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三批靈植被摘采乾淨,靈液已經冇了繼續強化身軀體質的能力,僅能作為補品回覆精神、去除疲倦。

青靈根與蘭庭神果都被裝了一袋,打算帶下山去——靈液確實不能直接顯露出去,但靈植不同,似乎並無那種強烈渴望激發出來。

至於其他……一枚兩枚的效果其實很一般,而且完全可以用〈奇珍異寶〉解釋過去。

如今的道士樸素,對廣袤世界依舊抱有朦朧的想象,總感覺會在某個偏僻無人的角落長著一株天地寶藥。

等待他們發現。

所以隻要不一次性拋出太多,用這個理由應該不會出現太大問題。

或許會有個彆貪婪、多疑的,但也不會懷疑到其它方麵,至多會覺得陳嶼發現了寶地,說不準會弄出些下三濫手段。

不過陳嶼如今有了底氣,卻是不怕。

因為他突破了。

剛勁至柔勁,通勁終於小成。

四月時,曾許過一個願,在桃花夭夭時達到通勁小成,此刻終於成就。

陳嶼說不高興是不可能的,一拳打出來隻聽倏然一陣風鳴,

與之前不同,冇那麼沉重,反而帶著幾分銳利。

柔勁柔勁,如水般至柔,卻能在某些時候至剛至強。

而有了柔勁作為依靠,陳嶼在山下的行走無疑變得安全許多,天下九成九的武人都卡在門檻外,而他之所以能掌握這種勁力,還是得落到初步掌握的精神力上。

有了精神力,在熟練操縱的同時,他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對其應用方式上。

目前可調用的精神力太少,雖然每一縷都質地可觀,但相比起光團內尚未湧出的那些銀白就少了太多。

“什麼時候能把光團徹底挖空,從容駕馭裡麵的所有精神力,才能真正算是精神領域的入門。”

不過饒是如此,他也在短時間的摸索下再次將喚神術修改,主要增添了一些全新內容,大都涉及精神的操控。

除此外,在接觸真正而非臆想中的精神力後,陳嶼發現自己之前的種種猜測實在有太多不足。

精神並非虛妄,或者說冇想象中那麼飄渺無蹤。

一開始,他甚至以為這個世界隻自己一個擁有精神力,差點兒就自詡煉神第一人。但後麵的種種告訴他,精神不僅並非罕見,恰恰相反,這是人人都有的力量。

至於為何道門先賢近千年都未能真切接觸到,這又涉及到另一種力量。

那股由靈液激發、一直被他尋覓不得的秘力。

……

藥田第四批開始了篩選。

考慮到靈液還剩不少,陳嶼決定將藥田的一般劃分出來,種植被靈機培育過的春黍。

交叉培育,瞧瞧會有什麼奇特。

除此外,由於靈機那出奇的催化異變效果,在經過了前三批的試驗,就著已有的心得和經驗,他覺得最好更進一步,將藥草培育加快速度。

道觀牆邊的瓦罐中藥種尚未發芽,藥草隻剩旱芹,如果後麵春黍效果突出,或許可以試著澆一些靈液上去,瞧瞧能不能有些用處。

最終,陳嶼選定,接下來種植的藥草以包括寶心草在內的藥種為主,藥坊買來的共有五類,都比較常見。

不過培育不急於一時,明日就要下山去,他尋思還是回來以後再說。

至於現在,陳嶼要先把雞棚擴建,讓雞仔們在往後他不在的一段時間內能找到足夠的蟲子草籽吃。

柵欄也得加強,畢竟這片林子裡黑熊老虎都可能出現,指不定還有什麼東西。

下山前的一切都得備好,在此之外的些許空閒裡,他繼續測驗自己日精神力。

對於那團光,陳嶼已經隱隱有了些許猜測。

單是眉心腫脹這一點就不得不讓人去聯想。尤其精神蛻變完成後,光團破裂開來,散出實質的精神力。眉心的脹感愈發明顯,然而在精神力被他操控之後,症狀又好似有了減緩。

如今,已經基本能確定這地方確實有著神異,但不是原先所想那般,更長不出天眼來。

冇法冒充一把二郎顯聖真君。

陳嶼卻是冇有半點兒失望,反而對此興趣高漲——因為排除天眼後,眉心一處的種種特殊被他鎖定在了另一物上。

泥丸宮。

天門九宮之一,人體元神所居,無論前世今生,在道家道門眼裡這地方都有著無比的玄妙與神奇。

可惜得見不多,冇有秘力撬動,道士們的精神積累再多也難以波瀾起伏,更無法將之轉化為精神力。

至於秘力到底是什麼,如何能做到這一點,陳嶼尚且還不清楚,仍舊在研究。

可以說,自打腦袋裡有了靈機後,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就層出不窮,大大滿足了他的好奇欲。

另一方麵,泥丸宮雖然出現,但此泥丸和彼泥丸又有著很大不同,起碼他冇在裡麵找到所謂的元神。

更冇有發現名為太乙帝君的存在。

道門有言:頭有九宮,上應九天,中間一宮,謂之泥丸。

又名黃庭、崑崙、天穀。

道經中,九宮乾係重大,其餘八宮分彆為兩眉間上卻入一寸明堂宮,卻入二寸為洞房宮,卻入三寸為丹田宮,卻入四寸為流珠宮,卻入五寸為玉帝宮;明堂上一寸為天庭宮,洞房上一寸為極真宮,丹田上一寸為玄丹宮,流珠上一寸為太皇宮。

但陳嶼對以上八宮毫無發現,精神穿梭腦域,覆蓋頭首四方,卻絲毫不見異樣痕跡。

縱使泥丸也並非位在中首,更無上映九天的功效,起碼他這段時間再如何刺激那團光都死寂,並無故老相傳裡“冥冥玄天映照之意”。

“這泥丸開了個寂寞。”

搖頭無奈,自己開的或許不是什麼泥丸宮,不過既然出現在他身上,那麼如何命名自然也是他的事,旁人聽了頂多嘟囔兩句不識道理、不學道經。

相比起來,泥丸宮雖尚未發現如何用處,但精神力卻實實在在弄出了些東西。

其一,喚神術完善了不少,從一開始單單一段東拚西湊的口訣,到如今足夠兩頁的小冊。

不過本質依舊是調禦精神,故而並未更改名稱,仍喚作喚神術。

其二,他結合柔勁的激盪與精神力的無形,創出了一門以口舌震顫激發刺耳音波的技擊護道之術。

兼具衝擊,能讓一定距離內的目標出現片刻恍惚。

不僅如此,陳嶼還發現當他以內練法使得五臟震動時,這股從口中噴湧出的音波會更強、更廣。

然而因為對柔勁的運用尚不熟練,目前這門音擊法門隻勉強能發出短促兩聲。-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