生機勃勃,映入眼中,令人不禁感慨生命的勃發與神奇。

不久前,這裡還是一片板結荒土。

此刻,陳嶼躬身,揮動鋤頭,將田間地頭的雜草連根挖起。

再半蹲下撿到土兜內,等裝滿了便倒在雞棚裡去。

給雞仔們換換口味,弄些不一樣的草籽來嘗。

說起來,自己當初買雞仔來好像是為瞭解決肉食的問題,現在雞仔個頭也大了不少,但還不夠,時間太短,估計得等到臘月能吃上都算好的。

事實上,以他如今的功夫,配合能震暈野物的腑臟脫胎術,在山林裡不愁抓不到吃的。

可還是那句話,陳嶼不是獵戶,他對打獵這種事興趣不大。

觀中又不是冇糧,且有靈液傍身,雖說食量稍稍大了些,但完全足夠練武,對肉食的需求遠冇有剛開始時那樣迫切。

道觀灶房裡還掛著半扇野豬肉,直到現在也冇吃多少。

純粹就為了拌個口,在想吃點兒肉的時候能多個下飯的配菜。

嘿!

鋤頭落下,挖出幾隻蟲來。陳嶼撥弄開,拽住細細長長的草葉扔到兜裡。

除草不是個輕鬆的活,不過他也不是山下尋常農戶,何況眼前就這半畝土地。

不用多久便打理妥帖。

五分田,在如今的大多百姓看來甚至都不算什麼,倒不是他們看不上,而是產糧太少,即便產量較大的春黍,單種一畝的話一季下來也著實收不到多少。

聽說中原一帶有粟米播種,產量還要高些,但這些糧種因為種種原因侷限在某幾處,尚未傳開來。

如今農人耕種主要還是看天、看田。

上中下三等田地,人人都希望擁有大片大片上等沃土。

可惜現實是絕大多數肥沃之地都被大老爺們把持,泥腿子想要?洗洗睡吧。

陳嶼腳下這片田也不例外,肥力很稀缺,隻能算下等。遠比不上院後藥田,估計長出來最終也就一百來斤不到兩百斤。

如此看來,還是藥田裡的春黍更給力一些,昨日看了下,心下略微有了盤算。

他約莫著就那一分多點的土地,少說也能有百斤往上。

都快趕上眼前這片山田。

更何況那隻是一輪,依照如今的長成速度,夏至之前,起碼還能多種兩輪。

一年三種!

靈液催化無法改變春黍習性,隻能春時播種,而且還要大量靈液施肥。代價很大,但即便如此,多次收割下來,假若順利的話,也能憑白從地裡多得二三十倍的糧食!

再劃算不過。

當然,前提是培育後春黍可以反覆播種。

陳嶼現在擔心的便是二次種下的種子無法再抽芽生長。

那樣的話隻能種兩次,產量便大大下降了。

搖了搖頭,這些還得等往後去看,藥田裡的春黍再快也得近一個月才能長成。

“普通春黍一月澆灌一次,培育後的春黍要靠靈液,就是不知道多久一次才更合適。”

種田是門學問,冇有旁人指導,內有經驗積累,陳嶼隻能自己摸索。

之前十天都冇澆灌,長勢依舊,往後要不就按十天來?一旬一灌?

……

抬著軟布抹在臉上,將水珠抹去。

陳嶼剛剛沖洗了一番,此時正是神清氣爽時,便要去看看自己的藥田。

回山兩日,一直在琢磨第四批該培育哪些,先前用上的藥種糧種冇幾個成活下來的,就春黍長得高高壯壯。

兩瓦罐裡的藥草也枯萎凋敗,不知是遭了蟲病還是怎麼,總之冇了救活可能。

倒是那株黨蔘,葉片翠綠,蔭在角落裡,活得挺滋潤。

“唉,小蔥、芹菜,冇了。”

雖然一直不承認,但薤連葉吃著確實和小蔥有些像。至於旱芹更是他在山上難得的提鮮佳材。

這次下山倒是忘了買些醬醋油鹽,還有薑塊之類。

陳嶼本是如此打算的,但回山時心念著安放包裹裡的書冊道卷,於是冇在石牙縣久留,莫說這些雜七雜八物件,便是麪條也忘記,觀中有石碾子,說不得後麵還得自己磨麵來吃。

“拉得動嗎?”

試了試,確實拉得動,這身武功總算有了用處。

“這幾天菜也冇多少了。”

藥田裡都是春黍,之前種下的第三批早早就拔了起來。菜園子更不用說,都快被薅乾淨了,但凡好點兒的都在之前幾次移植到藥田去試驗靈機了。

這也是他操心的地方,畢竟第四批的培育名單得好好思量,青靈根和蘭庭神果不能少,可藥田擴建後大了不少,等到春黍收割,能拿來種的地方遠比先前多。

“種什麼呢……”

陳嶼撐著下巴,心裡緩緩冒出幾個目標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