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宋哀帝九年,元奕起兵,七日破河間十萬守軍,潰散死傷者無數。

六月中,大都獻降。

元奕建國,號大梁,定都建業。

……

陳嶼坐在院中,腦中浮現蔣勤安所言的種種,兩人不隻論道,期間也談了一些山下的局勢,當然,大都是對方講,他隻傾聽,偶爾附和兩句。

話語言談間大抵是些哀歎時事,對普世百姓的同情,以及一些關於未來變化的猜測。

元氏建國立朝,號曰大梁,屹立大河以南已有二十一載。

然世事動盪並未安寧,一如此前的大宋——立國三十年,戰亂征伐年年歲歲月月未有一刻休停。

真想要找個安寧平和,還得順著時間一路往上去,到百多年前纔有那般的好日子。

那時候天下共主還叫[趙],

然而五十年前北方高氏便將治轄天下的大趙覆滅,劃分南北。

北邊的稱[齊],南邊的稱[宋]。

而後南北你攻我伐,加之起義匪亂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彈壓不止。一時間儼然一副斬截無孑遺、屍骸相撐拒的淒苦悲慘之景。

元梁代宋,這天下卻依然冇有一處太平的。

“想這些做甚。”

陳嶼搖頭自嘲,難不成自己還能下山去靠著一身花拳繡腿打個天下出來?

洗洗睡吧。

他很有自知之明,生而為人,同情可以,哀歎可以,但切忌不自量力。

……

蔣勤安的到來並未對陳嶼的日常產生太多影響,對方送上的拜貼清晰寫著九奇廣生諸法行事乃是在五月初才行建,距今還有月餘。

他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實際上也冇有太多要想的,到時候估計提個行囊帶點銀錢即可出發。

除了對方帶來的各種訊息讓他對山下的近況有了些許瞭解外,山上一切照常。

於是悠悠兩日過去。

這段時間瑣事不少,其中值得在意的便是他基本弄清了靈機催化後蘭庭果的作用。其實效果不算明顯,但好在被眼尖的陳嶼注意到。

出乎意料,這枚圓溜溜的果實對肉身作用幾近於無,反而在精神上有所表現。

他嘗試了一枚,感覺頭腦有一瞬間的清明。

幾番試驗,總算摸清了用處。目前來看其效力主要針對兩個方麵,一個是單純的提升精神力的量——這個用處隻能說馬馬虎虎,畢竟有靈液在。

倒是另一個作用讓陳嶼欣喜了許久。

淬鍊精神,從質的方麵進行提升。

無疑,這項效用值得重點關注,尤其在最近兩日,他已經感覺到靈液的不斷服用下,自己精神不僅在緩慢積蓄,而且增長幅度也在減弱。

淬鍊之後,便能積累更多的精神力。

即便如今還不清楚這種虛無縹緲的力量有何用處,但本著能升就升的想法陳嶼還是將蘭庭果作為下階段移植培育的重要項目。

總歸是利大於弊。

另外,異變後的果子味道很不錯,在原就略帶酸甜的口感上果肉更添了兩分酥脆,不似之前那樣軟膩。

提升精神,以後便叫你蘭庭神果吧。

捏著手裡的果子,陳嶼咬了一口。

由蘭庭果變化而來的蘭庭神果有兩種果實,他本以為各有奇效,結果發現隻在味道上有所不同。

圓潤的那種,吃著像裹了一層脆皮酥的橙子。狹長如茄子的,吃著有點類似上輩子的哈密瓜。

不過口感都要更上一層,尤為鮮美。

“若是拿這些去招待蔣道長,也不知他會是何種反應。”

輕笑一聲,陳嶼三兩口便將剩下的果子填下腹中。拿出去是不可能的,他自己都還吃不夠。

一株蘭庭果培育成功後,隻有二十出頭的神果掛在上麵,而依著他驗證出的淬鍊提升速度,要想將精神再提升一個層次估計得用個數百顆才能達到。

再者他又不是無情機器,不可能一刻不停地往嘴裡塞。

刻意地去提升,那就落了下乘。

另一方麵,除開蘭庭神果外,青菜芽苞卻一直冇能弄出動靜。

雞兄還是雞兄,冇變成雞中霸王,亦或者雞中智者。

莽勁有餘,智商不足。

都被他扇了不曉得多少巴掌了,雞兄還是那麼鍥而不捨,見麵就開戰,開戰即敗北。

“是我的錯覺嗎?怎麼感覺雞兄都有小肚腩了??”

想罷,估計是自己這段時日天天都給對方加餐,每一頓都當做最後的送行飯來餵養,送著送著,雞冇送走卻是迎來了一身肥膘。

提著雙翅,陳嶼揉了揉對方因為潤腸草排毒養身後愈發紅亮的羽毛。

手感上佳,甚至比幾日前擼饞嘴鹿時都要好上數籌。

“不行啊,雞兄,你這光長肉不給點兒試驗數據可不行。”

青菜芽苞都吃了兩三天了,這期間他又餵了兩次,結果還是如此。

大紅公雞冇有絲毫異樣,好壞兩方麵的變化都冇有。

最終,陳嶼放下了公雞,去雞棚看望了那隻吃過蘭庭神果、又被放回的母雞。

神果增幅的是精神力,幅度不大,尤其隻有半顆的情況下,母雞還是呆愣愣的模樣,不過精神頭確實要好不少,如今正護著一群小雞仔在棚子裡來回躥。

說起來,如果給動物多吃點蘭庭神果的話,它們會不會繼續變化,變得聰明靈動、變得有感情會思考?

陳嶼不禁想到,如果真這樣,那豈不是成精了。

旋即他又覺得不大可能,冇有肉身的支撐,精神力不至於能夠無限提升。

譬如他自己,靈液的功效比蘭庭神果還要強大幾分,但依舊在最近感到提升有些緩慢,幅度下降,若不是前者能淬鍊壓縮,恐怕他現在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精神力極限,無法再上漲。

收迴心思,確認母雞冇有後遺症之後陳嶼去了雜物間。

種有糧種的木板被放在這裡,整整齊齊三塊,除此外,這兩日他陸續按著計劃把摘采來的藥草和藥坊買來的藥種也種了下去。

隻是藥草藥種對環境要求較高,培育起來遠不如糧種蔬菜那樣簡單。

不是單純挖點兒土、投放兩粒靈機就可以的。

所以陳嶼隻能進行選擇。挑了一些不挑剔的來種下。

藥種三類,藥草五株。

稀稀拉拉埋在瓦罐中,澆水施肥精心照料,但依舊死了三株藥草,隻存活了兩根,也都萎靡不振,眼瞧著就要步之其它藥草的後塵。

好在最終還是挺了過來,此時看去雖然不太精神,但依舊堅強地挺立著。

至於糧種藥種尚未發芽,估計還得等上一段時日。

大致瞄了兩眼,陳嶼便離開,後院藥田裡的元靈根該熟了,而他的靈液更是喝得七七八八,尤其最近幾日,蘆參膏搭配呼靈強身術,吸收效率又拔高一層不止。

“蘆參膏要冇了,得早做準備才行。”

回望山後,陳嶼覺得自己還得再去趟山裡,不過這次不去那處深澗了,打算繞著山邊溪流尋上一圈。-endcontent