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人體有大竅,此說從來都非虛妄。

穴竅遍及身軀上下,大大小小,連接周天各處。

陳嶼在書中找到了關於內府各處穴位方麵的資訊,很少,大部分都是發散開的臆想,但剩下的那些也足夠他去琢磨。

臟器關聯穴竅,搭在十二經絡上,如肺俞、中脘、天樞等,體現在外,擊打扭按則能與對應的器位呼應,有所感覺。

除此外,在方台閣中所見的諸多道書醫書上亦有相似論斷,譬如《靈樞經》中有言,五臟非隻連接內外穴位,還有五官竅之說。

肝開竅於目,心開竅於舌,脾開竅於口,肺開竅於鼻,腎開竅於耳及二陰。

此處的開竅與一般穴竅又有區彆,不是通常意義上的穴位,而是以五臟影響五官,達到耳聰目明、陰陽交泰的效果。

不過書冊說的玄乎,能不能做到還有待考證,陳嶼不去深究,隻看向存想觀中關於穴位的描述。

《火竅存想觀》主五行,練火屬心臟一處,輔以金肺、木肝,共成一套存想內練之法。

三處臟器,連帶著皮肉關節等位置的穴位,零零總總加起來書冊上記錄了約有三十處。

實際上,藉由精神力與呼靈強身術的配合,每次吸收靈液時,他都能找到體內幾乎所有的穴位。

比對一番,發現此法遺漏不少,穴位數目對不上。還有幾處描述也有誤,穴竅位置偏得太狠,甚至乾脆書中所言方位並無穴竅存在。

當然,不排除是自己的身體與常人有所不同。不過陳嶼覺得大概率還是著成此書的人冇有他這項能力,能夠通過精神力去洞悉和分辨。

但這並不意味著書冊無用,他看得更加認真,一個字一個字揣摩解讀,上麵還有一些批註,有方士,有士子,也有道門同行。

“指藥不全,引藥更是全無。”

翻動書冊,目光落在一篇殘了大半的紙張上。和陳嶼這種有靈液打底不同,道門內練,勁力對臟器損傷較大,不少都需要藥物輔助才能承受。

而指藥為本,引藥為上。如今兩者皆無,縱使練法齊全,旁人也根本不敢上手嘗試。

陳嶼對練法不算看重,倒是這些能淬鍊腑臟的藥方讓他很是上心,可惜無從複原,彆家門派又不可能憑白拿出,遂而作罷。

書冊放在一旁,他端坐石台,閉目調息片刻,任由清風拂麵。

心思沉下,隱約間好似要陷入空洞虛無中去。最終被他止住,拉回了神思。初光境界確實很有益處,能靜心明念,但此刻用不上,他更需要主動驅使意識跟隨精神力,在體內盪漾不斷。

陳嶼在嘗試,想要牽引部分胎息到心臟外的一處穴位,靠近中庭,夾在期門與巨闕之間。

這處穴位不大,關係不算緊密,他欲要導入胎息,試驗在肝器之外是否能如預想般凝聚炁種。

“喚神術對炁的導引作用不大,呼靈強身術亦是如此。”

過程中,他明顯感覺到包裹住炁的胎息在肉身經絡中躥動,卻始終無法得心應手地把控。

到了最後隻得用更多的精神力去攜裹對方,生拉硬拽地拖到穴位處。

和下丹田不同,本就是肉身一部分的血**竅輕鬆容納了胎息,他靜靜等待的同時,將精神力灌注其中,與胎息在穴位內部融合混雜,壯大那一絲孱弱的炁。

半刻鐘後,不多的胎息被轉化徹底。

玉白的炁流淌在穴位內,陳嶼動用呼靈強身術,飲下一口靈液。

霎時間,體內好似無數星辰閃耀,眼前儘是璀璨銀輝。

他駕馭精神,來到停留著炁的那一處上,看見對方盪漾如霧如雲。

絲縷交織,靈液吸收後產生的溫熱與炁一同作用,不斷滲透竅壁。

血肉在強化,酥酥麻麻的細微感覺傳遞入腦海。讓人有種說不出的舒坦。

但很快,這種舒適變成了脹意,彷彿被撐到,帶有火辣辣的痛楚。陳嶼精神一震,連忙看去,卻見穴竅內的血肉正迅速變多,一層一層,隨著炁的進入,大團大團增生出的肉塊好似要將整個穴位堵塞。

血液滯留周圍,纖細的血管隱隱有了支撐不住的預兆,將要爆裂開。

鼓脹眉心,大開泥丸。

他顧不得多想,趕緊用洶湧的精神力將所有殘留的炁從穴竅內挖出。

絲絲縷縷的炁散落四周,冇入血肉骨骼內,或許是量太少的緣故,作用不是太明顯。

而隨著炁的消散,穴位內的血肉開始枯敗,被血液沖刷後便融化不見。不過陳嶼發現,這一處穴竅似乎發生了變化,有一層細薄的膜形成,乍一看像是受傷後的結痂。

但更柔軟,富有彈性,血液在其間流淌不受任何影響。

呼!

睜開雙目,陳嶼捂住額頭,輕緩揉動眉心。

剛剛意外發生得突然,情急之下便將大量精神力傾斜出去,比之前幾次都要凶狠,估計對泥丸宮也造成了損傷,此刻眉間痛得厲害。

不過目前更重要的是關於炁的試驗。

事實證明,這東西比精神力和胎息都要活躍。

與血肉反應劇烈。

但從肝器處安靜無恙的炁種來看,這次的變化又或者與靈液作用有關。

好在處理及時,不然真要將整個穴位堵住,再小那也是身體一部分,說不得會發生什麼。

“得想個穩妥些的辦法。”

陳嶼一邊頭痛,一邊低頭思索。

炁不能直接灌注穴竅,起碼不能與靈液一起,但他又確實對兩者間的反應很是好奇。

不能灌注穴位……穴竅……

經絡、奇經八脈……

想著想著,陳嶼思緒發散,回憶起自己以前看過的諸多小說故事,他突然一拍手,有了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既然血肉大竅這條路走不通,那乾脆捏個炁竅出來好了!

倒不是他非要跟穴竅過不去,而是道門中大部分經書都記載這個,看了很多後他有有著不少想法。而且經過試驗,穴位確實存在。如此一來不試上一試就放棄實在有些不甘心。

隻是話說回來,炁太難操控,不知是精神力不夠強大還是如何,始終無法隨心掌控。這種情況下想要憑空捏個炁竅出來無疑難比登天。

“怎麼做才能讓這些炁聽話些呢……”-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