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篤!

鋒利的柴刀落下,翠綠竹身裂出個大豁口。

陳嶼刀拿得很穩,又一刀劈在相同高度的側麵。兩個口子相對,中空的竹心暴露在外。隻見他輕輕一推,咵嚓一聲後整根竹子頓時折斷傾倒,嘩啦啦竹葉響成一片,最後堆落在地麵。

上前幾步,抓起中間一段上抬到眼前打量、比劃,片刻後搖頭一歎,將之放回地上。

身後,同樣橫躺著的斑竹有不少,約莫十來根,高矮胖瘦不一,但顯然都不能讓他滿意。

挽起袖子,陳嶼繼續挑選。

其實他要求真的不算高,隻是站在地上始終看不清被枝葉遮掩的部分,所以一連選了好幾根下段很中意的,結果都在中上部分出了岔子,要麼扭斜,要麼太粗。

好在這裡竹子管夠,不愁找不到。

布穀~

布穀~

太陽漸漸掛上了雲頂,時候來到晌午時分。鳥雀啼鳴愈發響亮,叫聲各異,在山林裡不斷迴盪。

嘩!

草簇抖動,一根光溜溜的斑竹從中飛了出來,掉在地上。然後便見陳嶼探身走出,身上還沾著落葉,一邊撚摘,一邊低頭看去。

竹身青翠,原本生長著的枝椏被他剃了個乾淨,摸著不算光滑,帶有絨毛似的輕微刺感。

先前試了試手感,馬馬虎虎,不過後麵還有幾道工序,等成品出來想必不會太差。

在山裡釣個小魚應該問題不大。

青台山三麵環江,但雲鶴觀所在的位置更靠近西邊,也就是抵攏白岐山脈的方向,山巒丘嶺多,江河湖泊少。

在山裡,寒潭幽泉不缺,潺潺山澗也不少,但這種地方養不出大魚,陳嶼原本想去的那處水潭就位於密林裡,幾塊大石頭圍著,是處天然深潭。

某人口口聲聲有大物,其實到底如何他心裡門兒清。

釣魚嘛,關鍵在於釣而不是魚。

說回當下,砍完青竹的陳嶼冇有直接返回道觀,而是挑著竹子下了山坡,將其放在路口,然後緊了緊肩上揹簍,轉身便上了另一條道。

今早出來的目的可不止砍根竹子這麼簡單。

跋涉在小道上,貼靠兩邊的岩石高聳桀驁,手裡的柴刀時而豎劈斜斬,將阻攔在前的荊棘刺木攔腰砍斷。

這山裡的灌木草堆長得是真快,距離上次來不過半月,同樣的道路,那時就折斷了不少,短短十來天過去,又變得格外茂盛。

陳嶼向上,沿著這條不知何時被踩出的小道直入青台山深處。

很快,青岩漸去,地勢變得平緩。又走過兩刻,一座座古木根生的丘陵落入他眼中。

綠意盎然。

不過這回冇有徑直往林子裡鑽,而是順著邊緣一路走去。他一邊前行,一邊回憶,不多時就來到一處凹陷處。

前方,一口深坑半掩在草坪下,黃土翻出地麵,能看到斷裂的草木根莖。

再走幾步後低頭向下,便是一道陡峭崖壁,七八丈高低,最下麵的岩石上仰躺著一截枯木。

隻留下半邊身子的木頭長滿了青苔和綠草,樹皮裂開,依靠石壁的位置似乎還有個漆黑洞口,似乎是被什麼動物挖來做了家。

陳嶼隻看了眼便收回視線,他來到崖邊邊上,離了深坑半步,冇敢靠攏,免得一不留神踩空掉下去。

這地方土層本就不嚴實,不然也不會在上個月的大雨中垮塌,連帶這那根大樹一起跌了下去。

留下個大坑。

他俯身低頭,沿著山壁尋找著,不多時似乎有了發現,眼前頓時一亮。

隻見某處石縫上,依附著一團鋸齒似的蕨草。

最引人注目的,是包裹在草葉中的橘黃果實。

“果然熟透了。”

陳嶼眼尖,看見果實上的淡紅斑點。

於是也不耽擱,人趴在地上,直接伸手摸了過去。大手拽住草身,稍稍用力連葉帶根一同拔下。

起身後拿到細細翻看,才發現裡麵不止一顆果實,隻是橘黃的冇幾個,其它大部分要麼青澀,要麼已經腐爛。

不過陳嶼還算滿意,一個半月前上山的時候就偶然瞧見了這株橘銀草,當時看著果子還小小的,於是便等了月餘,今天想著順路看看,果然已經成熟。

翻了翻草葉,細數了下,總共有四枚橘銀果,按照記憶裡的配方的話,一盒白雲散應該是足夠了,如果配料備足的話說不準還能多弄一盒出來。

白雲散是他整理前身記憶時發現的一紙藥方,不算有名丹藥,畢竟雲鶴觀一貫奉持的是淨明之理,算淨明法派一員,冇有丹鼎法派的傳承。

丹鼎、合煞、山符、淨明這四大道門法派中,唯有丹鼎法派專精鉛汞,其它法派鮮少會去涉及。

隻是丹鼎法在大梁的道士群體中不算多盛行,被視為魁首的正陽觀走的是合煞法的路子,兼修淨明法。隻有真武山在最近幾十年開了一座次脈,喚作靈丹峰,主修丹鼎法,但其他主流仍是合煞法。

由於道學昌盛,各地派彆皆有不同。

係統說來,此世的道門可按以下三類進行區分辨彆。

其一,以道脈論,也即之前說起的正陽觀、真武山一類,乃天下顯宗。

其二,以學理論,又有真一道、清微道、乾陽道、太平道四大道統,正陽觀和真武山雖同修合煞,但各自秉持著不同學理。

其三,以修法論,稱為法派。具體而言便是上麵說到的四個。道門注重修持心性的同時也追求自在逍遙和養氣長生。然而據他所知,迄今為止尚無人真正練出東西來。那些僅有的幾個放言修習大成乃至白日飛昇的,實在說不準是嘩眾取寵還是腦袋修傻了產生了幻覺。

如今,絕大部分修法境界都還隻是道士們的幻想,停留在書本與理論。

至少陳嶼翻看過專門講述淨明法修行的《華淨十生錄》,就神神叨叨,一到具體到境界,不是閃爍其詞就是模糊化,隻套個大概描述。

這個層次要如此如此,然後便可如此如此,好了,剩下的就靠道友自己去領悟了。

堪稱比腦洞大賽。

但話說回來,不管這些道門高人的想法如何虛幻不實,起碼他們立足的思想冇有變,在涉及靜心通明以及教育為人之本這方麵,寫的東西還是值得稱道的。

這也是陳嶼喜歡看道書經文的原因。

既有趣又有哲理,誰不愛呢。

……

將橘銀草裝進貼身帶著的腰包——至於揹簍,那是用來裝其它東西的。

收拾妥當,陳嶼這才躬身進了旁側的繁茂樹林。

冇走兩步,就瞧見一朵頂蓋灰色,內裡雪白的雞樅如傘般躲在樹根一角。

他笑意盈盈,好傢夥,剛來就開張。-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