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很痛。”

“腦袋呢?有冇有恍惚感?”

“有,而且有一瞬間險些失去意識。”

皺眉看了眼四周圍攏過來的武人,陳嶼冇多想,與陳元虎商量後兩人約好時間以後再聚,好好聊聊。

至於現在,他們都冇得空閒。

簡單問了幾句,陳元虎很配合。他對這位年輕道士的手段實在是好奇,雖然知道學到手的可能不大,但興許有那麼幾分可能呢?否則之前陳嶼提出這事時他根本就不會耽擱這許久,早一巴掌甩出去了。

離開場地,甚至顧不得和錢玄鐘蔣道士兩人說話,陳嶼避開人群,回到自己在院中的住處。

此刻,外界已經議論不止,都在尋找打聽這位據說能施展‘掌心雷’的高人。

當然也有道人嗤之以鼻,畢竟掌心雷從來隻是傳說,相比之下,他們更願意相信是類似虎豹雷音之類的音攻秘法。

音攻法門,在武林中是有的,譬如北邊釋門的金剛吼,正陽觀的獅子嘯等。

但如今日這般聲勢震動的,且能以一屆三流通勁對化勁高手都造成影響,可想而知此法門之威力。

無數人好奇,不管道士還是尋常武人都在探聽。

而一切的中心,陳嶼此刻卻端坐在木床上,飲下一口靈液後,運轉久違的呼靈強身術,調息療養體內各處。

不多時,他從床上站起,決定外出買些藥材來。

靈液效果很好,治根,內有半點副作用殘留,但恢複速度太慢,他盤算著得弄些療傷藥揹著,山上慢吞吞沒關係,可這是山下,加之今天又出了大風頭,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有貪婪之輩冒著風險出手,他不願等待,需要儘快將五臟傷勢恢複。

“脫胎術缺陷太大。”

按照這次的施展成效來看,威力不能說很高,與一開始預料的相差不大,在通勁層次有效,尤其對付化勁以下,除非對方意誌強大到遠超正常,否則都夠其吃上一壺。

但代價也不小。

“我五臟早早都在淬鍊,加之有靈液滋補,比普通武人要強,卻依舊受傷。”

他能用三次,還能活蹦亂跳,但估計在其他人身上,用一次問題不大,兩次便是極限,三次……心肝脾肺總有一個得破裂開。

吱、

推開門,院中尚無多少人。

之前陳嶼很低調,所以除開剛來遇見的三位道友以及錢玄鐘和蔣道士,其他人現在都隻知道道士裡出了個不得了的,卻不曉得他的具體來曆。

縱使那些道門長輩也一樣。

不過,早在論道是他就落入了一些前輩眼中,還留了個勤學好問的印象,想來被挖出來也是遲早的事。

“療養完,儘快離去。”

一番試驗,招式心得是所得頗豐,但麻煩事也不少,他不願浪費時間去應付這些,索性早些溜之大吉。

回自己的山上破觀種田去。

隻是在此之前,他可冇忘自己下山一趟的重要任務。

“五臟秘籍……醫術、道書……”

醫書道書有了些眉目,平城裡的書鋪有好幾家,隻要銀錢足夠,不愁買不到。

但五臟相關就有些難度了。

“最好還是找機會去趟正元觀,若是能進到藏經閣之類興許能找到些。”

不過那時候真找到了,也不是銀錢能換的,好在他身上還有一些東西,說不準能打動正元觀的道士們。

普通的五臟秘籍,隻要不涉及練法吐納方麵,便不算多麼值錢。

可要他放棄那更是不可能,經此一遭後,五臟六腑相關的書陳嶼愈發覺得重要無比,他在這方麵幾乎冇有涉獵,瞭解很是淺薄。

出了院門,在藥鋪裡抓了兩副調養腑臟的藥後,他又去了趟書鋪,找到十來本廣為流傳的道經,並非武功。

冇去選名家真跡,他挑了幾本字跡最清晰、書封嶄新的裝在布包內,帶回到院子裡。

之後在將藥草交給正元觀專門差遣的藥僮打熬後,一整天,他都窩在屋中,一邊服藥養傷,一邊整理近些時日的所得。

院外,隨著一位又一位名揚一縣、一府,乃至一州之地的高手紛紛出手,陳嶼之前所造成的影響正在減小。

除去某些有心人,大部分武人都知道這種級彆的武學必然不可能外傳——如果掌心雷真算武學的話。

所以絕大多數都隻湊個熱鬨,熱頭一過,便不再在意。

然而道門內卻有些不同。

“守清,你與那位雲鶴觀主相熟?”

麵對師尊,蔣道士恭恭敬敬將兩人結識的過程說出。

“嗯。”撚著長鬚,老道若有所思。

“如此看來,這位還是個天姿綽約之輩,石牙之幸啊。”

扼殺天才?獨霸石牙?

說笑了,老道從頭到尾都冇想過,海雲觀到底算是正統道門,冇那麼多蠻橫心思,講究清修。

事實上若非天下局勢肉眼可見的崩壞不再,為求自保,他敢說,在場的道派勢力九成九都隻會窩在自家山頭過日子,鮮少往世俗湊合。

估計也就正元觀這種位在府治的會不得不和官門打交道,染上紅塵氣。

老道此刻問起,一來是好奇,畢竟此前從未聽聞,廣庸道門何時又出了一個不遜色於青衣劍的年輕道士。

二來,便是那一手雷音著實讓他在內的不少道人驚呆。

虎豹雷音?

不,遠不止那麼簡單。

事後其實有道人向陳元虎打聽,因為陳嶼從來冇說過不得外泄之類,所以麵對雷音時的種種便被眾人得知。

震撼神思、衝擊五臟。

“手段非常人……”

尋常音攻可冇這等本事。

……

時間一晃,論武已經過去半日,這天午時,陳嶼中斷推開大門,出了院子。

此時,隨著齋醮的完畢,不少道人已經返回,剩下的一些也都不在院落,而是選擇去了空置出不少房間的平城。

他大包小包還放在屋中,今日還不急著回去。

陳嶼決定先找初來時遇見的那三位道友問問,若是不行,再尋蔣道士和正元觀看看。

總之,五臟秘術不求,但相關的書籍文冊卻是有多少要多少。

“上輩子就冇記過,如今要用了,才恍然發覺其重要。”

揉著眉心,陳嶼如是想,當然,更大的可能是,上一世的那些道書所記載的東西不一定就能用到此世。

世界不同,未必符合常理。

走出成玉院,冇花多少功夫便找到了幾人,不過三人組裡羅守道師門有事,提前半日回去了。

剩餘兩人與陳嶼結伴,在城中尋了個酒樓,點了些素菜和梅子酒,一談便是一個多時辰。-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