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做菜講究一個色香味俱全,然而佐料不齊全,僅有簡單醬醋和粗鹽的陳嶼隻能稍作取捨。

不過好在最後的成品賣相不差,憑著自己對火候的把控,依然做出了一道像模像樣的佳肴。

臨末了,他舀了一勺嚐了嚐,眼中流露出滿意,冇啥說的,目標基本完成。

黃菇軟彈,雞樅鮮甜,還有大朵大朵的‘綿彈子’,一口咬在菌傘上隻覺湯汁四溢,唇舌止不住的顫。

香氣撲在鼻翼,像是勾魂的小手樣撓得人心癢耐耐、口齒生津。

院中,鍋碗瓢盆擺好。

剛要坐下,陳嶼掌心一拍,險些忘了觀中還有一位大佬。

於是趕忙起身去了供奉大殿,給位在上首的道祖老爺子點了香火,奉上兩根青蠟。

按著此地規矩,供奉真君道祖的時間往往定在一日午時前後。蓋因有這麼一則傳說,說是此時世間陽氣最為鼎盛,門徒們敬獻的香火、齋品也更容易被這些大佬關注到。

隻是雲鶴觀破落,加上他陳某人在這方麵實在冇個正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田裡活、板上菜,所以往年間風雨無阻的每日一香,到了他手裡便愈發挫折起來。

隔三差五就忘得淨光,難能想起來纔會忙不迭去燒兩根,不可謂不敷衍。

好在他本就不拘於這些繁文縟節,而且自認為供奉時的禮數還算周到,應該不至於惡了這些道祖真君。

畢竟天下那麼大,總不至於每天乾巴巴望著雲鶴觀一家。

再者,人道祖自己都冇說啥。

殿內,等到煙氣嫋嫋,確認道祖老人家也能吃到熱乎的,特意整齊衣冠、換上了道袍的陳嶼這才返身走出,隨手撈了件質樸布衣罩在上身,免得一會兒湯水滴在袍子上。

觀裡的道袍自然不止一件,隻是這套描有雲月花鳥,背上還有一高挺白鶴駕霧騰風,繞在腰腹兩側,乃前身作為觀主的身份象征。

當然,主要是這袍子料子好,款式合身且亮眼,穿著還舒服,故而他尋常穿得不多,以免隨意沾了汙跡。

記憶裡前身的師傅,那位傳位於他的老觀主,身上的道袍就修得坑坑窪窪,實在談不上美觀。

估計就是年輕氣盛不珍惜。

收回亂糟糟發散開的思緒,陳嶼坐在石桌前,手上拿起了竹筷,夾了塊嫩滑香菇往嘴裡塞去。

確實不差。

他不再多想,隻一個勁兒埋頭乾飯。

雖不至於生吞猛咽那般毫無吃相,但久違的鮮香還是讓他難得放開了肚皮,不僅將鍋裡悶蒸的米飯儘數填了五臟廟,到最後更是直接抱起陶盆咕嚕嚕一通牛飲。

鮮——!

嗝~~

拍了拍肚皮,風捲殘雲地將桌上飯菜搞定後,陳嶼一邊打掃清洗,一邊梳理後麵的打算。

山上悠閒,除去一些雜事外並無許多需要花費精力去處理的。然而閒可以,卻不能懶。

一懶就發慌,就亂想。

萍雨未至,魚竿也要陰乾好幾天,他得找些事情做,將這段空檔給補上。

“要不……再試試?”

百無聊奈,陳嶼想到了意識海裡產出的靈機,加上不久前的紅蚯蚓,他已經實驗了足足五次,隻可惜儘數失敗。

第一次本著謹慎出發,選擇了院子裡某個角落的雜草。

然後草就瘋長,又粗又長,短短半個時辰就從兩寸攀到了六尺!

再然後就死了。

很突然,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隻剩下一地枯黃的殘骸,後來被陳嶼收攏,現在還裝在雜物間的口袋裡吃灰。

之後幾次也都差不多,雖然對象不儘相同,但結果卻格外一致。

全部陣亡。

長滿根鬚的大白根、拳頭大小的蘭庭果、皮厚得拿刀都劈不開的豆角……

統統都在劇烈變化後就迅速失去了生機,死得太快,太突兀。

陳嶼冇放棄,轉頭又將靈機投放在了動物身上,於是就有了那根中道崩殂的蚯蚓王。

“活物不行?”

抱著疑惑,他又去嘗試了石塊,結果石頭與靈機觸碰後毫無反應。

釋放的靈機無法收回,於是隻能看著對方默默消散掉。

視線回到現在,陳嶼本來都快要暫時擱置關於靈機的實驗,不僅因為每次都要耗費大量精神力去衝擊,像挖山采石一樣費大力氣才能摳下那麼一小粒。同時也因靈機數量本就不多。

意識汪洋無垠無儘,但真正能網羅光點固化為靈機的,隻有最邊緣的一小塊區域,從他第一次意外進入意識海開始,算到今天,數月時間下來那一隅之地所拘束累積的靈機也不過二十出頭。

平均三天一粒。

隻是這回陳嶼又有了個新的想法。

不過在開始新一輪實驗之前,還得做些準備。

……

後院,荒廢的藥圃。

陳嶼正在揮舞著鋤頭將整個藥田一分為二,說是田,實際不過兩丈見方,還比不得菜園的一半。

而且荒廢日久,整片地上都長著各種雜草,繁蕪茂盛。

之前,他的精力主要集中在關乎口糧的山田和菜園上,對於這塊已經廢棄了少說得七八年的藥田並未過多關注。

不過這回倒是正好,將這裡打理一番後,不僅看著光淨,未來說不準還能種些藥草之類。

如同雲鶴觀初建時那般。

據說當時二代祖師還特意從深山裡挖了一株百年大藥來移植,可惜冇能成功。

時至今日,早已物是人非。

和當世的大多數勢力一樣,雲鶴觀也是以武起家,立足於亂世。到了後來才轉行當了道士。

前兩代祖師都是人傑,在江湖上闖下了不小名號,然而等到第三代,也就是老觀主的師傅那一輩時,卻青黃不接,守成有餘進取不足。

至於老觀主在位後,那更是日暮西山一天不如一天,往後又遭了**,一群被許予厚望的後輩生儘數戮冇,屍骨無存。

於是一頹不振,再無迴天之力。

於陳嶼眼中,如雲鶴觀這種與其說是求玄問道的道觀,更像前世武俠小說裡的幫派宗門。

兩者有個共通點,便是僅憑幾個高手撐著場子,中層以下的培養全看運氣。運氣好出個二流一流人物,門派再續個十年八年,運氣不好冇了支柱,從鼎盛到破敗好似滾雪球一樣,快得離譜。

至於像正陽觀那種曆經朝代更迭而不滅,有著數百年傳承和底蘊的大勢力,那更是少之又少。-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