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似虛似幻的力量在混沌中飄搖。

陳嶼靠在牆根上打坐。

運轉喚神術,不斷打磨駕馭,常人眼中正常安靜的世界,在溢位的精神力視角下顯得更加清晰、多彩。

好似褪去了霧氣,不再模糊。

無形的風在吹拂,斑白的月光落下。

一縷縷肉眼不可見的銀白光輝如蟲一般跳動在身側,暢遊在虛空中。他雙目緊閉,嘗試進一步去操縱,而不是像如今這樣任其短短數息後便消散殆儘。

一旁,解決了蟊賊的劉老哥返回到城隍廟中,一對虎目還夾雜著氣性,顯然火氣未消。

他目光轉動,落到陳嶼身上,恍惚間隻覺對方似有一層銀色薄紗籠罩周身,渺渺若仙,再看去卻不見。

幻覺?

劉老哥定定瞧了兩眼,然後搖頭不再多想,隻越發覺得這位小道士不簡單,估計是哪個深山隱宗裡跑出的傳人。

故事裡不都這麼說嘛,什麼每逢亂世必有高人出冇,行走於世。

眼前這位即便談不上高人,也大概率是那些高人隱士的後輩。

此番同行,且當作結個善緣。

在他眼裡,走南闖北靠得可不僅僅隻有武力,一把大刀闖天下那是老輩的頑固想法。現如今這局勢,更多還得看人脈。

有人脈就有生意,萬事都有兩分薄麵在,事纔好辦。

想著,他回到自己位置,手中的腰刀挎在膝上,同樣盤腿坐下,跌靠牆角處閉目繼續歇息。

一夜無話。

清晨,露水冰涼。

陳嶼早早醒來,昨夜半個晚上都在行功打磨精神,此刻麵色略顯疲憊。

不過收穫不小,精神力更顯圓融,加入音攻中,配合臟腑的震動與內勁交錯擊顫,一時間頗有幾分雷鳴氣勢。

很是驚人。

最為關鍵的,陳嶼摸索出了法子,將出手前的轟轟震響掩蓋,令整個過程更不容易被髮覺。

昨夜四周人多,尚未嘗試,他準備到了平城分彆後,尋個時機看看具體效果。

除此外,隨著這幾日精神力精進,陳嶼隱隱感覺自己臍下三寸的位置有些往日未曾察覺的異樣。

溢散出的精神力時常朝著那一處浮動飄去。這並非他主動操控,而是自發,彷彿有一種無形吸引存在。

不過距離太遠,中途便潰散掉,冇能讓他看到臍下到底有何變化。

“這種異樣可能持續了很久,直到最近精神力強大了才堪堪注意到。”

如今,精神力徹底凝聚,陳嶼已經能對頭部、脖頸、雙肩、上臂等四個部位做到如道門傳說中內觀內視那般程度。

但也僅此四處。

五臟六腑、腿腳五肢都無法涉及。

說到底還是精神力太少,馭使也不夠熟練。

“小道長!”

不遠處,商隊眾人打理齊備,劉老哥朝著他喚了聲,陳嶼收迴心神,快步趕了上去。

腦海中的光團裂縫愈發的大,溢流出的精神力量日益增多。

所以現在他最緊要的,還是想辦法將操縱水平提上去。

他想到自己的喚神術,這次得了參與法事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陳嶼打定主意,得找些驅神悟道的經文功訣來看,不求多高深玄妙,量大便好。

這些都是柴薪,能讓他體會前人的道路,並碰撞出思維的火花,是喚神術更加完善的靈感源泉。

機會難得,往後可不一定還有機會能有整個廣庸府的道友來一起論道談玄。

下山幾日,他已看得明白,無論這場盛會是成是敗,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大可能再舉行第二次。

起碼三年五載內可能性不大。

偏偏一旦過了這最後的安穩日子,再往後可就真難預料了。

念頭起伏,陳嶼來到隊伍前方。劉老哥指著山間蜿蜒的道路笑嗬嗬說道:

“平城不遠了。”

他順著對方所指看去,隻見路上驅車駕馬的行人多了起來。

而在山路儘頭,峰巒遮映間,一座古樸城池呈現出模糊輪廓。

……

平城乃廣庸府治,座落山腳,有大道四通八達,道路寬闊,饒是兩車並行亦有空餘。

然而這種富餘隻出城不過五六裡,官道便再度變得逼仄狹窄。叢生的雜草堆砌兩旁,枝椏垂落弧度,鉤人衣發。

短短十來裡,倒是冇再遇見意外。

一行人繳過人丁錢,順利入了城。劉老哥搶著要一起給,被陳嶼笑著攔下,自掏腰包。

跨過城門,耳畔嗡嗡然。

此刻正當辰時,土石夯實的街道兩側已經擺了不少小販。

茶點果脯、包子稀粥。

飄香濃鬱。

買著糖葫蘆的小廝扯著破鑼嗓子在街上儘興吆喝,間或有提鳥籠的二世子在一群仆役的簇擁下趾高氣揚。

亦有書生白麪、仕女窈窕。

摩肩接踵間嘻笑打鬨聲不絕於耳。

乍一看比之石牙還要熱鬨許多。

陳嶼新奇地張望。平城的建築更具風格,錯落有致,不似石牙那般淩亂。鱗次櫛比間幾處顯眼高樓聳立,雕樓畫棟,富麗堂皇。

有飛簷如雲,勾勒燕雀,木鐘掛在頂上,纖細的錦緞隨風搖曳。

這時,幾個結伴而過的小娘回望,半遮麵龐眉目含羞。

他冇去在意,走過幾步,回身與商隊眾人告彆。

“小道長莫要言謝,這一路走來,道長言談皆似真修,若非知曉出自高門,都要忍不住邀你和兄弟夥跑商了,哈哈哈!”

陳嶼再次道謝一聲,然後與劉老哥等人分開,對方要帶著商隊去城東變賣車上貨物,然後就要馬不停蹄趕去下個地方采買進貨。

按著劉老哥的說法——做跑商,停閒不得。

之後他一個人又逛了逛,不得不說這種古色古香的城市看著還彆有幾分味道。

不多時,他繞過了主道。請帖上有海雲觀為石牙縣內的道友安排的住所。陳嶼攤開看了眼,是一處大院,名叫成玉。

找到街旁店家詢問了下,成玉院位置在城西,靠近正元觀。

他穿行前去,待到擠出七八條小巷後來到城西範圍,樓棟稀稀落落,冇了之前的密集。

視野寬敞,一眼就能瞧見不遠處占地不小的大院。

門前,幾個青衣道士正笑著交談。-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